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41-45)【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41-45)【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字数:26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一章两男服侍

  张玉萍突然感觉自己的阴户中被一根粗壮的坚硬阳具给塞得非常的饱满,就不由自主的皱着眉头呻吟了一声:「嗯……」

  这时刘同新见他胯间的阴具已经顺利的进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之中,就调整了一下姿势。只见他把张玉萍的两条玉腿大大的分开,他跪在了张玉萍的两腿之间。双掌支撑在按摩床上,手臂把她的两条玉腿抵挡在两边,然后就挻动起屁股抽插了起来……

  只见他胯间的那根巨大的肉棒在张玉萍的阴户中不停的进进出出。

  「嗯……嗯……嗯……」张玉萍感到阴户里面的奇痒嫩肉被坚硬的棒身摩擦的非常舒服,就翘起嘴巴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呻吟声。

  刘同新是经过训练的,快慢他都能自控的,就连射精他也能自控的。每次接待女顾客,如果女顾客没有达到高潮,他是绝对不能射出来的,所以每次都要等女顾客达到高潮后,他才能射出来的。

  此时的他知道才刚刚开始,所以他要控制的抽插的速度,既不能让自己射出来,又要让张玉萍感到舒爽,所以他不紧也不快的跪在张玉萍的两腿之间挺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张玉萍被他抽插甚是舒服,感觉阴户中的淫水不断的被刘同新那粗壮的肉棒给带了出来,舒爽的她嘴里面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感觉怎么样?要快点还是要慢点?」刘同新边挺动着屁股抽插着,边问张玉萍。

  「嗯,随便……」张玉萍感觉这样子抽插很是舒服了,要是他再加快速度抽插,她也无所谓的,只要不慢下来就她。

  「那你感到舒服吗?」刘同新边挻动着屁股抽插着,边又问她。

  「嗯,很舒服……」张玉萍羞涩的说了一句。

  「这就好,你可知道我是为顾客服务的,你如果不舒服都要提出来的,我保证会让你舒服的!」

  「嗯,你真好,我已经很舒服了,谢谢你……」张玉萍见他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还这么有礼貌,这么关心她,就有点感动的对他说。

  「不用谢,能让顾客舒服,本来就是我的宗旨……」刘同新边挻动着屁股抽插着,边非常客气的对张玉萍说。

  「你真好……嗯……我真的被你……搞得很舒服呢……嗯……」张玉萍边呻吟着边说。

  「你被两个男人同时服侍过吗?」刘同新突然问她。

  「嗯……没……没有……你怎么突然……这样问呢?」张玉萍边呻吟着,边问他。

  「哦,本店来还有两个男子服侍一个顾客的服务,你要是愿意,我就帮你再喊一个我的同事来……」刘同新边扭动着屁股抽插,边与她商量着,征求她的意见。

  「嗯……你这里……还有这样的服务呀?」

  「是的,两个人服侍一个女顾客,真的是挻刺激的,一般女人被两个男人侍候真的是很少的,你不想试试吗?」

  「嗯……这……多羞人呀……嗯……」张玉萍嘴里说多羞人,但是心里面却很想尝试一下被两个男人同时服侍的那种刺激的感觉。

  刘同新见她说话的语气,好像有点同意了意思,当下心里就异常的欣喜了起来,因为每次推荐一个人,他都是有报酬的,就急忙又对她:「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呢,你还记得上次与你一起来的那个陈女士吗?」说完他就停止了抽插的动作,想把这笔生意谈下来。

  「陈佳?记得啊,怎么了?」张玉萍一听,就瞬时想起了陈佳,就问他。
  「她也在这里被我们两个人侍候过呢,完事以后她说很舒服,很刺激呢。」
  这个陈佳,又瞒着我了,张玉萍听了心里面埋怨着陈佳,就问他:「是她自己点的,还是你给推荐的?」

  「也是我给她介绍的呢。」刘同新说着又问她:「那你还记得上次给你服务的高伟吗?」

  「嗯,记得呀!」张玉萍对高伟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要不我就叫他进来,我与他一起侍候你好吗?」刘同新试探着问张玉萍。
  其实张玉萍听他说陈佳也被两个男人侍候过,她就已经下决心今晚要放纵一次了,尝试一下被两个男人同时服务的那种刺激的感觉,听了刘同新的话,就羞涩的答应了:「嗯,那好吧,你把高伟叫过来吧!」因为高伟毕竟与她亲热过了,也不会那么的难为情了。

  刘同新听了心中乐开了花,急忙对她说:「那我先从你身上下来,我去拿手机给他发个信息好吗?」

  「嗯。」张玉萍听了羞涩的应了一声,但是心里面却又紧张又兴奋,自己被两个男人同时搞,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呢?

  刘同新听了就把肉棒从她的阴户中拔了出来,然后下了按摩床,在他的裤子里面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后,就上了按摩床,又把胯间的肉棒插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之中。

  「嗯……」张玉萍感觉阴户一紧,就不由自主的皱着眉头呻吟了一声。
  刘同新又开始不快不慢的挺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张玉萍昂躺在床上,感觉阴户中被抽插的非常的舒服,翘起嘴巴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正在这时,高伟就悄悄的走进了房间,他对正在抽插着的刘同新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刘同新一见,就暗暗对他点了点头,边挻动着屁股抽插着。
  高伟就在门边悄悄的脱他身上的衣服。

  昂躺在按摩床上的张玉萍根本不知道高伟已经进入了房间,因为她正被刘同新搞得舒爽呢,再说她的头部朝门边,又闭上两只眼睛,根本看不到高伟已经进了房间,而且还在脱衣服。她还是翘着嘴巴兴奋的呻吟着。

  高伟脱光了他身上的衣服,发达的肌肉都显露出来了,胯间挻着一根巨大的肉棒。

  只见他悄悄的来到张玉萍的头边,由于他的身高有一米八几,所以胯间的巨大肉棒正好对准张玉萍的脸陪。

  他握住棒根,突然把肉棒塞入了张玉萍的口中。

  「唔唔唔……」张玉萍正闭着翘着嘴巴呻吟着,突然嘴巴里塞进一根肉棒,瞬时就睁开了眼睛往上面一看,见高伟站她的头边,握住棒根,把肉棒塞在她的嘴巴里面,当下就从喉咙里发出唔唔的抗议声音。

  「大姐,你不要紧张,你不觉得下面被人抽插着,上面的嘴巴里又塞入一根鸡巴是刺激的吗?」高伟含笑的对她说。

  张玉萍听了,瞬时就停止了抗议,因为她感到高伟说得没错,这样子真的很刺激呢。

  「你用嘴巴吸吮着嘴里的鸡巴,我这边也会尽量给你舒服的……」这时刘同新边挻动屁股抽插着,边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听了真的伸手一只手握住嘴巴外面的棒根就开始吸吮了起来。

  「啊……好舒服……」高伟不知道是真舒服还是假舒服,就喊叫了起来。
  此时的张玉萍阴户被刘同新的肉棒抽插着,嘴巴里又含住高伟的肉棒吸吮着,她感到异常的兴奋与刺激,这是她人生第一次被两个男人同时搞她。

  这样只保持了一分钟,高伟的肉棒就从她的嘴巴里抽了出来,刘同新的肉棒也从她的阴户中拔了出来,张玉萍正感到兴奋,突然见他们的肉棒都离开了她的身体,就用疑问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俩。

