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来自魔物娘的强制榨汁?~】(04)【作者:Kurmile】
【来自魔物娘的强制榨汁?~】(04)【作者:Kurmile】
字数: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节,续异世界篇3,本篇待更。

  这片大陆主要分为四个人类领域,依傍在北边绝壁山脉的托列亚公国,附属于西边天壁山脉与神序山脉之下的神皇国弗列加,南边沿海最大商业区商会众联盟的波塞城,位于东边其他三城之中最安全的是作为烂漫都市的玫瑰城。

  其中神皇国弗列加拥有大陆上绝对正义的忒尼斯主大教会一举成为四个主城中最大的国家,而主管这个世界的自然是神,想要颠覆这个世界的自然是魔王,而除此之外还要许许多多魔幻传说里的生物,这个世界可谓是相当有趣。

  而我现在就处于神皇国弗列加西南方向的墨黑大森林最外围边疆的人类领土上,而这片森林,就是魔王军麾下的领地之一。

  「说起来,精灵族应该是中立的吧?」我走在前往大教会的路上随口问道。
  「嗯……从大局层面来说我们是从属于神界的,但是也没有严格的规定说我们不能接触魔界的女魔,所以其实也是中立的。」

  「索取精液的女魔呀……按这个世界的概念看来其实除了神界以外的女性都可以算为女魔了吧,只不过意识形态的不同把不受管制的群体抽离出去换了一个名字罢了。」

  「你在说什么呀,女魔是由种种原因形成的榨汁机而已,对她们来说性爱这种行为就像是野兽一样通过猎捕食物来使自己变强,比起守序的族群来说你这样太失礼了。」

  「她们不就是真正追求女性自由权利,勇敢打破陈规实现自我的新时代女权斗士吗?!」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只不过隐隐约约感觉你继续说下去我们吃枣药丸。」

  「咳……总而言之无论在哪里的人类都喜欢建立规则将自己束缚起来是吧。」
  「不是哦,能制度规则的只有女神而已,传说中的女神建立这个世界后定下了绝对的十二条约,人类的一切规则也是建立在这之上的。」

  「十二条约?具体呢?」

  「不知道……精灵即使不知道也没关系呢。」

  「我们是无管理的状态哟,因为我们精灵的形象一向都是纯洁善良友爱的,而我们的女王更是如此,相当的和谐自由呢~ 」

  「即使是异世界也遍布了共产……到了。」说话间我就已经来到大教会的门口,这个大可真不是虚写的,一栋气派恢宏的建筑耸立在我的眼前,每一个湛蓝色的楼顶上都树立着一面精致的旗帜。

  至于为什么来这里,终究是因为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去到餐馆时才发现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赊账赊一只妖精人家还嫌留不住,只能沦落到去教堂要饭了……那里好人应该会多一点。

  本来想去打工的,但其实这里的人情还是挺冷漠的,至少是在城里的商户们对外来者都抱着刻意的警戒态度让人相当不舒服,也有可能是他们觉得身无分文的我是难民吧。

  我走上前去,偌大的教堂门紧紧关闭着,门上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神圣威压感,我敲了敲门,心下也在计量着等下要如何优雅的要饭,说起来为我准备这套衣服的人怎么就不知道顺便放点钱进来呢。

  等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光从这一点就知道来的应该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小女孩。门打开了,一位金发修女站在了我的眼前,一身朴素的黑白修女服,丰满的胸部包裹在衣服里作为展台将信仰的项链承托起,长得相当清秀可爱,碧蓝色的眼眸映出困惑的眼神,轻声询问出我为什么而来。

  「请问您有什么事呢?」

  一时间我竟愣住了,大概是从来没有被如此纯澈的眼神注视过吧,又或是还没想好应该说什么。

  「那个……请问您……」

  「啊,抱歉,失礼了,我是途经这里的旅人,在路上遇到了魔物的袭击,不得已之下只能来这里寻找神诋的恩赐了……」

  「原来如此,那可真是不幸。虽然我们的教堂并不能给予您一顿豪华的大餐,但提供足以让你渡过难关的食物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请进。」

