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在日本女校当老师】(02)【作者:武二郎兄】
【我在日本女校当老师】(02)【作者:武二郎兄】
字数:11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陈修的表姐长谷川真橙所在的高中是一名私立高中,这所私立高中在东京这里也算有点名气。

  学校全名樱水女子私立高中,陈修对这所高中的校园环境还算比较熟,因为他表姐就在这里当老师,偶尔陈修也会过来找他表姐。

  不过,今天是周末,由于学校放假的缘故,校园里空荡荡的,所以陈修准备直接前往学校理事长办公室。只是在陈修路过某个教室时,忽然听到教室里有响动声。

  陈修当即停下脚步。

  这周末,学校里应该没有学生,怎么教室里还有响声?

  难道是有小偷?

  陈修眉头一皱,他迟疑了片刻,还是轻轻的移开教室门,打算一探究竟。毕竟这很可能是他以后相当一段时间的工作场所了,如果有小偷的话,对学校的影响还是不小的,小偷这种闲散人员都能随便进来,家长也不会放心把孩子放在这里读书。

  陈修轻轻推开一条缝隙,往教室里看了看,顿时一个激灵。他正看到一个女高中生一脚踩在窗台上,另一只脚踩在椅子上,窗户已经打了开来,从教室外吹进教室里面的风,也吹动了那名女高中生的校服和长发。

  樱水女子私立高中由于是纯女子高中,所以在校服设计方面充分尊重了女孩子们的审美需求,不但材质非常舒适,剪裁也非常到位,包括裙子和丝袜都是定制的,长度非常有讲究,恰好把正直青春的女学生的娇嫩肉体表现的淋漓尽致,陈修第一次来女校的时候直接就当场硬了,回去之后硬是让表姐也穿了一套学校的校服。那校服把表姐本来就完美的身材更加凸显出来,看的陈修连衣服都没脱,直接撩开裙子,把内裤扯到一边就插了进去,干了一整个晚上。

  不过虽然女孩身材很好,校服和黑丝把绝对领域衬托的混元完美,但陈修现在可没心思想这个,毕竟一个女孩子在他面前要跳楼,他既然看到了,无论如何也是要尝试劝说一下的。

  陈修一愣之后,直接把门彻底推开,然后轻咳了两声。那名女学生听到自己身后有声音,顿时回过头来。

  少女清澈的双眸中仿佛当着一汪春水,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发育的十分良好,看起来整个就像一个小狐媚子,长得十分漂亮。虽然比起他表姐来,还是显得有些稚嫩,不过正是这种带着学生时代的青涩,让陈修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陈修看着对方正在打量着自己,不禁用着试问的口吻询问道:「这位……同学?你是不是打算跳楼?难道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吗?如果有什么烦心事的话,不如和我聊一聊吧?」

  对方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和情感,有些失控的大声说道:「我……我有病!」

  「唔?有病?」陈修楞了一下,满脸错愕的追问道:「难道是不治之症?」
  接着陈修意识到自己的说法有些不妥,连忙赶紧继续劝说道:「即便是有病,你也不要选择跳楼轻生,而且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大多数病都能够治好的,你可不要想不开。」

  这名漂亮的女学生闻言,脸上浮现出一种悲伤而又无奈的复杂表情,她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理解我的痛舌,我已经受够了,一直以来都活的很压抑,很小心,生怕别人发现我有病。」

  \ 「我知道生病的确很痛苦的,但凡事都要往好的地方看。\ 」陈修笑着提议道:「而且这位同学,我今天也是来学校面试当保健老师的,如果面试通过,那我以后就是保健老师了,所以你不如把你的病情和我说说怎么样?没准我有办法帮你解决你的困扰呢。」

  \ 「你不可能帮到我的……\ 」这名少女的脸上露出复杂的失落表情,她轻咬嘴唇,不甘心的道:「我已经没有救了,请你不要管我了,你就当你没有看到我吧!」

  「要自己不放弃希望,那么希望永远都在你身边。」陈修脸色认真的开口道:「而且你与其压抑在心里,选择轻生这一条路,不如和我好好说说,你不告诉我,又怎么知道我没法帮你呢?」