  高伟对她微笑着说:「大姐,一会我们保证把你服侍的舒舒服服的!」
  「是啊,你现在想不想尝试一下用嘴巴轮流吸吮我们俩的鸡巴呢?」刘同新问她。

  「我们也不会免强的,这也是咱们这里的服务内容,有很多女顾客都想用嘴巴轮流吸吮两个男人的鸡巴,以满足她的欲望。如果你不喜欢,那就不用了。」高伟又急忙对张玉萍解释着说。

  张玉萍已经听得很明白了,她当然想用嘴巴轮流吸吮两根肉棒了,那一定会是很刺激的,像这样的机会真得不多的,再说这也是他们这里服务内容,为什么不要拒绝呢?所以就含羞的对他们点了点头说:「嗯,我也想尝试一下呢……」
  「那你先从按摩床上下来!」高伟对她说。

  张玉萍听了就从按摩床上下来,赤裸裸的站在高伟与刘同新的面前,她感到很羞涩,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赤裸裸的站在两个男人面前过的。所以羞涩的她娴熟端庄的脸上就不由自主的通红了起来。

  这时刘同新与高伟来到张玉萍的身边,他们伸手分别握住了她胸部的两只乳房,揉搓了起来……

  「唔……唔……唔……」张玉萍敏感的两只乳房被两个男人的手掌握住揉搓着,这种刺激的感觉使她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喉咙里发出了低微的呻吟声。

  高伟与刘同新的手掌握住张玉萍的乳房揉搓了一会儿,他们就要她蹲下来。
  张玉萍刚蹲下,就见高伟与刘同新各自握着胯间的肉棒凑在了她那张娴熟端庄而漂亮的脸上摩擦了起来。

  脸上同时被两条粗壮的肉棒摩擦着,张玉萍兴奋的阴户之中的淫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突然,张玉萍再也忍不住的伸出两只葱嫩般的手掌分别握住两根粗壮又坚硬的肉棒套动了起来,她越来越感到兴奋,就使劲的套动了一会儿,然后就张开嘴巴含住一根肉棒吸吮了一会,吐出来后又马上含住另一根肉棒吸吮着。

  张玉萍就这样双手分别握住一根肉棒,嘴巴轮流的吸吮着两根被她握住的肉棒,她越来越感兴奋,同时用嘴巴轮流吸吮两根粗壮的肉棒,她平时也只不过是幻想而已,现在居然从幻想变成了现实,所以她感到特别的兴奋,阴户中的淫水不断的流了出来,由于她是蹲在地板上的,所以淫水就直接从阴户「嘀嗒嘀嗒」的滴在了地板上。

  阴户中那种奇痒的感觉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撕咬着里面的鲜红嫩肉似的,难受得她好像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吐出口中的肉棒,昂头对他们说:「我下面难受死了……」

  高伟与刘同新一听就把张玉萍的身体拉了起来,然后要她转身把双手支撑在按摩床沿上,再让她翘起两片白嫩的屁股。

  此时的张玉萍已经难受得不行了,当然按照他们的话做了,把两只葱嫩般的手掌支撑在按摩床沿上,两片白嫩的屁股就本能的翘了起来。

  高伟一见张玉萍已经摆好姿势,就站在她的屁股后面,双手捧住她那两片白嫩光滑的屁股,把胯间那根粗壮的肉棒插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之中。

  「唔……」张玉萍奇痒的阴户突然插入一根粗壮的肉棒,眉头一皱,不由自主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

  「扑滋,扑滋,扑滋」,高伟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捧住她的屁股,挺动着屁股,肉棒在张玉萍的阴户中不停的抽插了起来。

  而刘同新却站在她的身侧,把一只手掌伸到张玉萍的胸部,握住一只随着抽插而晃动着说乳房揉搓了起来。

  「嗯……嗯……嗯……」张玉萍同时被两个健美男子服侍着,感到异常的兴奋,嘴里不断的发出兴奋的呻吟着。

  「噼啪,噼啪,噼啪」高伟的肉棒一直在她那越来越湿润的阴户中飞快的抽插着,淫水不断的被肉棒抽带了出来。

  两分钟后,高伟就把肉棒从她的阴户中拔了出来。

  刘同新一见,就顶上了高伟的位置,只见他双手捧住张玉萍的屁股,把胯间的肉棒插入了她的阴户中。

  「嗯……天哪……太舒服了……」张玉萍当然知道现在在她身后抽插着的已经换成了刘同新,瞬时就兴奋的喊出声。

  这时刘同新边用力的挻着屁股抽插着,边把张玉萍的身体给拉了起来,然后把她的前身转到高伟的前面,边对她说:「你用嘴巴含住高伟的鸡巴吸吮吧!」
  张玉萍突然被悬空拉了起来,未等她反应过来,整个身已经被刘同新转到在高伟的身前了,为了固定住身体,她本能的把两只葱嫩般的手掌搭在了高伟的大腿上,眼前正是一根粗壮的肉棒,听到身后刘同新的话,她急张开嘴巴含住了高伟胯下的肉棒吸吮了起来……

  三个人都站在地板上,张玉萍的上身弯下,双手扶在高伟的大腿上,嘴里含住他的肉棒在吸吮着,身后站着刘同新,他双手扶在她的侧腰上,挻动着屁股,肉棒在她的阴户中飞快的抽插着。

  由于嘴巴里含着高伟的肉棒,张玉萍被身后的刘同新抽插的是异常舒爽,兴奋的她只能从喉咙里面发出唔唔的急促呻吟声。

  又是两分钟后,只见刘同新把胯间的肉棒从张玉萍的阴户中拔了出来,然后急忙来到按摩床前,坐在了床沿上。

  高伟的肉棒也从张玉萍的口中拔了出来,他见刘同新已经坐在按摩床沿上了,就对张玉萍说:「大姐,你去用嘴巴含住刘同新胯间的鸡巴!」

  已经欲火焚身的张玉萍现在不管叫她做什么都会愿意的,听了高伟的话,就急忙来到刘同新跟前,弯下身子,把脸埋在了他的小腹下面,张口就含住了他胯间的那根粗壮的肉棒就吸吮了起来。

  随着她身体的弯下,两片白嫩的光滑屁股也就本能的翘了起来,高伟一见,就急忙来到她的屁股后面,双手扶在她的侧腰上,胯间的肉棒正对准张玉萍屁股沟下端的阴户上,只见他的小腹往前面一挻,肉棒就滑进了早已湿漉漉的阴户之中。

  「唔……」感觉阴户中突然插入一根坚硬的肉棒,由于嘴里含着刘同新的肉棒在吸吮着,张玉萍只能从喉咙里面发出声音。

  高伟开始挻动着屁股使劲的抽插了起来……

  「噼啪,噼啪,噼啪」高伟小腹碰击在张玉萍屁股上发出来的声音。

  张玉萍嘴里面含住刘同新的肉棒也拼命的吸吮了起来,被身后高伟抽插的难受起来时,就从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呻吟声。

  又过了两三分钟后,他们要张玉萍昂躺在按摩床上,高伟分开她的两条白嫩浑圆的玉腿,跪在她的两腿之间,然后把胯间的粗壮肉棒插入她的阴户中,扭动着屁股使劲的抽插了起来。

  而刘同新也爬上按摩床,跨腿蹲在张玉萍的脸上面,把他胯间的肉棒塞入了她的嘴巴里面。

  张玉萍拼命的用嘴巴吸吮了起来,下面的阴户被高伟的粗壮肉棒抽插的异常的舒爽,快感不断的袭击着她的心灵……

  然后高伟与刘同新用各种两男一女的姿势把张玉萍弄得都高潮了好几次,到最后她都脱力了……

  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张玉萍浑身都觉得无力,但是晚上被高伟与刘同新两个健美男人搞得确实很舒服,人生第一连丢了五六次。

  「妈,你还没有睡觉啊?」陈阳正从书房里出来,准备回房间睡觉,见张玉萍坐沙发上,就问她。

  张玉萍突然听到陈阳的声音,吓了她一跳,急忙对他说:「妈马上要回房睡觉了,阳阳,你也回房睡觉吧!」很显然,陈阳一点也不知道陈玉萍出去过,以为她一直都在家呢。这使张玉萍也放心了。

  见儿子陈阳回房间睡觉了,张玉萍也回到了她的房间,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晚上被刘同新与高伟搞得都脱力了,她怎么能不累呢?

