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住我楼下的美艳少妇】(04-05)作者:abc641282027
【住我楼下的美艳少妇】(04-05)作者:abc641282027
字数:15518


  第四章
  
  休息好了后,张艳艳把买回来的情趣衣服放进洗衣机里后,就去做饭了。我嫌的无聊,就跑去厨房,在她身后玩着她的臀部。我抱怨的说:「艳姨,好无聊啊。
  
  张艳艳扭头我和亲吻了一下说:「友臣,那你要做什么才会觉得不无聊呀?」  
  「玩你。」我的手往下伸去,揉她的阴部。
  
  张艳艳非但没有躲避,反而翘着臀部配合的说:「那友臣就玩艳姨的身体好了,艳姨都已经是你的了,难倒你有什么不可以做的吗?
  
  「艳姨,你真好。」我蹲下身去,观察者张艳艳的臀部,张艳艳的臀部上的肉很紧凑,所以并不大,雪白而无瑕疵。我伸手弹了一下,臀部上的肉,像粉嫩的豆腐似得。我掰开她的臀瓣,粉嫩的菊花暴露出来,它收缩了一下。
  
  张艳艳转过头来说:「友臣,你看艳姨的皮屁眼做什么,那里很脏。
  
  我用食指戳了下她的菊花,张艳艳紧张的收缩了,我的食指头都被吸进去了。张艳艳忙放松开了。我说:「艳姨,你的屁眼还很粉嫩呢,以后我也要玩玩它。
  
  「不可以。」张艳艳担忧的说:「友臣,艳姨的身体随便你玩,但就是那里不可以,那里是做什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解释说:「艳姨,这就是你无知了吧,欧美黄片里尽用男根干女人的这里。回头我找几部给你看看。
  
  「好呀,我都没看过那些呢。」张艳艳说:「友臣,你动作轻点,艳姨还要做饭呢。
  
  我点点头,放开她的臀部,用手去瓣开她的大阴唇,里面淫液都把小阴唇给淹没了,我伸出舌头刚舔了一下,张艳艳嗯咛一声,抗议道:「好痒哦。
  
  「那我们干一下?」我说。
  
  张艳艳想了一下说:「那样就做不成饭了。
  
  我站起身,抱着她细腰,把男根顶在她的阴道口:「那我就插着不动。」  
  张艳艳娇笑点头:「那行吧。
  
  我把男根插进去大半截,张艳艳的阴道里收缩后又放开,她提醒说:「你真的不许动哦,不然我就做不了饭。
  
  我点点头,把男根插在她的阴道里一动不动,她往哪动,我就跟着移动。好一会儿后,张艳艳吃不消的说:「友臣,你这样让艳姨好难受,要不你干一次吧,干完了,我也做自己的事。
  
  反正天天都能在一起,我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就把男根拔出来说:「艳姨,你做饭吧,我不打扰你了。
  
  「坏小子,把人家搞痒了又不干,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张艳艳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踢了我一下。
  
  我回到客厅打开了电视。吃过晚饭后,张艳艳说想要出去转一转。
  
  我不无担忧的说:「艳姨,我们两个适合一块出去吗?
  
  张艳艳不以为然的说:「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家那位回不来了,我们谁都不用怕。说吧,希望艳姨出去的时候穿什么衣服?
  
  我跑去房间打开衣柜,张艳艳把那些情趣都挂在衣柜里了。我拿了件抹胸的胸罩和雪纺衫,还有一条短裙和吊带丝袜。
  
  为了给我惊艳,张艳艳就没有当着我的面穿上。她穿好以后,站到我面前,很是难为情的说:「友臣,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呀,很容易走光的。而且你都不让艳姨穿内裤。
  
  我打量着她的衣着,大胸被包了个严实,只能看见一点抹胸的蕾丝花边,下边的短裙还不到膝盖,刚刚遮住了吊带丝袜的边缘。一双大长在吊带丝袜的包裹下,看的人转不开眼睛。以前在外边看到穿着黑色丝袜的女人,裤裆里都会起反应,这会让自己的女人穿着让我随便看,心里别提多满足了。
  