  这名女学生双眸之中蕴含着绝望的光芒,看了眼陈修,然后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过身,那一只踩在椅子上的脚也踩在了窗台上,陈修当即快步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腰间,将她拽了下来。

  少女腰肢非常柔软,由于姿势的缘故,陈修的一只手直接伸进了校服上衣里面,少女浑身一颤,嘤咛一声直接倒在了陈修的怀里。

  只是这时陈修顾不上手感,有点恼怒的大声教育道:「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一走要用轻生这种办法?而且你有没有考虑过你死了之后,你父母的感受?」
  听到陈修的话语,少女脸色黯然,仿佛一言难尽的叹息了一声,陈修也知道对方大概也是走投无路了,才出此下策的。

  当即陈修转口说:\ 「我也已经取得了医师资格证,如果你身体有问题的话,可以告诉我,如果你家没有钱给你治疗的话,我也可以帮助你的。\ 」少女有点激动的告知着陈修:\ 「很谢谢你,但并不是身体生病了!\ 」\ 「既然身体没
有毛病,那你怎么说你没救了?\ 」陈修无法理解的问道。

  少女闻言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她漂亮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层病态的红晕,接着她深吸了数口气,寻思了良久,睫毛微微发颤,艰难的出声道:\ 「如果你能答应我,不告诉别人的话,我……我就告诉你。\ 」少女不想将这件事情一直压抑在心里了,这么一直闷在心里,让她感觉很痛苦,很难受,也很压抑。她需要告诉别人,不想在压抑在内心之中了。而且刚才被陈修一抱,少女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只觉得身体热热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 「我可以答应你。\ 」陈修认真的点了点头。

  少女又调整了下呼吸,眼神有些迷离地看了看陈修,随后她用着近乎羞耻一般的话音,难以启齿的颤声道:\ 「其实我……\ 」\ 「晤?\ 」陈修盯着少女,
少女现在越发的宭迫,越发的说不出口,她明明已经连死都不怕了,为什么还怕把这种事情说出口?

  一直憋在心里真的很不好受的……

  最终少女握了握粉拳,再次用力闭上双眼,一鼓作气的大声道:\ 「其实我有严重的受虐倾向,我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受虐狂!\ 」\ 「晤?什么?\ 」陈
修大吃一惊,甚至脸上爬满了瞠目结舌的僵硬表情,长的这么漂亮的女高中生,竟然有严重受虐倾向?

  这少女竟然是传说中的M?

  \ 「我已经尽量的忍耐了,但我已经快忍不下去了,而我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这样的一面……\ 」少女脸上浮现出了纠结与无比苦恼的表情,她不甘心的痛苦道:\ 「我也一直对此感到很痛苦与困恼,却又没有任何办法改变。\ 」陈修已经彻底傻眼了,这一定是他听错了吧?

  \ 「你也一定觉得我很恶心吧?是吧,一定是吧!\ 」少女见到陈修脸上的表情,脸色无奈的苦笑道:\ 「如果别人知道我是这样的人,- 定会觉得我很恶心的,而且……\ 」少女说着又抽泣起来,挣扎着要从陈修的怀里挣脱,似乎又想爬上窗台,再次跳楼。只是两人的姿势本来就相当暧昧,少女柔软的腰肢卡在陈修两个大腿中间,发育良好的胸部正本来正顶着陈修的肉棒,可这么一挣扎,两人之间立刻产生了摩擦,少女的校服上衣直接被蹭到了胸部的位置,甚至露出了粉色的可爱胸罩,陈修本来已经转移的注意力一下子又回来,肉棒又有举旗致敬的趋势。他下意识地夹紧大腿,让少女无法逃脱,结果反倒夹住了少女的胸部,完全不给面子的二弟直接被少女胸部柔软的触感搞的雄起,一顶帐篷瞬间撑了起来,再加上少女的不断挣扎,反倒形成了少女的两个奶子在给陈修隔着衣服乳胶的效果,以及少女纯洁清新的体香,这让陈修实在是有点把持不住。

  一边享受着这种意外的收获,陈修心里也一边暗自转移注意力,毕竟人命关天,要是学校的学生出了这种跳楼的事件,而且还是在他的面前跳楼的,即便是自己劝导过,也没有办法免除老师和学校的责任,到时候不仅自己不能入校任职,表姐也会受到牵连。