              第四十二章受骗

  第二天陈玉萍居然睡到八点多才醒来,她吓了一大跳,已经迟到了,但是幸好今天她没有上第一节课。

  赶到学校的时候正好快上第二节课了,她急忙来到办公室。

  「张老师,你昨天去医院检查了没有,没事吧?」章老师见张玉萍进入办公室,就关心的问她,因为她昨天说身体不舒服请了一天假,今天又迟到了,所以有点担心她。

  「昨天去医院检查过了,没什么事,医生说是太疲劳引起的,叫我注意休息就没事了!」张玉萍对她说完,然后又对她说:「章老师,谢谢你的关心!」
  「张老师你说什么呢?咱们都是同事,又在一个办公室,互相关心是应该的嘛,咯咯……」章老师娇笑着对张玉萍说。

  「是是是,咯咯……」张玉萍也娇笑着一连说了三个是。

  这时上第二节课的时间到了,张玉萍与章老师都拿着教学本出了办公室,然后各自去自己的班级上课。

  这一天的课,也没有出现异常的情况,胡强勇还是没有惹事,一直在听张玉萍的课,陈阳也很认真,那个蒙面人也没有再次出现,这使张玉萍心里感到很欣慰。

  每天下午只要张玉萍有上最后一节课,都会与儿子陈阳一起回家的。

  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张玉萍就与陈阳一起回到了家,她像往常那样进厨房间做晚饭,陈阳回他的书房复习功课。

  做完晚饭,她就喊陈阳出来吃饭,母子俩面对面的坐在餐桌上吃了起来。
  「阳阳,你天天这么勤力的学习,你觉得累吗?」张玉萍关心的问陈阳,因为她见陈阳白天在学校上课,回到家就在书房做功课,应该是很累的,现在离高考越来越近了,如果再让他这么紧张的下去,一字会应响到他的高考,张玉萍又是个老师,她当然知道学生在高考前也要让学生放松心情。

  「妈,不累!」陈阳可能怕张玉萍担心他,所以就告诉她不累,其实已经很累了,他那天不想自己好好的放松一下,但是怕张玉萍不高兴,所以只有硬挻住了。

  「阳阳,你没说实话,呵呵……」张玉萍突然想起那天中午在学校的后公园,她被胡强勇威胁,没办法才答应他在丛林中与他亲热,正好陈阳与班长张凡来到丛林外面的凉亭里,陈阳告诉班长张凡,说他学习太累了,张玉萍当时在丛林里面可听得一清二楚呢。

  「妈,你知道我没说实话呢?」陈阳的谎言被识破,英俊的脸上一红,难为情的问张玉萍。

  张玉萍听了娴熟的脸上也不由自主的热了一下,因为想起与胡强勇在丛林亲热的时候才碰巧听的,她怎么能不羞涩呢?就对陈阳说:「妈是你的班主任老师,每个学生妈都很了解的,阳阳,马上要高考了,你也不能再这么紧张的复习下去了,应该要放松一下心情了,晚上不要做功课了,说,你晚上想去什么地方玩?妈都带你去!」

  「妈,真的吗?」陈阳听了高兴的差点要跳起来了,这段时间的辛苦学习,把他压的都透不过气来了,突然听到这么个好消息,他能不高兴吗?

  张玉萍见儿子高兴的模样,心里也开心,对着他微笑着说:「妈那次骗你了,说吧,你晚上想去那里玩?」

  陈阳听了想了好一会儿,才对张玉萍说:「妈,我好久没到姑妈家里了,晚上我想去姑妈家玩。」

  张玉萍一听,瞬时心里就颤抖了一下,因为她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儿子想陈佳了,这段时间儿子被自己困在家里复习功课,他心里应该很想念他的姑妈陈佳了,马上要高考了,让他去陈佳家放纵一下也好,要不就会憋坏的,也会应响高考。

  「好吧,那你晚上就去你姑妈家看看她吧!」张玉萍微笑着对他说。

  「妈,你真好!」见张玉萍同意了,陈阳的脸上显露出灿烂的笑容对她说。
  「瞧把你高兴的,呵呵……」张玉萍见陈阳高兴的模样,就笑着白了他一眼说。

  「妈,我能在姑妈家过夜吗?明早起来我直接去学校。」陈阳突然小心的问她。

  「行,只要你开心,就在你姑妈家过夜吧,不过明早可不要迟到了!」张玉萍也答应了他,因为高考之前她要让陈阳尽量的放松心情。

  「妈,你真好!」陈阳听了高兴的说了一句后,突然站起来把脸凑到张玉萍的脸前,翘起嘴唇在她那娴熟白皙的粉脸上亲了一下。

  由于陈阳的速度极快,张玉萍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被他亲了一下,瞬时娴熟的脸上就红了起来,埋怨着说:「阳阳,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呢?」

  「妈,对不起,我……我刚才也是太高兴了,就得意忘形了……」也不知道陈阳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就急忙对张玉萍解释着说。

  如果是有意,张玉萍也会当他是无意的了,就笑着对他说:「妈知道你是高兴的忘形了呢,快吃吧,吃好了就去你姑妈家!」

  「嗯!」一听到姑妈,陈阳心里面就兴奋了起来,好久没有与姑妈亲热了,这段时间由于高考的原因真的把他给憋坏了,晚上终于可以在姑妈身上放泄出来了。

  见陈阳吃好了饭就急不可待的出去到他的姑妈陈佳家去了,张玉萍苦笑了一下,因为她知道晚上陈阳一定会与陈佳睡在一起的。

  张玉萍收拾好餐桌,洗完盘碗,正从厨房间出来的时候,就接到了林瑶的电话。

  「玉萍,你在哪?」林瑶的声音有点焦急。

  「我在家呢,瑶瑶,什么事?」张玉萍听见林瑶焦急的声音,就急忙问她。
  「玉萍,你赶快来我这里,我有重要的事对你说。」林瑶还很焦急的对她说。
  「什么事呀?」张玉萍问。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还是赶快来吧!」林瑶的语气越来越焦急了。

  张玉萍听了心里也揪了起来,林瑶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就急忙问她:「瑶瑶,你现在在哪里啊?」

  林瑶就告诉她在金都酒店的1308房间,还嘱咐张玉萍赶快过来,然后就慌慌张张的挂了电话。

  张玉萍听了想着一定是林瑶出事了,要不也不会这么焦急的,她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出了家门,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金都酒店,下了车后,就狐疑来到了1308房间的门口。

  张玉萍心里有些狐疑与紧张,伸手按了下门铃。

  门很快就开了,但是看不到里面的人,张玉萍就怀着狐疑的心情慢慢的走了进去。

  刚进入门内,门就关了,一个高大的身体从门后出来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张玉萍的身体。