  「感谢神与她忠实的仆人。」

  「真亏你能这样流利的瞎说呢,大骗子。」

  当我说完这段台词后,躲在我衣领后的妖精附在我耳边如此说道。

  我没有搭理她,追随着金发修女的脚步来到了一间小教堂里的后堂中。
  「请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稍后我就给你送来食物。」

  她对我这样说完就离开了,在此之中我四处看了看,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来到了主参拜室,没有什么人,整个教堂一片安静,大概人都在其他的礼拜堂吧,但总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就在我准备探索一番的时候,金发的修女端着一盘面包回来了。

  「您丢了什么东西吗?」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里好安静有些不适应而已。」

  「是吗?这说明您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暂时先住在这里。那么,有什么事再叫我,我就在后堂。」修女一边放下食物,一边行了个礼就离开了。

  居然沦落到这地步生活还真是艰辛,我漫不经心的拿起面包张口就吃,松软的口感蔓延在了我的齿间,带出那发酵后的麦香传递在舌尖,未知的佐料包裹在其中散发出一股清香席卷味蕾,真的是饥饿使味觉感官升级……

  谁曾料想,当我醒过来时就以跪姿被绑在了十字架上。

  我简直就像活在梦中一般,一直都在恍惚的间隙中徘徊,脸颊上的刺痛清晰的传递到了我的神经中。

  「醒过来了吗?托列亚的细作。」

  在我眼前的还是那个修女,但是却戴上了一张审判的口罩,戴上了一套皮革紧束的手套,仿佛接下来就要开始调教我一般,因为我的大腿并不是并拢着捆在十字柱上,而是被强制分开,股间的宝具在短裤中显而易见。

  「又是套路,现在我无论怎么说都是不可能安然无恙离开的了对吧?」
  「那是自然的,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而我,作为神法秩序的执行者,就是负责让罪人承认过错后忏悔。」

  「哼哼,你对多少人用这套说词了,很熟练呀……」

  「希望你接下来也能够这么闲情逸致的开玩笑呢。」她举起了手中的皮鞭,将皮鞭前段改的一块柔软的皮夹托在了我的蛋蛋下,戏谑的摩擦了起来,不可避免的,我有了感觉。

  顿时间就感觉眼前的她香气扑鼻,恍惚了起来。

  「果然呢,男人真是可悲,只要稍稍的给予了一点点刺激,不管什么情况都会……发情是吗?!」说着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她重重的挥动了手中的皮鞭拍在了我的睾丸上,霎时间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反映给我的身体,想让我通过喊叫来表达,可我却硬狠狠的咬住了牙齿,让自己一言未发以示抗争。

  「痛的话喊出来不就好了吗?还是说,你很中意这样的玩法呢?」说着她又从反方向来了一下,疼痛感均匀了起来反倒没有第一下来得刻骨,只是纯粹的痛觉传输,但这痛觉竟催促起了阴茎充血勃起起来。

  「看吧,你那身体下那肮脏的东西已经做出了最忠实的反映,哼……」她见起我不可抗力的模样就将皮鞭抵在了我的下巴,将我不屈的脸抬了起来,细细的端详着……

  「不错的表情,只不过不是我想要的,我更想要那种屈服的表情……啊啊……停不下来」她将脸靠的好近,将手贴在了我的脸上,那细嫩的皮肤不由得使我颤抖起来,仔细观看之下她的额头上已经有渗透出了细细的汗珠,感觉得到她的身体开始发热了。

  她稍微离开了我,兴奋的脱下了她的修女袍服,在她脱下的瞬间我似乎看到了有一丝热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我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就低头往下看,想知道她那被黑色短靴锁住的气味会是什么样的。

  她很快就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宛如君临一般的缓步走到我的面前,将穿着黑丝连裤袜的脚举在了我低着的头前用着冰凉的声音绝对命令的语气对我说:「脱下来。」

  现在抵抗又能怎么样呢?我的心中不由得冒出一个这样的想法来,似乎每一次都是凭借着最后那一点点运气逃脱,这样的话……这样的话……即使努力又有什么用?……

  一时间,双目散光,我慢慢的张开了嘴,从鞋带,到鞋尖,一步步顺从的脱下了她的靴子,度过了那皮革味的洗礼后我的脸上触碰到了她的足息……

  「这根粗糙又丑陋的东西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屈辱却对此感到兴奋?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说着一皮鞭狠狠的打到了我的阴茎上,爽翻了!