  \ 「我并不是觉得恶心。\ 」陈修定了定神,连忙解释道:\ 「只是稍微有
点吃惊,该怎么说呢,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里遇到有这种倾向的人,不过你也不要有太重的心理负担,这应该属于一种心理问题,经过心理治疗的话,可以治愈,让你变回正常人的。\ 」\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 」少女听到说可以让她变
回正常人,顿时俏脸上露出了无比激动的表情,同时也立刻停止了挣扎。她甚至一下子扑向陈修,并且用力的抓住陈修的胳膊,仔仔细细的盯着陈修的脸庞,仿佛在确认陈修说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只是这样一来,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被少女柔软的双峰挤压的更加厉害,陈修不自觉地发出一声低沉的喘气声。

  「如果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也愿意给你自己一次机会的话,为什么我们不试试呢?\ 」陈修艰难地笑着说道:「虽然我也知道有这样的问题的确很让人苦恼,不过轻生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请你下次不要再这么做了。\ 」少女看了看陈修,最终轻轻的点了点头,如果能解决她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是最好的。
  \ 「话说回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陈修,二十四岁,今天来樱水女子私立高中应聘当保健老师。\ 」\ 「我叫雨宫京香,樱水女子私立高中高二五班的学生……呀!。\ 」雨宫京香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校服,立刻捂嘴惊叫了一声,脸色变得通红。她此刻刚从陈修怀里起来,由于之前挣扎的缘故,校服上衣已经被撩的很高,挂住了粉色胸罩,导致没有自然放下来,甚至出现了一点点褶皱,头发有些散乱,裙子也是翻起来的,看起来就好像刚刚被强暴过一样。
  雨宫京香连忙整理了一下仪表,向陈修深深鞠躬表示道歉。

  \ 「高二五班?\ 」

  陈修惊诧的望着雨宫京香,他的表姐不就是高二五班的班主任么?

  这个女生竟然是他表姐班级里的学生?

  唔……想起来刚刚雨宫京香浑身衣衫不整发型凌乱的样子……保健医生在女子学校保健室强暴女学生,并且是自己表姐所任职班主任的班级学生,这完全就是AV片里面的情节嘛!陈修暗自吞了吞口水。

  \ 「不过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我心里也舒服了不少,一直憋在心里,让我很难受很压抑。\ 」雨宫京香自顾自长吁了一口气,不管如何,她还是说了出来,至少不是继续憋在心里了。

  \ 「好了,你也先回家吧,我得去理事长办公室应聘了。\ 」陈修定了定神,
笑着说道。

  雨宫京香在陈修走到空教室的前门时,脸色微红,语气略微复杂的问道:\「如果你没有当上保健老师呢……\ 」\ 「我也会帮你。\ 」陈修肯定地回答道。

  这种事情,如果陈修没看到的话,自然没有办法,也不会去管。但既然他看到了,更何况这个女学生还是他表姐班级里的学生,他是必须得管一下的。要不然表姐肯定会受到影响,而且陈修也不想看到一个花季美少女的生命就六这样陨落凋零。

  雨宫京香听到陈修的话,双眸有些湿润,她再次扑向陈修的怀里,微微抽泣着,感激道:「谢谢。」

  陈修抬手摸了摸少女的头,笑着转身离开了教室。

  再次走了一会儿之后,陈修就到了理事长办公室门口。陈修抬手敲了敲门,然而里面并没有反应。过了几秒钟,陈修再次敲门,又是沉寂了一下之后,里面才传来一个娇媚性感的女声。