  啊,张玉萍吓的惊叫了一声:「谁?」

  「张老师,是我!」

  张大国?一听身后发出来的声音,张玉萍就知道是张大国的声音,当下就厉声对他说:「张大国,你要干什么?」

  「张老师,我喜欢你很久了,今天你就让我实现愿望吧!」

  「你快放开我!」张玉萍边愤怒的说,边使劲的从他的怀中挣脱了出来,转身一看,瞬时就羞涩的玉面通红了起来,只见张大国全身赤裸裸的站在她的面前,高大身体上的肌肉显得很结实,胯间挻着一根粗壮的大肉棒,在他的胯间不停的摇晃着。

  「你……你无耻!」张玉面玉面通红的指着张大国说了一句。

  「张老师,我真的很喜欢你呢,你就给我好吗?」张大国今天已经下定决心了,如果张玉萍软的不吃,他就来硬的。

  「你休想,我要走了!」张大国在张玉萍的心目中是令她厌烦的,所以她不可能会依了他的,就边愤怒的对他说,边往门边走去。

  经过张大国身边的时候,就又被他一下子抱住了:「张老师,我今天吃定你了!」

  「啊……你快放开我!」张玉萍吓的边挣扎边惊叫了起来。

  张大国怎么可能会放开她呢,反倒是把张玉萍的身体给横抱了起来。

  「啊……」张玉萍的身体被悬空横抱了起来,边惊叫一声,边本能的把两条手臂缠绕在张大国的脖子上。

  张大国撗抱着张玉萍的身体来到床边,把她扔在了床上。

  「啊……」张玉萍被扔在床上,未等她反应过来,张大国那高大的身体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手掌在她的身体上乱摸了起来。

  「啊,不要啊……」张玉萍边挣扎边惊叫着,但是被张大国的高大身体紧紧的抱住,她的挣扎根本是多余的。

  胸部被张大国那宽大的手掌给使劲的揉搓着,张玉萍又羞又愤怒:「不要……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啊……」

  张大国根本没有搭理她说的话,宽大的手掌抓住她胸部两只高耸的乳房使劲的揉搓着,又把他那张粗糙的脸贴在张玉萍那白皙的脸上使劲的摩擦着,喉咙里传出急促的呼吸声。

  天哪,我又怎么了?张玉萍羞涩在心里暗想着,因为她那敏感的酥胸被张大国的手掌揉搓着,居然浑身都有了反应,有一股酥麻的热流从乳房上迅速的传遍全身的每个角落,使她身体上与心理上都有了强烈的反应。

  这时张大国把她的上衣给强制的脱了下来,袒露出里面那白嫩的肌肤与纹胸。
  「啊……不要!」张玉萍羞涩的玉面通红,边使劲的挣扎着,边喊叫着。
  但是张大国长得又高大又健壮,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的,眼光光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他扒了下来,此时的张玉萍又羞又愤怒,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手臂紧紧围绕在胸部。

  但是张大国突然把她的整个身体给翻了过来,她就变成趴在床上了。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啊……」张玉萍知道自己怎么说都是没用的,但是她还是在努力的反抗着。

  张大国根本不理她的话,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强暴她了,只见他伸手解开她后背上的乳罩挂钩,只听见「崩」的一声,乳罩带子就往两边弹开了。

  张玉萍知道今晚难逃一劫了,也不再挣扎了,其实她也没力气再挣扎了,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张大国又把她的裙子与内裤给扯了下来,只见张玉萍那两片雪白的屁股与两条白嫩浑圆的玉腿就一下子暴露了出来。

  「啊……不要……」此时的张玉萍除了嘴巴的反抗,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了。
  张大国双眼贪婪的盯住张玉萍赤裸裸的后背看,见她后背上的肌肤如疑脂般的白嫩光滑,两片雪白的丰臀,两条浑圆洁白的玉腿。

  他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急不可待的伸出两只宽大的手掌放在张玉萍的屁股上揉搓了起来……

  「唔……」此时的张玉萍身上的衣服已被扒个精光,她也已经绝望了,敏感的屁股被张大国的两只结实的手掌揉搓着,她本能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
  这时,张大国的两只手掌把她的两片雪白的屁股往两边掰开,隐藏在深沟内的菊花与毛茸茸的阴户就暴露了出来。

  「不要……」张玉萍虽然后背朝上趴在床上,但她怎么会不知道此时的张大国正掰开她的屁股在看着她屁股沟中的隐私之处呢,所以就边扭动着屁股,边羞涩的说了一句。

  张大国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住张玉萍屁股沟中那褶皱紧闭着的屁眼与阴户看,心里在兴奋的想着,原来张老师的屁眼与阴户也这么漂亮啊。

  「天哪,别看了,羞死人了,你这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呀?」张玉萍羞涩的怒诉着。

  张大国根本不听她说的话,两只手掌还是抓住两片雪白的屁股肉使劲往两边掰开,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深沟中女人身上最隐私的部位看,突然,他的眼睛一亮,脸上瞬时就浮现出惊喜的表情,因为他看见张玉萍的阴户已经泛滥成灾了,就忍不住的开口说话了:「张老师,你阴户里面都流出那么多的水了,你就别再装假正真了,嘿嘿……」

  张玉萍听了羞涩的半死,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算了,恨只恨自己怎么会这么不争气,阴户里面就流出水了呢。所以她只能咬了咬嘴唇,忍住羞涩不吭一声。
  张大国见她的阴户已经湿了,欣喜的他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急忙把手伸到她那已经湿漉漉的阴部上,先是摸了一把,然后就把手指插入了阴户里面。
  「唔……」张玉萍敏感的阴户突然被张大国的手指侵略着,浑身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喉咙里也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张大国的手指在阴户中开始挑逗性的抽插了起来,只见阴户里面的淫水越来越多了,他瞬时就异常的兴奋了起来,什么老师,什么端庄保守,到了床上还不是淫水直流啊。

  「唔……不要……唔……快把你的手拿出来……啊……你这个混蛋……」张玉萍的阴户被张大国的手指抽插的异常的难受了起来,边呻吟边喊叫着,整个屁股也不停的摇摆了起来。

  张大国见她阴户里面的淫水不断的被他的手指抽插了出来,兴奋的他就更加飞快的抽插了起来,只阴户中快他飞快的动作抽插的淫水飞溅,把他的整只手掌都给弄湿了。

  「啊啊啊……不要啊!」张玉萍的阴户被他飞快的抽插着,难受的她紧皱眉头连声喊叫了起来。

  突然,张大国把她的屁股给提了起来,使张玉萍变成了跪趴在床上了,翘起两片雪白的屁股。

  张玉萍被强制着摆出这么个狗趴式的姿势,早已羞涩的玉面通红了,她知道张大国要干什么了,虽然一百个愿意,但是浑身与阴户中的难受感觉却背叛了她,心里面还莫名的渴望着张大国胯间的粗壮肉棒快点插入她那奇痒无比的阴户中,给她止痒。

  「张老师,想不想我的鸡巴插入你的阴户里面呀?」张大国边跪在她的屁股后面,胯间的粗壮肉棒正好抵在阴部上,边淫笑着问张玉萍。

  「……」张玉萍跪趴在床上,羞涩的没有搭理他,但是心里却巴不得他的肉棒马上插入她的阴户。

  张大国见她不说话,故意握住肉棒用龟头抵在她那湿漉漉的阴户上摩擦了起来。

  天哪,这个混蛋,要不就插进去,要不就滚蛋,这样用龟头摩擦着阴户真的是难受的快要急死人啦,张玉萍心里面暗骂着张大国。

  张大国是个情场老手,他见张玉萍的阴户被自己的龟头给摩擦的淫水越多越多了,知道张玉萍此时一定是异常难受的,巴不得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阴户中,但是她只不过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所以就越想她亲口说出来,就握住肉棒,用龟头使劲的摩擦着张玉萍那越来越湿润的阴户。