  我把张艳艳的短裙裙摆提了起来,张艳艳说:「你看吧,裙子稍微往上,吊带就露出来了,难倒你想让别人看到艳姨穿成这样啊。
  
  我继续打量她的裙里春光,连接吊带的裤带前面有一片镂空,刚刚好把阴毛的部分遮挡住了,因为张艳艳有着天生的腿缝,低头一瞧完全看得到鼓鼓的阴部。
  
  我瞧完了,抬起头说:「艳姨,没事的,别人看不到什么。我让你穿上抹胸胸罩,不就是怕走光么。
  
  「那好吧。」张艳艳不是太情愿的答应了。
  
  我牵着她的手一起出门,到了楼下就撒开了。两个人并排而行。张艳艳走的小心翼翼,不时的用手抹一下短裙裙摆。这个女人虽然风骚放浪,但廉耻心还是蛮强的。
  
  我们沿着街区逛了一会儿,一路上张艳艳收获了许多的爱慕眼光。
  
  走到人多的地方,我凑在她耳边说:「艳姨,光着下面出门,感觉刺激吗?  
  「讨厌。」张艳艳打了我一下:「下面凉凉的,你真是坏死了,被那么多人看着,我下面都好湿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好吧。」我也很想干她一次了。
  
  没走几步,手机就响了。是朋友打来的,喊我去唱歌。我告诉他自己身边带了人。他还是让我去,说今天不叫陪酒小姐了,每个人都是自己带的女人,但都不是自己的女朋友,问我这边有没问题。
  
  听他这么说,我就彻底放心了。挂了电话把事跟张艳艳说了。张艳艳说:「他们都认识我吗,别回头我们那一片都知道了。
  
  「不会的,他们都住的远。」这可是实情。
  
  「张艳艳这才答应了。我们打车去了他们说的KTV,进去后果然看到每个人身边都坐了一个女人,有一个女的,穿着低胸,那奶子都露出来了大半,靠在一个朋友肩上,无线亲密的样子。还有一个女的,一看就比我那位朋友大了好几岁。
  
  」友臣来了啊,快坐吧。「一个朋友走上来热情的说,他看了眼张艳艳后说:」这位是嫂子吧。「」我是他表姐。「张艳艳赶紧解释道。
  
  朋友哈哈大笑,指着在座的几个女人说:」这几个都是我们表姐。「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我拉着张艳艳坐下后,在她耳边说:」艳姨,别害怕,他们几个的关系都不正常,你看那个女的比你小不了多少。我们都是打游戏认识的,大家多数时候都呆在家里,不会出去说什么。「」我看出来了。「张艳艳说。  
  我去敬了一圈酒回来,刚在张艳艳身边坐下,她拉了下我的衣袖,指着坐在右边沙发上的人说:」你看他们两个,太大胆了吧,男的都把手伸到女的衣服里去了。「」你别别人。「我把她的脸转了回来。
  
  后来张艳艳去唱了两首歌,一个朋友上去敬了一杯酒,拉她合唱一首。陪他的那个女人就坐到我身边来了。她穿着夜店装,从头到尾的蕾丝镂空,但里面穿了内衬,胸部能看到一半,下身刚好把臀部给遮住了,其余地方都清晰的能看见光滑的玉肌。
  
  简单的聊了几句后,她拿出手机要跟我互加陌陌号,我说自己没有,她又问微信号。加了后,她说:」我叫莹然,以后多联系哦。「我点点头,跟她喝了一杯酒。她还要说点别的什么时,张艳艳回来了。那女的知趣的走开了。
  
  张艳艳拧了我一下,生气的说:」赵友臣,你什么意思呀,我还在这儿呢,你还勾搭别的女人。「」她主动的……「我解释说。
  
  张艳艳又拧:」那也不行,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理了。「」我不搭理她就是了。「我搂住张艳艳的细腰,另一只手在她的大胸上一抹而过。
  
  张艳艳把全场打量了一边,跟我说:」友臣,这些女人怎么那么风骚呀,穿的也太暴露了。跟她们比起来,我这样算是保守了。「我笑道:」可她们都穿了内裤的哦。
  
  」讨厌。「张艳艳推搡我:」还不都是你啦,不让人家穿内裤,腿上都有点淫水了。「」那我给你擦。「说着,我扬起身抽了两张纸,手就往张艳艳的短裙里钻。
  
  张艳艳从外面按住,羞涩的朝我使眼神。我说:」没事的,大家都各玩各的,你别怕。「张艳艳便侧了个身,面对着我,以便不让别人看出来。我的手一直摩挲到她的大腿根部,才擦掉了上面的淫液。
  
  」擦完了赶紧拿出来。「张艳艳提醒。
  
  我抽出手,让张艳艳坐到我身上。她又把其他人看了一遍,才迟疑的往我身上做。我一只手搂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再次伸进她的短裙里,张艳艳直摇头,但我没搭理她,手一直处到她的阴部处。摸了大阴唇,我又把手指戳进里面去,小阴唇里面湿润而温暖。
  