  「请……请进啊……」

  陈修有些疑惑,他记得表姐和他说过,学校的理事长是一个年龄很大的老人,而且是个男的。这是怎么回事。而且……这声调,怎么这么像表姐中午吃饭时候说的「修君……喂我,哦……人家要吃修君,修君的大肉棒……」的感觉。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陈修也只好暂时按捺住心里的疑惑,推门走了进去。
  一推门,陈修立刻大吃一惊。只见一个带着眼镜穿着黑丝裤袜和OL套装的女人,斜背对着门趴在宽大的办公桌上。从背后看,这个女人身材非常完美,和表姐长谷川真橙有的一拼,甚至臀部还更丰腴一些,而且屁股非常翘挺,是那种穿着高跟鞋,一弯腰就能让男人直接从背后插进去肏干的类型,一看就是经常练瑜伽或者其他健身操之类的。并且一头黑发也很长,披散到了腰间,还有一部分从一侧垂下,随着身体的抖动而晃荡。而从侧面看来,这个女人也绝对是个美女!
  此刻,这个美女正趴在桌子上,屁股高高翘起。裤袜从屁股后面被撕破了一个大洞,里面连内裤都没穿。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正站在一个约二十公分的小板凳上,用后入式的姿势正卖力地肏干着面前的美女。

  「呼……呼……那小子,你……你还不把门赶紧关上!」

  一边干着身下的美女,老头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陈修,看到门没关,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啊,理事长……不要关,不要关门,哦,哦……人家,好喜欢被你干,要让全校……全校的学生都看到,哦……都看到理事长你威风的样子……」

  「嘿嘿,小骚货,呼……这可不行,要是让全校的学生老师都看到了,我这理事长也当不下去了,到时候谁来肏你……」

  白发老头狠狠地在黑丝美女翘挺的屁股瓣上啪啪拍了两下,引得美女一阵浪叫。

  陈修一头黑线,反手就把门关上了。

  他一眼就看到理事长前后摆腰的幅度很小,再加上黑丝美女的叫声听起来总觉得带着点演戏的成分,想来理事长的本钱是不如他的钱财雄厚的。

  并且原本地上很干净,完全没有水渍和灰尘,可陈修进来之后,黑丝美女不时回头,叫声也越来越淫荡,甚至有些淫水顺着白皙的大腿开始往下流,显得十分淫靡。

  白发老头也不说话,又扶着美女的屁股干了几十下,这才气呼呼地说道:「你小子进来时候不关门,搞的我差点吓得萎了。」

  说完,白发老头把肉棒从黑丝美女的蜜穴里抽出来,又引得美女一阵娇吟,不过陈修一听就知道十分里有七分是演戏。

  「哼,小骚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回去还要自慰。」白发老头狠狠地拍了一下黑丝美女的屁股,发出啪的声音,这才走下板凳,对着陈修说:「陈修吧?你来,把这个小骚货给干倒服软认输,你就通过面试了。」

  陈修也是大开眼界,第一次见到如此方式的面试。不过从敲门开始的观察中,陈修发现,这个白发老头,也就是理事长,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面对黑丝美女时,像一个君王,黑丝美女就是他的私人领地,而面对整个学校的师生时,又显得小心翼翼非常谨慎。并且毫不避讳自己,甚至让自己当着他的面干她的私人领地,似乎又有着类似绿帽癖之类的嗜好。

  总之,安全,没问题。陈修下了结论。再加上身材样貌都不输于自己表姐的美女,正穿着一身工作服,短裙掀到腰上,裤袜在屁股后面开了一个大洞,正搔首弄姿地摆动着屁股等待自己的侵犯,完全没有理由不上啊!更何况前面被雨宫京香给撩拨的兴起,陈修的小腹正窝着一团火没出撒。