  「嗯……嗯……嗯……」张玉萍终于忍不住的呻吟了出来,因为外阴被他的龟头摩擦的实在受不了了,里面的嫩肉像有无数只蚂蚁在撕咬着似的难受,她已经快要崩溃了,就再也不顾羞涩的张口说:「你这个混蛋,还不把你的丑东西插进来啊!」

  张大国一听,瞬时就异常的兴奋了起了,小腹往前面一挻,硕大的龟头就挤入了她那早奇痒湿润的阴户之中……

            第四十三章羞涩的张玉萍

  「唔……」张玉萍突然感到阴户被一根坚硬粗壮的肉棒塞得满满的,舒爽与难受的感觉使她不由自主的皱紧眉头从喉咙里呻吟了一声。

  「张老师,舒服么?」张大国跪在她的身后,双手紧紧的捧住她两片雪白的屁股,胯间的肉棒整根埋在她的阴户中,边看着眼皮底下张玉萍跪趴着的白嫩后背的肌肤,边兴奋的问她。

  「……」张玉萍把侧脸埋在了她交盘在床上的两条白嫩浑圆的玉臂上,硕大的肉棒插在阴户中,虽然感到非常的舒服,但是她又怎么好意思开口说话呢?
  「嘿嘿……知道了,你是个教师,当然会不好意思说出来了!」张大国见她不说话,突然淫笑着又对她说,然后就把他的屁股后面一挺,只见插在阴户中的肉棒也随着拔出来三分之二,有三分之一还留在阴户里面。

  「唔……」张玉萍喉咙里又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张大国一见,连忙把小腹往前面一挻,只见硕大的肉棒就又整根插入了张玉萍的阴户里面。

  「唔……」张玉萍瞬时就感觉阴户里面鲜红的奇痒嫩肉被坚硬的棒身摩擦的非常舒服,又忍不住的从喉咙里唔了一声。

  这时张大国开始正式的抽插了起来,只见他胯间的粗壮肉棒不停的在阴户中滑进去,滑出来,感觉阴户里面也越来越湿润了。

  「唔……唔……唔……」张玉萍心里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被张大国搞,但此时也被他搞得从喉咙里面发出了呻吟声。

  「扑滋,扑滋,扑滋」

  张大国双手紧紧捧住张玉萍两片雪白的丰臀,挻动着屁股使劲的抽插着,只见肉棒飞快的在张玉萍的阴户中进进出出。

  随着肉棒的拔出,阴户中的淫水也随着被带了出来,把他们俩的交接之处给弄得都黏黏糊糊了。

  「嗯……嗯……嗯……」张玉萍跪趴在床上,两条如春藕般的手臂交叉在一起,脸的一侧埋在手臂上,阴户里面被硕大的肉棒抽插的甚是舒服,就皱着眉头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声。

  张大国跪在她的屁股后面还是使劲的挻动着他的屁股抽插着……

  「咯咯……你们好舒爽啊,怎么不喊上我一起舒爽呢?」正在这时,林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在他们的床边。

  啊,张玉萍一听是林瑶的声音,瞬时吓了一大跳,然后又羞涩的玉面通红了起来,因为她突然想起自己正跪趴在床上,翘着两片性感丰满的屁股让张大国在后面搞她。

  「玉萍,看你脸上的表情,一定很舒爽吧,咯咯……」林瑶弯下身体把脸凑到张玉萍的脸前娇笑对她说。

  「你……是你出卖了我?」张玉萍现在才想起来是林瑶打电话骗她来酒店房间的,当下就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林瑶问。

  「玉萍,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好吗?不就是玩吗?你瞧你不是很舒服吗,咯咯……」林瑶倒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居然边娇笑着对她说,边坐在了床沿上。
  「林瑶,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啊……」张玉萍正说着,突然感觉阴户里面的子宫被张玉萍的龟头碰了一下,就皱着眉头叫了一声。

  「玉萍,你别生我的气好吗?我……我也是没办法的呀,谁叫大国这么喜欢你呢,非要我把你喊到这里来,玉萍,算了,不就是玩吗?我也陪你一起玩玩吧,咯咯……」林瑶边说边伸手开始脱她身上的衣服。

  张玉萍真的对这个淫荡不堪的好姐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阴户中被张大国的粗壮肉棒抽插的确实很舒服,但还是哀怨着林瑶:「瑶瑶,你……你把我害惨了!」
  张大国也不参于她们的说话,他只管双手紧紧的捧住张玉萍两片白皙的丰臀挻动着他的屁股不快不也不慢的抽插着。

  「玉萍,真的是大国太想你了,才让设计让我打你的电话,把你骗到这里来,玉萍,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怪就怪我一个人吧,千万不要怪大国哦……」林瑶边说边脱着衣服。

  张玉萍听了真的对这个好姐妹无语了,她真的是太傻了,也才知道张大国觊觎她很久了,林瑶才故意设计把她骗到这里来,让张大国强暴她。

  「玉萍,别生气了好吗?」林瑶已经把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只见她全身赤裸裸的边爬上了床,边安慰着张玉萍。

  「……」张玉萍听了把脸侧了过去,不搭理她了,但是阴户中被张大国的肉棒抽插的越来越舒服了起来,喉咙里面不时的发出低微的呻吟声:「唔……唔……唔……」

  林瑶一见,就边抿嘴笑了笑,边摇了摇头,因为她知道张玉萍表面端庄保守,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但是内心却很淫荡,所以她就笑了笑,然后伸手抓住张玉萍挂在胸下摇晃着的一只乳房揉搓了起来:「玉萍,你的乳房还这么的有弹性啊?」
  「瑶瑶,你干什么呀?」张玉萍的乳房被林瑶的手掌握住揉搓着,就羞恼成怒的对她说。

  「是吗?呵呵……那让我也摸摸看……」跪在张玉萍屁股后面抽插的张大国听了就边讪笑着说,边把一只手插入张玉萍腋下抓住她挂在胸部下面的另一只乳房揉搓了起来,嘴里边说:「嗯,瑶瑶,张老师的乳房是比你的乳房有弹性,呵呵……」

  「大国,我早就对你说过了吗,玉萍的乳房很饱满的,咯咯……」林瑶边娇笑着说,边握住张玉萍的乳房揉搓着。

  张玉萍羞涩的玉面通红,因为她胸部的两只乳房分别被张大国与林瑶握住揉搓着,又听到他们俩的淫声浪语,阴户中又被一根坚硬粗壮的肉棒狠狠的抽插着,此时的她又羞涩又舒服,嘴里面忍不住的发出呻吟声:「嗯……嗯……嗯……」
  「大国,你瞧我的好姐妹被你操得这么舒服,你再使把劲,让我的好姐妹更加的舒服好吗?」林瑶见张玉萍发出兴奋的呻吟声,就娇嗔着对张大国说。
  「宝见,你的吩咐我那敢不听啊,你也像张老师一样的跪趴在床上,我边操张老师,边用手指操你的骚逼好吗?」张大国听了就异常兴奋的对林瑶说。
  林瑶一听,就急忙跪趴在张玉萍的身边,翘着两片雪白的丰臀,还摇晃了几下,她也真的够风骚的。

  张大国边使劲的挻动屁股抽插着张玉萍的阴户,边把一只手伸到林瑶的屁股下端的两腿之间的阴部上面一摸,就哈哈大笑着说:「瑶瑶,你的骚逼都已经湿漉漉了,哈哈……」

  「嗯……人家还不都是想你的鸡巴想得嘛,你还笑我,真的是坏死了你……」林瑶娇跪趴在张玉萍的身边娇嗔着对张大国说。

  天哪,张玉萍听了他们说的淫荡话,真的是对他们无语了,他们还真的是天生的绝配呢,想着自己是个教师,长相端庄优雅,外表严肃保守,居然会与这么一对淫荡的男女混乱在一起,她有点不敢想像。但是她心的另一面却在背叛她,感觉这样子特别的刺激!