  「哼,对于这样下流的物体就用我的脚来帮你净化吧。」说着她将脚掌盖在了我赤红的浅阴茎筋膜上,真的在用磨砂的方式刺激着我……

  她的不均匀施力很快的就传感到了我的阴茎背深静脉,传递到了海绵体化为快感,让人气喘吁吁,她的脚底顺着我的阴茎背浅静脉直接滑到了根部,柔嫩的前脚掌紧贴海绵体白膜,几根修长的脚趾一齐曲指,一股精液就被带了出来。
  「啊……」这没出息的下体带来的快感令人情不自禁的破音了……

  「哎呀呀,怎么快就起效果了吗,真的是无可救药的人呢……」说话间,她的脚慢慢的移动到了我的脸上,用脚尖抬起我的头,用仿佛看弃犬的眼神看着我。
  被她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的脸也不由得羞红了起来,毕竟被一个可爱的女生全方面的看着自己羞耻的方方面面也难免会这样……

  「现在才觉得害羞吗?总感觉缺少了什么……啊,是吗……哼,原来我的身体里也追求着堕落的快感吗?」她撕开了下身的裙摆,暴露出了底下的黑纱连裤袜以及里面已经湿润的亚麻色斑点内裤。

  金发修女深深的呼着气,似乎又是在抑制着什么一样,我抬起头来,接触到她的目光以前我看到的是她那半面罩缝隙里正在狞笑的嘴唇,她轻走一步来在我的面前,她那冒着热气的蜜穴离我的脸只有丝毫之隔,奇妙的蜜汁使我即使看不到里面也感受的到在这两个贴身内衣的底下是有着怎样泛滥的景象。

  「呼……呼……张开嘴,对于欲望的深渊你必然也是无比熟悉吧……哈……」我当然不会就这么任其摆布,别过头索性不去看她,虽然她身上也不是没有我喜欢的部分,可是我讨厌被人随意安上罪名然后把我批判一番。

  但她本来也就没有打算让我做决定,伸出一只葱白如玉的手来掐着我的脸打开了我的嘴,强制的贴了上来,她的下面没有一丝腥臭,满满的都是甜蜜的芳香,这样的汁液流入我的口中,使我的舌头不自觉的就像去寻找气味的来源,可其实我也就只能吸食到她的底裤而已。

  「啊……仔细看看、呼、你这张脸还是相当可爱的不是吗,差、差一点点就是我喜欢的类型了,只要……啊啊啊、去了去了、啊!」就在她差点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时她在我俊俏的脸上高潮了。

  我在她胯下的喘息,吸吮仿佛都刺激到了她的敏感带,她摘下了面罩,用着潮红的美丽脸颊看着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挥舞着双手缓缓上升,一粒粒柔光聚集起来,她将两只手并拢,捧着那些白色的光辉来到我的头顶,倾注倒下,被这些光芒笼罩的我只感觉到了一点一滴的温暖在洗刷着我,全身都灌注着一种懒洋洋的舒畅,在此之中,时间仿佛过得很慢……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度睁开眼时,自己已经不在那个教堂之中了,躺在一顶洁白的大床上,迷茫大看了一眼四周,嗯……一个颇有装潢的卧室。

  我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变短了许多,股间还有一阵阵来自蛋蛋的痛觉残留,自己的手也变得好小,花费了一番力气来到卧室中的一面镜子前,我变成小孩子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