  陈修嘿嘿一笑,也不应理事长的话,直接走过去把小凳子一脚踢到一边,把裤子一解,顿时一个粗长的肉棒直接弹了出来,啪的一下抽到了黑丝美女的屁股上。

  「啊……」黑丝美女显然是感受到了肉棒的粗长和热力,顿时叫了起来,这一声里包含了期待和渴望,显然真实的成分高了很多。

  「咝……」一旁的理事长也吸了一口凉气,对着陈修竖了个大拇指,又低头看看自己已经萎靡的小鸟,无奈的叹了口气。

  陈修嘿嘿一笑。他并不急于插进去肏干,只是用肉棒在洞口上下摩擦,时而稍稍探头进去,但马上又滑走。

  「嗯……嗯……要,要肉棒……快进来……」

  黑丝美女声音里带着急促,显然已经忍耐不了。之前理事长的鸡巴只能称为草根,现在这才是真正的大肉棒。无论硬度、大小都远远超过理事长的。

  黑丝美女着急的扭动屁股,主动把穴口对准陈修的肉棒,想要套进去。然而陈修就是不进,只在门口反复摩擦。

  「呜呜……快,快进来啊,求你,求你了……啊……」

  黑丝美女被挑逗的完全受不了,蜜穴也分泌了大量的淫水,已经流了一地,可就是一直无法得逞,她开始发出呜咽的声音,甚至带了点哭腔。

  陈修最喜欢欣赏美人在身下娇羞承欢却想要又得不到的样子。他见时机接近成熟了,两手开始大力揉搓面前的那一对浑圆翘挺的屁股。两个绝美的屁股瓣在陈修手里被揉捏的变形,但马上又因为极富弹性而变回原样。同时,肉棒也开始向下探寻,挤开两篇红润的大阴唇,开始轻轻戳向神秘的小肉粒。

  「啊……啊……,好舒服,快,快进来啊,求你了,呜呜呜呜……」

  「不要再捉弄我了,求你了,求你干我,快干我……」

  黑丝美女甚至有些哭了出来,但同时小穴门口也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液,整个小穴都湿漉漉的,看起来亮晶晶的,非常淫靡。

  陈修见时机已到,便把肉棒挪到黑丝美女的蜜穴门口,轻轻研磨了两下,黑丝美女便迫不及待的摇动美臀,把肉棒吞吃进去。

  「唔……好大……好舒服……」

  刚刚进去一个龟头,黑丝美女就发出了一声感慨,也终于舒了一口气。此时陈修却邪邪一笑,感受着蜜穴的紧致,明显还没怎么被开发过,想来理事长的鸡巴也只能满足一下身下这位美女的心理需求了。不过阴道显然已经相当顺滑,淫水非常充足,并且还在不停往外冒。他双手扶着美女的屁股,腰腹用力向前一挺,整根肉棒顿时全根没入!

  「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黑丝美女顿时大叫起来,浑身肌肉绷紧,双臀颤抖,脚尖也踮了起来,身体整个弓起,浑身如过电一般抖了两下。

  她一手用力抓着桌子,一手握成拳头,像是在抵抗、制止陈修,又像是在激励陈修再接再厉。直到过了十多秒钟,黑丝美女才发出一声悠长而愉悦的呻吟,从喉咙里,鼻子里,发出了一声销魂蚀骨的声音。

  「嗯……嗯……」

  「好长、好粗,喜欢……」

  片刻的安静过后,黑丝美女开始主动摇摆美臀,期盼着陈修的不停侵犯。
  陈修非常明白,身下的尤物现在需要的不是温柔对待,而是狂风暴雨,是粗暴的侵犯,是巨大肉棒狠狠地肏干。他也毫不客气,弓腰缓缓把肉棒抽出,龟头肉伞剐蹭着阴道内每一寸肉壁,使得身下尤物淫叫不断,然后抽到最后关头又瞬间狠狠全根刺入,让黑丝美女发出夹杂着哭腔、哀求但又满足的淫荡叫声。
  陈修得意地向理事长扬扬头,理事长再次竖了竖大拇指,感叹道:「果然还是年轻人厉害。不过,你这样还不能算通过面试,毕竟她还没开口认输呢。」
  陈修一边抽插着身下尤物的小蜜穴,一边和理事长说道:「理事长,如果你命令她不准求饶,我也没有办法啊。」

  理事长哈哈一笑,说道:「你猜对了,我的确下了这个命令,就看你的本事了。」

  陈修本来是开玩笑,没想到理事长真的下了这个命令,顿时一阵气结,正在抽插的肉棒也停了下来。黑丝美女顿时主动前后摆动臀部,开始自己进行套弄。
  她的身体早就被点燃,只是一直没有得到满足。这一下有了陈修的肉棒,哪里还忍得住,欲望一下爆发出来。自己开始快速前后摆动,快速地套弄陈修的肉棒,都是全根进出,并且不断地发出淫荡的呻吟声,似乎这样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发自内心和肉体深处的渴望。