  张玉萍与林瑶并肩跪趴在床上,两人的屁股都翘了起来,唯独不一样的就是张玉萍的阴户是粗壮的肉棒在抽插,而林瑶的阴户里面却是手指在抽插着。
  「噼啪,噼啪,噼啪」张大国边挻动着屁股肉棒在张玉萍的阴户中抽插着,边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抽插着林瑶的阴户。

  「嗯……嗯……嗯……」两人的嘴巴里都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此时的张大国心里面越来越兴奋,看着这么娴熟漂亮的两个大美女并肩跪趴在床上让他同时的抽插着,而且还被自己弄得呻吟声连连,真的是兴奋的不得了。
  「嗯……大国……我也要你的大鸡巴……」林瑶突然娇嗔的说,可能她的阴户里面被手指抽插的越来越难受了起来,小小的手指头根本满足不了她那强烈的性需求。

  「宝贝,那你先问问你的姐妹同意不同意?」张大国听了边挻动着屁股抽插着张玉萍的阴,边用手指头使劲的抽插着林瑶那越来越湿润的阴户。

  「玉萍,你听了没?让大国的鸡巴借我用一下好吗?」林瑶听了就把脸转向张玉萍。

  张玉萍怎么可能会没听到呢,虽然阴户里面被抽插的越来越舒服,真舍不得张大国把肉棒从她的阴户中拔出来,但是她也不能背叛她那端庄保守的外表,就没好气的对林瑶说:「谁稀罕呢。」说着又喊了一声:「张大国,你这个混蛋,快把你的丑东西拔出来!」

  「遵命!呵呵!」骂他是个混蛋,张大国听了一点也没有生气,反倒是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边把肉棒从张玉萍的阴户中拔了出来,跪在床上的两个膝盖挪到林瑶的屁股后面,就把刚从张玉萍阴户里面拔出来的肉棒插入了林瑶的阴户里面。
  「啊……好舒服……」林瑶娇嗔的呻吟着。

  张玉萍的阴户正被抽插的舒服,突然肉棒拔了出来,她心里面真的感到很失落,因为阴户中空荡荡的奇痒感觉使她异常的难受了起来,真想有东西塞入阴户给她止痒。她正在胡思乱想时,突然感觉阴户中插入了两根手指头在抽插着,虽然没有肉棒那么舒爽,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心里也稍许有些平衡了。

  这时的张大国边跪在林瑶的屁股后面使劲的抽插着,边用手指头抽插着张玉萍的阴户,他真的是艳福不浅啊。

  「嗯……嗯……嗯……」张玉萍与林瑶又被张大国抽插的发出了兴奋的呻吟声。

  几分钟后,张大国就把肉棒从林瑶的阴户中拔了出来,又插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中。

  「嗯……嗯……嗯……」张玉萍感觉阴户中又被肉棒塞得满满的,一种舒爽感一下子从阴户中传了出来,她兴奋的就控制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林瑶一见,就问张玉萍:「玉萍,舒服吗?」

  「嗯……舒服……嗯……嗯……」此时的张玉萍已经身在其境了,什么教师啊,端庄保守啊,都已经被她抛在脑后了,所以就不知不觉得说了出来。

  林瑶听了真的很欣喜,她正怕张玉萍会找她算帐呢,现在听她说舒服,心里面别提有多高兴,她还怕张玉萍高潮后就不认帐了,就急忙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在寻找着张玉萍的手机,她想把张玉萍被张大国搞的场面给录下来。

  此时的张玉萍已经被张大国搞得欲仙欲死了,根本不知道林瑶在拿着她的手机在偷偷的录着她与张大国做爱的镜头。

  只见张大国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后,就把肉棒从张玉萍的阴户中拔了出来,然后把她的身体给翻转了过来。

  张玉萍就变成昂躺在床上了,她突然感到特别的羞涩,因为从开始到现在,她都是把脸背着张大国的,现在的身体突然被他翻了过来,她真的不好意思面对张大国与林瑶了,羞涩的她急忙闭上两只美目,把脸侧在了一边,不敢看着张大国与林瑶。

  张大国随既把她的两条白嫩的玉腿分开,然后就跪在了张玉萍的两条大腿之间,使她的整个阴户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就把他胯间的粗壮肉棒插入了她的阴户里面。

  「唔……嗯……好舒服……」张玉萍的阴户再一次的被张大国的肉棒塞得满满的,舒服的她就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来。

  张大国一见,就更加努力的开始抽插了起来,瞬时,只见他胯间的肉棒不停的阴户中抽插着。

  「嗯……嗯……嗯……」张玉萍被抽插的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张大国看着她胸部两只白嫩的乳房随着自己的抽插而上下晃动着,就再也忍不住的伸出两只手掌抓住了这两只乱蹦乱跳的白嫩乳房,开始虐待起了起来……
  「啊……不要……轻点……人家疼嘛……嗯……」张玉萍的乳房被他宽大而有劲的手掌给揉捏的痛叫了起来。

  林瑶一直在拿着手机录着,她见床上两个人疯狂的模样,她阴户中的淫水也不断的流了出来,可能实在也忍受不住了,才停止了录制,也爬到了床上昂躺在张玉萍的身边,主动的张开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把两腿之间的整个阴户全部暴露了出来,嘴里娇嗔着对张大国说:「大国,我也要你的大鸡巴……」

  张大国一见,急忙从张玉萍的阴户中拔出了肉棒,转插在林瑶的阴户中。
  「嗯……嗯……好舒服……啊……太舒服了……」林瑶瞬时就被张大国的肉棒给抽插的兴奋的叫喊了起来。

  张玉萍心里面恨死林瑶,因为她正被张大国搞得舒服,也快差不多要到高潮了,张大国的肉棒居然被林瑶抢去了,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咬紧牙根忍着呗。

  「扑滋,扑滋,扑滋」

  张大国两只手掌紧紧的压在林瑶两条雪白大腿的内侧,挻动着屁股使劲的抽插着……

  「嗯……嗯……大国……你真棒……嗯……人家爱死你了……啊……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天哪……舒服死了……」此时的林瑶被张大国搞得都欲仙欲死了,翘着两片性感的嘴巴语无伦次的叫喊着。

  躺在林瑶身边的张玉萍听了连毛孔都竖起来了,她想不到林瑶叫床会这么的疯狂淫荡,但是心里面也感到很刺激,巴不得张大国的肉棒赶紧从林瑶的阴户中拔出来,再次插入她的阴户,给她快感,给她满足!