  」嗯……你弄的艳姨好痒。「张艳艳颦眉撒娇:」友臣,你别在这儿弄好不好,一会儿艳姨忍不住了,可怎么办。「我朝洗手间瞟了下眼睛,张艳艳拍打我。忽然她又张过头,面露惊讶之色,小声的说:」友臣,有两个人一起进洗手间了,该不会是去那种事了吧。「」有可能。「我的手指往她阴道里进去了一截,阴道里的全是软软的肉。张艳艳嗯了一声,抱着我脖子,低着头,生怕别人看出什么来。
  
  这时候,一个朋友做了个嘘的手势,其他人都会意的点点头,他把电视按了暂停,顿时包间里悄无声息。他走到厕所门口,对里面说:」马洋,路线出了点问题,我们去隔壁唱歌了,你上完厕所就过来啊。「」行,你们去吧。「里面回答道。
  
  其他人都小心翼翼的走到洗手间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全神贯注。我把手指从张艳艳的阴道里面拿出来,问道:」我们也去听听。「」讨厌,我才不去。「张艳艳不耐烦的说:」友臣,我们回去吧,这玩没意思。「」再玩一会儿,我上次就先跑了。「我可不想回头被他们围攻。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厕所里面就传出来了呻吟声,美妙的如同音乐。里面声音越来越大,像是在喊一样。里面声音戛然而止的时候,组织偷听的那个朋友立马跑回来恢复了电视的播放,并对大家伸出了三个手指。意思就是说才三分钟。  
  在厕所里的那两人出来后,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嚷着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闹来闹去,他提出了一个十分大胆而过分的要求,要让组织偷听的那位朋友在包厢里和他带来的女人表演性爱。那位朋友求饶再三,换来的却是其他人的起哄,任凭他找借口,都被回绝了回去。最后经过协商,派了两个人去门口挡着门,他们无可奈何只能来一场直播了。那女人脱了内裤,直接坐到了电视旁边的柜台上,我那位朋友也不含糊,解开裤子,就凑了上去,两个人激吻的时候,其他人就在旁边叫好,好在音乐放的够大声,外边听不到什么动静。
  
  那位朋友托起她的臀部,那女的搂住她的脖子,两个人就耸动了起来。其他人看的不亦乐乎。
  
  」他们玩的真大胆,我们可别去招惹他们。「张艳艳害怕的说。
  
  我点点头,专心致志的看着现场直播。那位朋友估计是感觉到了位,也不顾这是什么场合了,把那女人的衣服给扒开,露出了胸罩,那女人也是够风骚的,穿的是那种路乳头的情趣胸罩,乳头上打了一个结。
  
  尺度大了,看直播的人叫的更欢了。在柜台上干累了后,朋友就把那女人抱到沙发上,接着继续干,女人主动解开乳头上的胸罩结,胸罩就自行分开了,一对饱满的胸完全露了出来,她自己抓住一个,朋友抓住一个,两人继续猛劲的下力气。但每过几分钟也就完事了。朋友趴在那女人身上气喘吁吁。那女人一点都不客气,一脚把朋友踹地下去了。其他人一起拍手叫好。
  
  那女的意犹未尽,喊道:」你们还有想上我的没?「大家面面相觑,朋友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一边沙发上坐下,指着那女人说:」你们上个厉害的,帮我好好治治她。「其他朋友都跃跃欲试,但身边都有女人,没一个真敢上前的。张艳艳拽着我说:」友臣,我们走吧。「我也害怕他们尺度继续大下去,跟着她一起离开。上了出租车后,张艳艳还捂着胸口,看来她真是被KTV里面的激情给吓到了。
  
  到家后,张艳艳对抱怨的说:」友臣,下次我可不去跟你那班朋友一起玩了,他们太放得开了吧。「我挺意外的说:」我也没想到他们那么大胆,那好歹是公共场合啊。「」就是呀。我觉得两个人私下怎么玩都行,但在外面太过分了,搞不好要出事的。「张艳艳倒了杯水给我。
  
  我认同的点点头:」不过也挺刺激的啊。还好没把我们两个牵连上。「」别说他们了。「张艳艳脱掉高跟鞋:」友臣,我去洗澡了哦。「走出两步,她有转过身来说:」小老公,要不我们一起洗吧。「我站起身走到她旁边,顺手搂着她纤腰:」艳姨,你对我的称呼能不能统一一下啊?「张艳艳想了想说:」那我们亲密一点,我以后都叫你小老公好不好。「」准了。「我捏了下她的臀部:」走,我们一起去洗澡。「进了洗澡间,两个人很快就把衣服脱光了。张艳艳摸着自己阴部说:」小老公,艳姨下面有好多淫水的残迹哦,都怪你,在那种场合,还玩人家的骚逼。「我从后面伸手握住张艳艳的一只大胸,从镜子里看张艳艳的大胸就像一座挺拔的小山峰一样,雪白无瑕,凝脂细腻,摸上去都打滑。我说:」艳姨,那我现在可以玩你了吧。「」现在当然可以了。「张艳艳弄着头发:」只要是在家里,想怎么玩艳姨都可以。
  