  忽然,旁边观战的理事长一拍脑袋,说道:「光顾着干了,你看,你还不知道你正在干的这个小骚货叫什么吧。来,柰子,介绍一下自己。」

  陈修扭头看到理事长脸上淫荡的笑容,就知道这个自我介绍绝对不是什么正常面试时候的介绍。

  果然,黑丝美女在剧烈喘息了一阵之后,开始介绍自己:「我叫春日奈子,今年二十七……啊……岁,呼……,是樱水女子私立高中……嗯,嗯,轻点……啊……高中理事长的秘书,平时,平时主要的工作职责是……啊,解决理事长的生理需求。我的三围……三围是,92,60,90,身高一米七,主要职业……哦……技能有,奶炮,口交,潮吹,肛交……啊……」

  陈修听的心头火热,小腹里有一团火在烧,肉棒变得更加粗大,动作也更加粗暴,每次抽插,都会带的淫肉翻滚,同时还会带出来许多淫液拉成丝线缠绕在肉棒上,还有淫水顺着春日奈子白皙的大腿流下。配合着春日奈子无力且淫荡的娇喘呻吟声,整个办公室内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陈修一边大力肏干着春日奈子,一边感慨这老头运气还真好,能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秘书天天解决生理需求。也怪不得身体看起来很是虚弱。有这样的女秘书,真的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人年纪又大,身体不虚才有鬼了。

  「啊……啊……,修君,修君的肉棒好大,干的柰子好舒服。不过……不过这种程度,想通过面试,还是不行的呦。」春日柰子扭过身子,回眸一笑,脸上泛着浓浓的春意,精致袖珍的小舌头轻轻舔了一圈嘴唇,又开始浪叫:「啊……修君,修君加油哦,柰子的小穴,小穴现在好舒服,只要今天,今天修君能通过面试,以后每天都有机会肏柰子呦。」

  对于春日奈子知道自己的名字,陈修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作为秘书,虽然大部分时间主要是用来趴在桌上撅起屁股被干和躲在桌子底下用嘴服侍理事长的小鸟,但来访和来应聘的客人的名字还是要知道的。

  「妈的,真特么骚。」陈修听的鸡巴再次胀大,不由加快了速度。不过话说回来,这么极品的女人,小穴居然还这么紧致,简直和表姐有的一拼。并且还是穿着OL上班制服,衣服都没脱,让陈修有一种新鲜兴奋的感觉。

  「啊……修君加油,哦,哦……干死我,干死柰子啊……」

  陈修又肏干了几百下,然后抽出肉棒,把春日奈子翻了个身,正面对着自己,屁股坐在红木办公桌上,两个大腿掰开呈M形状,粉嫩美丽的小穴一览无遗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陈修这时候才发现,春日奈子的面容十分姣好,是属于那种成熟的狐媚脸,让人看一眼就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肏干。春日奈子就光凭这一张脸,也算的是非常高级的美女了,加上如此完美的身材和OL的身份,怪不得理事长会不顾身体虚弱,也要在办公室里就白日宣淫,关起门来肏干。找准洞口,一下用力全根没入,然后两手用力揉搓着春日奈子胸前的两坨嫩肉。那硕大的胸部在陈修的魔爪之下被揉捏成各种诱人的形状。陈修深吸一口气,瞬间腰腹开始快速挺动起来!
  「啊……好厉害,好厉害……啊啊啊,修君,不要停,求你,干我,干我,不要停!呜呜呜……要死了,要死了……啊……」

  春日奈子根本没料到陈修会这么高速,并且深度的抽插。她以为陈修前面干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已经到了喷射的边缘,因此在翻过身来的同时,她暗暗锁紧小穴,想快点把陈修夹到射精。可没想到陈修现在就像一个打桩机一样,有着电动马达在发动,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本来夹紧的蜜穴一下子被冲垮,淫水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从肉棒和蜜穴的接缝处挤出来。每次抽插都带出一大捧淫液,并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不行了,不行了……修君,我不行了……呜呜,修君你好厉害……要死了……」

  无休止打桩了十来分钟之后,春日奈子已经有些翻白眼,而陈修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嘿嘿,那就认输吧,柰子。」