  几分钟后,只见林瑶浑身不停的颤抖着,边兴奋的喊叫着:「啊……我要高潮了……啊……我丢了……」

  张大国见林瑶已经达到高潮了,就急忙把肉棒从林瑶的阴户中拔了出来,分开张玉萍两腿白嫩的大腿,把肉棒插入了她的阴户中……

  「嗯……嗯……嗯……」张玉萍可没有像林瑶那么的会叫床,虽然感到很舒服,但是她还是很秀气的发出呻吟声,因为她不想让张大国与林瑶看到她的淫荡模样。

  这时,张大国把张玉萍的两条玉腿分别扛到他的双肩上,使她两腿之间的阴户更加的突出来,开始用力的抽插了起来……

  「嗯……嗯……天哪……嗯……嗯……」两腿让扛到他的双肩上,阴部就特别的突了出来,肉棒也就更加的深入了,每一下的插入,龟头都能碰到阴户里面的子宫上,难受张玉萍痛苦般的呻吟了起来。

  张玉萍的两条大腿被张大国抬起来扛到他的双肩上,又被他疯狂的抽插了四五钟后,她心里也开始佩服起他,都是中年人了,怎么还能这样的健壮,把林瑶搞高潮了,现出又在自己身在搞了这么久,还不见他射出来!

  张玉萍心里正在暗想着,突然感觉阴户中被他一阵疯狂的抽插着,快感一波接接一波而来,她舒服的终于也忍不住喊叫了起来:「啊……啊……要高潮了……天哪……丢了……」

  张大国见张玉萍终于达到了高潮,就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浑身一阵颤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射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中……、

             第四十四章真相大白

  高潮后的张玉萍理智也清醒了,表面羞愤怨怪,可内心却觉得很爽。

  「行啦,玉萍,搞都搞过了,还有什么好怨怪的呢?」林瑶边安慰着张玉萍,边偷偷对张大国使了一眼色,意思告诉他快点离开房间。

  张大国也是个明白人,见高潮后的张玉萍脸色这么难看,有想与他不罢休的意思,见林瑶对他使眼色,就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的穿上衣服逃出了房间。

  「瑶瑶,你瞧你做的事……」张玉萍被张大国给搞了,她心里还是一百个不愿意。

  「玉萍,事都做了,你刚才还不是挻舒服的吗?」

  「你瞎说,那个舒服了?」张玉萍杏眼一瞪。

  「咯咯……」

  「亏你还笑得出来,都怨你!」张玉萍心里还是很生气,还在哀怨着林瑶。
  「玉萍,你看看,你还说不舒服呢,咯咯……」林瑶突然拿出张玉萍的手机给她看刚才录制的视频。

  张玉萍一看,瞬时脸上就通红了起来,只见视频上自己的两条大腿被张大国抬起来放在他的肩膀上,被他使劲的抽插着,而自己昂躺在床上,被他搞得语无伦次的边呻吟边说着连她听了都觉得脸红的话。

  「你……你怎么把这个也录了?」张玉萍边老羞成怒的抢过林瑶手中手机,边怨怪着她。

  「咯咯,你现在总该承认刚才是舒服了吧!」林瑶见她老羞成怒的模样,就娇笑着对她说。

  「你……」张玉萍见证据确凿,瞬时就羞涩的说不出话来了。

  「行啦,咱们是好姐妹嘛,有福同亨,有难同当嘛,不要再多想了,咱们起床洗澡去!」林瑶知道张玉萍是个很爱面子的人,见她羞涩的都说不话来了,就急忙边拉着她起床,边哄着她。

  张玉萍也没有办法,只好从床上起来,与林瑶一起在卫生间里洗了个澡,出来就把衣服穿上。

  穿好了衣服,见林瑶赤裸裸的身体上围着一条浴巾还躺在床上,根本没有打算起来穿衣服的样子,就问她:「瑶瑶,你咋还不把衣服穿上呢?」

  「哦,我晚上就住这里了,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

  「张大国呆会是不是回来陪你?」张玉萍听了就问她。

  「嗯。」林瑶应了一声。

  「……」张玉萍对她彻底的又无语了,抓起挎包连招呼也不与林瑶打一下就离开了房间。

  在酒店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上去,告诉司机小区的地址,司机就启动了车。
  靠在后坐的靠背上,张玉萍脑子里又胡思乱想了一会,突然,手机上的微信提示声音响了起来,她随手拿起手机一看,见是那个蒙面人发结她的,她瞬时浑身就一震,急忙点开一看:「晚上九点到学校后山上的老地方等我,你要是违约,嘿嘿,你那淫荡的艳照马上就会在微信上的朋友圈里出现!」

  「你到底是谁?」明知道对方是不会告诉她的,但是张玉萍还是不由自主的发出去问他,然后就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就急忙告诉司机不去小区了,直接去学校。

  司机听了就往学校的方向开去。

  此时的张玉萍心里面开始紧张与不安了起来,但还是有一种想马上见到他的感觉,因为晚上一定要想办法扯下他的蒙面,把这事给搞平,免得每天都提心吊胆。

  到了学校,张玉萍付了车费下了车,拿起手机一看,也快到九点了,就直接往学校围墙外面的小路走去。

  从学校围墙上的灯光照在小路上还是有点亮的,但是到了山脚下就变得暗了下来,幸好晚上天气得好,天空上还有半圆的月亮,照在小山路上也能看得清楚。
  张玉萍小心翼翼的来到后山上的那棵大樟树下面,她知道那个蒙面人早已经躲在樟树后面,就对着樟树后面说:「我已经来了,你出来吧!」

  话音刚落,就见一条黑影从樟树后面闪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张玉萍看见这个黑影,心里虽然有些紧张与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你明知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还问?快把衣服脱了,像上次一样趴在樟树上,把屁股翘起来!」蒙面人不想与她多说话,就变着声音厉声的对她说。
  张玉萍竖起耳朵在努力的听着,但还是听不出来对方到底是谁。此时她心里暗想着,反正被他搞过一次了,今晚自己装着主动一些,使蒙面人放松警惕,再寻找机会把他脸上的蒙面给扯下来。

  想到着,张玉萍就向蒙面人走去。

  「你……你站住!」蒙面人一见,非常惊慌的对张玉萍喊着。

  张玉萍一见,心里暗喜,看来这个蒙面人还是非常怕自己的,就急忙停止住脚步对他说:「行,我站住了!」

  「为什么向我走来?」蒙面人刚才可能被张玉萍吓着了,就颤抖着声音问。
  「哦,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过去帮你把裤子脱了,我先用嘴巴给你吸吮一下而已……」张玉萍急忙对他解释着说:「你要是不让我过去,那就算了!」
  「你……你说得是真的吗?」蒙面人听了显得有点激动。

  「当然是真的了,我的照片还在你手机里,我敢轻举妄动吗?」张玉萍对他说。

  「那……那好吧,你就过来吧!」蒙面人听了想想也对,就同意了,但是不难发现,他显得还是挻紧张的。

  张玉萍见他同意了,心里面是异常的惊喜,因为她只要脱下蒙面人的裤子,就能看得出来他是学生还是老师了。当下就慢慢的往蒙面人的身边走去。

  蒙面人显得有些紧张,因为他的身体一直在哆嗦着,这使张玉萍更惊喜,因为对方越紧张,就越说明他是很害怕的,只要扯下他的蒙面,认出他是谁,他就越感到无地自容。

  来到了蒙面人的身前,张玉萍发现他很警惕,当然不会在他这么警惕的时候扯他脸上的蒙面布了,要是万一失了扯不下来,反倒惹怒了蒙面人,那就弄巧成拙了。她可没有这么笨呢!