  「不,柰子才不会输,柰子……啊……柰子的小穴,小穴是最棒的……对付修君的肉棒,是绝对没问题的!」

  春日奈子咬着牙,极力忍着强烈的『尿意』,还有一阵阵把她推向顶峰的快感,断断续续地向陈修示威。

  陈修也不答话,只是嘿嘿一笑,又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每次蛋蛋和耻骨的碰撞,都会伴随着一阵强烈的呻吟声响起。春日奈子修长白皙的双腿已经不自觉的紧紧缠住了陈修的腰,而红木办公桌早就试了一大滩,全都是春日奈子的淫水,桌面已经非常湿滑。

  陈修干脆一把把春日柰子抱起来,端着丰满的屁股肏干。春日柰子一声尖叫之后也津津搂住陈修的脖子,头高高昂起,及腰的秀发也随着每次剧烈的撞击而凌乱飞舞。

  「啊啊啊啊……呜呜……」

  春日奈子的双手在陈修的背上胡乱抓挠,声音中已经有了哭腔,嘴里发出着无意义的呻吟,身体不时僵硬、挺起。

  「啊,要死了,要死了,啊……我认输,修君……求你放我下来,呜呜呜呜……」

  随着一阵剧烈的抽搐,春日柰子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只有小穴处湿软无比,她这一年多来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高潮,此刻所有累积的欲望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把她整个人都送上了天。

  与此同时,春日奈子的阴道内肉壁也开始剧烈的收缩,把陈修的肉棒紧紧夹住。高潮的瞬间,从子宫口里喷出大量的阴精,也一下子全都浇在了龟头上,让陈修不由一个哆嗦,差点就射了。好在他也是经历过自家表姐这种最高级尤物八年的洗礼,什么花样都试过,这才勉强守住精关,没有缴枪投降。但肉棒还是一阵剧烈搏动,硕大的龟头死死顶住蜜穴最深处的花心,尽情享受着炽热阴精的洗礼。

  春日柰子就像冰雕一样死死保住陈修,浑身动也不动,而陈修则是轻轻揉捏着春日奈子的两瓣美臀,同时尽量平心静气下来。因为虽然没有射精,陈修现在也处于即将喷发的边缘状态。毕竟这是和表姐同一级别的美女,并且更加成熟、妩媚,更重要的是这是在学校,是在理事长的办公室里!这个美女是属于理事长的,而理事长无法满足,现在却在自己的肉棒之下哭喊求饶!

  「呼……修君,你好厉害……」

  片刻之后,春日奈子才回过神来,感受着身体里的肉棒还是十分坚挺,只是偶尔搏动几下之后,柰子冲着陈修妩媚一笑,轻轻挣脱,就直接跪在地上,一口把陈修的肉棒含进嘴里,而后慢慢吞了进去!陈修只感觉肉棒进了一个非常柔软窄小的地方。春日柰子的嘴巴比表姐要小一点,因此也更加紧致,虽然口活不如表姐,舌头不够灵活,毕竟表姐每天几乎早上都要给陈修一个早安咬。但春日奈子的深喉功力却是更强,粗长的肉棒几乎全根被吞了进去,被包裹的十分舒服,这是陈修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春日奈子节奏掌握的十分好,每次深喉都会停留一阵之后再吐出。吐出时舌头会绕着圈舔舐肉棒的每一寸,吞的时候又会几乎全根深深地吞进去,同时发出淫靡的呜咽声,还会抬头用无辜的眼神含着一点点眼泪看着陈修,仿佛是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在被迫进行口交。

  本来就已经处于爆发边缘的陈修在春日奈子如此攻势之下又坚持了接近十分钟,然后他一手猛地按住春日奈子的头,同时开始用力抽插起她的小嘴来。
  「呜……呜呜……」

  在几十次猛烈抽插之后,陈修的肉棒开始疯狂的跳动。

  「噗!——」

  一阵灼热的精液喷薄而出,直接从春日奈子的食道里灌了进去。而精液的量实在太大,来的又太猛烈,以至于精液直接从嘴里溢了出来,顺着嘴角往下滴。
  「咳咳,咳咳……」

  春日奈子向后仰头,被精液冲击的开始咳嗽起来。而抽离了小嘴的肉棒仍然在疯狂搏动,大量浓稠的精液喷的春日奈子一脸都是,还有一些精液喷到了她的头发上。许多精液沿着领口向下流,还有的直接滴进了胸口,从乳沟里流了进去。而射进嘴里没有溢出来的精液,则都被春日奈子喝了下去,还把脸上的刮了刮也弄进嘴里,最后喝完时还用舌头舔了舔嘴角。