  「快蹲下来!」蒙面人也机灵的很,见张玉萍这么近的站在他的面前,可能怕她会突然扯下他脸上的蒙面布,就急忙要她蹲下去。

  张玉萍本身就没有打算想扯他脸上的蒙面布,听了他的话,就急忙蹲在了他的双腿前面。

  蒙面人一见,才放松了一些警惕。因为张玉萍蹲在地上根本够不到他脸上的。
  张玉萍伸出两只葱嫩般的手帮他解开了皮带与扣子,又拉下了裤子上的拉链,然后抓住他的裤子边缘用力往下一拉,裤子就被拉到了他的膝盖上,从月亮光线就能看得出来他的两条大腿还是很白嫩的,张玉萍估计他的年龄一定在二十岁以下,但是不是学生还要等她脱下他的内裤看他的鸡巴就能看得出来了,如果是学生,鸡巴应该是嫩的。

  张玉萍边暗想着,边又伸手抓住蒙面人内裤的边缘稍稍用力往下面一拉,内裤就被她拉了下来。

  她举目仔细一看,见他的鸡巴已经半翘了起来,可能他太紧张的原因,没有完全的翘起来,又见他的鸡巴很嫩的,已经毫无疑问了,他就是个学生。

  这使张玉萍心里面很欣喜,幸好是个学生,如果是个男老师,那就麻烦多了,因为学生她毕竟能控制的住他。老师就不一样了,很难控制住的!

  「你很紧张吗?」张玉萍突然抬头看着蒙面人问他。因为她见蒙面人的两条腿一直在发抖,而且鸡巴也没有完全翘起来。

  「那有紧张,你快用嘴巴帮我吸吮!」蒙面人就是紧张也不会说出来的。
  张玉萍听了只好先稳住他再说,就伸出一只葱嫩般的手掌握住蒙面人胯间的阳物,先是轻轻套动了几下,突然感觉手掌中的鸡巴一下子变得坚硬了起来,她就抬头看着蒙面人一眼。

  「不要把头抬起来!」蒙面一见,就厉声对她说。

  「你的都翘起来了,我现在就帮你吸吮!」张玉萍说着就把脸埋在了蒙面人你小腹小面,张口就含住了他的鸡巴,开始用嘴巴吸吮了起来。

  「啊……」蒙面人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嘴里面发出了声音。

  张玉萍一听,心里暗暗欣喜,说明蒙面人被自己吸吮的已经舒爽了起来,这样就能使他放松警惕,所以就握住他的棒根,嘴巴含住他的肉棒使劲的吸吮了起来。

  「啊……好舒服……」蒙面人又兴奋的说了一句。

  张玉萍听了又努力的吸吮了好一会,突然见蒙面人一把推开了她。

  张玉萍就抬起头来,用疑问的目光看着蒙面人问:「咋了?」

  「再吸吮就被你吸出来了!」蒙面人说了一句。

  「那刚才帮你吸吮的舒服吗?」张玉萍小心翼翼的问他。

  「舒服!」

  「你舒服了,可是人家却难受死了,咋办呀?」张玉萍带娇嗔的语气对他说,目的就是想使他放松警惕。

  「你那里难受?」

  「你说呢?」张玉萍反问着他。

  「我不知道!你说吧!」蒙面人好像有点愿意与张玉萍说话了。

  这使张玉萍更加的惊喜了起来,当下就又娇嗔着对他说:「人家刚才用嘴巴帮你吸吮了这么久,人家下面当然也难受了嘛……」

  「哦。」蒙面人听了似乎有点明白了,突然又兴奋的问张玉萍:「那你下面流出淫水了没有?」

  张玉萍已经下定决心要勾引他了,听了他问的话后,就抬头用两只美目瞟了他一眼,然后娇嗔着说:「人家的内裤都湿了一大片了,你说人家有没有流出淫水来嘛?」

  看着张玉萍妖娆的模样,蒙面人惊了一下,然后又异常的兴奋了起来:「那你快把衣服脱了给我瞧瞧……」

  「嗯。」张玉萍急忙应了一句,然后就想站起来。

  「别站起来!」想不到蒙面人警惕性还是这么高。

  「蹲着怎么脱衣服嘛?」张玉萍抬头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说:「再说人家蹲了这么久了,脚都麻了嘛……」

  「那……那你就站起来吧!」蒙面人还是很惜香怜玉的,居然同情起张玉萍来了,但是他还是警惕的往后面退了两步,离她大概有两米的距离。

  张玉萍一见,心里也担心了起来,蒙面人这么的警惕,自己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把他脸上的蒙面布给扯下来呢。

  站起来以后就伸手开始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搞过一下了,张玉萍也没有那么的羞涩,而具又在晚上,所以她就大方的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全部脱了下来。

  只一会儿的时间,张玉萍就全身赤裸裸的站在蒙面人的身前了。

  而蒙面人的下体也是光溜溜的,胯间挻着一根一般般的肉棒,外裤与内裤被脱到大腿下面的膝盖上,只见他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玉萍赤裸裸的身体看,在月亮光线的照耀下,还是能看的清她裸体的,见她浑身的肌肤如疑脂般的白嫩光滑,胸部两只高耸的白嫩乳房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的显得妩媚诱人。雪白小腹下面的三角区上是一丛乌黑浓密的阴毛,两条修长匀称的雪白大腿与小腿。她的整个身体丰韵迷人!丰腴的身材、姣美的容貌和成熟的韵味、加上高雅的气质,令蒙面人见了都有点不敢亵渎她,反倒是有些惧怕好了。

  「我的身体美吗?」张玉萍见蒙面人有紧张的模样,故意在他的面前摇摆了一下她那婀娜多姿裸体,然后娇嗔着问了一句。

  「美……太美了!」蒙面人忍不住的说。

  「那你还不过来呀?」张玉萍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晚上居然会装出这么妩媚动人的诱人模样儿。

  「我……」

  「那人家过去了……」张玉萍边娇嗔着对他说,边慢慢的走向蒙面人。
  蒙面人好像已经被张玉萍的妩媚动人的模样儿给弄得都神魂颠倒了,连魂魄也飞走了,就连张玉萍已经到了他的身前都不知道了。

  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手臂搭在了蒙面人的双肩上,张玉萍又把高耸的酥胸贴在了他的前胸,然后把嘴巴慢慢的凑到蒙面人的耳朵边,吐气如兰的娇嗔着对他说:「人家都难受死了,你难道是木头人吗?」

  蒙面人听了兴奋的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就不由自主的抬起两条手臂抱住在张玉萍雪白光滑的后背上。

  「难道你就不想摸摸人家那里湿了没有吗?」张玉萍的嘴巴又凑在蒙面人的耳朵边吐气如兰的说了一句。

  「想……」蒙面人边说边把一只手伸到张玉萍的小腹下面一摸,她的阴部果然已经湿漉漉了,瞬时就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突然,蒙面人惊叫一声,吓得魂飞魄散,急忙一把推开了张玉萍的身体。
  「张凡,原来是你?」张玉萍无比惊讶说了一句。

  原来,张玉萍在蒙面人被她妖娆妩媚的模样给迷的神魂颠倒的时候,就一下子扯下了他脸上的蒙面布。

  张凡见蒙面布被扯了下来,又已经被张玉萍认出来了,瞬时就吓得半死,双膝一软,就跪在张玉萍的赤裸裸的身体面前认错的说:「张老师,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张玉萍见是自己班级里的班长张凡,瞬时她也惊愣住了,张凡的成绩比陈阳还要好,平时在学校里可是个懂事的学生,她万万想不到居然是班长张凡,瞬时她惊讶的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突然见张凡跪在她的前面求饶认错,当下就显得非常生气:「张凡,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呢?」

  「老师,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我也是鬼迷心窍,一时的冲动啊,老师,我错了!」只见张凡跪在地上一直在向她认错。

  「你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事情都出了,张玉萍见也没有办法了,就白了他一眼说。

  「老师,其实我一直在暗恋你呢,只是我胆子小,你又是老师,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