  陈修的喷射开始缓慢下来,有一些已经直接射在春日奈子的OL制服上,这时春日奈子主动抱着陈修的大腿,把小嘴再次凑过去,一口含住陈修的肉棒,开始吮吸。在确定陈修的精液全部一滴不漏的被自己喝掉榨干后,这才恋恋不舍的吐出。

  用舌头将陈修肉棒上的淫水全部舔干净之后,春日奈子才温柔的把陈修的肉棒放进裤子里,替他整理好衣服,最后才站起身来,此时她的膝盖已经有些发红。
  「修君,都怪你,我这身衣服可没法穿了。」

  春日奈子看着制服上都是陈修的精液,对陈修嗔怪道。此时她的脸上还是一片潮红,显得分外娇媚。

  「不过,修君,你真的好棒,恭喜你通过考核呦。」

  朝陈修九十度鞠了一躬之后,春日奈子就穿着满身精液的OL制服走进了办公室内的卫生间。

  这时,在一旁观战良久的理事长这才喘着粗气站起身来。陈修这才发现,原来理事长在旁边看的十分兴奋,但估计又对比了自己的尺寸有些自卑,干脆自己在旁边撸了起来,搞得地上多了好几团面纸,这下更没有力气了。

  理事长看着卫生间,对陈修说道:「柰子这个家伙一年多了,还从来没有在我这里像今天这样高潮过,每次干她最后都是我先缴枪,这次你可给我出了一口气,嘿嘿。陈修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樱水女子私立高中的第二个男人了,也是除我之外唯一一个男人!」

  ……

  陈修走出办公室大门之后,感觉还是有点奇特。这次的面试之旅和之前想象的差别很大。作为歪果仁能考进东大的医学系,那可以说是学霸中的学霸了。也因此,陈修之前也是对学校进行过充分了解的,并且自身医学素质也是十分过硬。可这次的面试经历还是大大出乎意料。不过对他来说,却是件天大的好事。毕竟理事长年纪大了,看样子光春日奈子一个人就已经够他受的,而且理事长又是个胆小谨慎的人,除了春日奈子,也不敢向其他学生老师下手。并且,自己估计还得抽空偶尔去帮帮忙,要不然以春日奈子这种欲求不满的情形,不出两年就得把理事长榨干。

  临走之时,理事长告诉陈修,明天就可以来学校开始上班了,薪水方面当然是从高从优。而至于教师资格证的问题,理事长让陈修不必担心,毕竟陈修只是保健老师,而并非真正的任课老师,更何况这里是私立学校,一切也都是理事长说了算。

  没走多远,陈修就在一楼的楼梯口看到了背靠着墙壁的雨宫京香,似乎是正在等他。

  「请问……面试有没有通过?」

  雨宫京香眨着眼睛,抬头看向陈修,有些紧张。

  「嗯,通过了,从明天开始,我就是樱水女子私立高中的正式保健老师了。雨宫同学,请多多指教。」陈修回想着刚才的面试过程,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雨宫京香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忍不住用着确认一般的话语再度问道:「那……你真的没有觉得我这个人很恶心吗?我可是有着受虐倾向的抖M啊,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很恶心。」

  陈修听到这个问题实在有点好笑,这个雨宫结奈还真是够多疑的,接着陈修开口回话道:\ 「你自己也不想这样子的,我又为什么要觉得你很恶心呢?\ 」\ 「我的这种病真能治好吗?\ 」雨宫结奈又很担忧的出声道:\ 「我真的很怕
别人知道……\ 」\ 「我说过了,这不是病,应该属于某种心理问题。\ 」陈修
端着下巴笃定道:\ 「你也不需要太过焦虑,只要你自己愿意改变的话,我想一定能够摆脱那种受虐的倾向的。\ 」听到陈修这样似安慰似鼓励的话语,雨宫结奈又仔细的看了看陈修,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