  我抬起张艳艳的大胸,抖了两下,大胸就自己颤动了起来。乳头像会说话的眼睛一样的显目。
  
  张艳艳弄完了头发说:「别看艳姨的这对大胸好看,但对艳姨自己来说就是个负担。尽让你们男人得了好处。
  
  我抚摸着大胸上说:「我一定会好好疼爱艳姨你这对大胸的。
  
  「行了,我们先洗澡吧。」张艳艳拿开我手说。
  
  她拿下喷头说:「小老公,你是男人,让艳姨先给你洗吧。
  
  「那有劳了。」我说。
  
  张艳艳亲了我一口,接着就细致的帮我洗澡。她给我洗男根的时候,我要求说:「艳姨,你给我吃一下吧。
  
  张艳艳丢开喷头,抓住我的男根,脑袋凑近,慢腾腾的把男根喂进了嘴里,那一刻像有一股电流穿过了周身。张艳艳含住半截,唆了几口,吐掉了,颦眉说:「小老公,好难吃哦。
  
  我笑道:「适应一下不就好了,一会儿我吃艳姨的骚逼。
  
  「那好吧,你个坏小子。」张艳艳闭上眼睛再次把男根喂进了嘴里。因为没有经验,她的牙齿好几次都刮到了我的男根。我忍着没说出声。张艳艳见我挺享受的,也就坚持着吃,嘴巴累了,就休息片刻。
  
  好一会儿后,她吐出来媚态的说:「小老公,艳姨想要了,你干艳姨吧。  
  发弓没有回头箭,我这也停不下来了。我让她站起来,面对着镜子,翘着臀部。我把男根一插进张艳艳的阴道里,她就动情的呻吟了起来:「对……嗯……艳姨要的就是这个感觉……艳姨的骚逼好痒……小老公好好的给我止止痒……嗯。
  
  我看着镜子里的张艳艳,一只手勾着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在她的大胸上游走,打湿后更加光滑,几乎都抓不住。我的男根每往张艳艳的阴道插一下,她的大胸就灵活的前后摇摆一下。
  
  张艳艳呻吟的更欢了:「嗯……嗯……小老公好棒哦……艳姨的骚逼好爽……你使劲干艳姨……你干死艳姨吧……艳姨求你了……哦
  
  我捏着张艳艳的下巴,让她看着镜子的自己:「艳姨,看看你自己的样子,真是够骚的,是不是每天都欠我干啊。
  
  「嗯……是的……艳姨的骚逼欠小老公干……艳姨永远都是你的女人……哦……舒服……小老公……艳姨的骚逼里是不是很滑……艳姨都感觉到淫水流到大腿上了……小老公……别捏艳姨的下巴了……艳姨会乖乖的看着镜子里……被小老公干的骚样……嗯……小老公……摸艳姨的胸……你用力捏艳姨的大胸吧……艳姨不怕疼的。
  
  我把手放回到张艳艳的大胸上,真用上了劲的揉捏,可惜太光滑了,搞不好她就自己逃开了。为了不影响男根跟阴道的结合,我只能放弃揉捏她的大胸了,转而把手放到她的阴部上,摸到阴蒂,刺激那颗小豆豆。
  
  「艳姨,换个动作。」我停了下来,顺便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
  
  张艳艳转过身,手指从我胸膛上划过:「小老公,你想怎么做嘛。
  
  我把洗手间的环境观察了一边,失望的摇头:「我们还是赶快洗完了澡出去做吧。
  
  「讨厌,人家正爽呢。」张艳艳不无难受的说。
  
  见她这样,我就想逗逗她。拿下喷头往她身上喷水,水珠落到她身上,就顺着玉肌原样不动的滑了下去。我觉得挺有意思,就故意把水往她胸上喷,水珠全部都从她的大胸上滑落,有的顺着大胸边缘滑过纤腰,落到胴部,有的从大胸上直接坠落到地面,还有几个好运气的直接滚落到乳头上,挂在上面,让乳头看上去有些朦胧。
  
  「别玩了。」张艳艳着急的说:「小老公,你快给人家洗嘛,艳姨的骚逼还需要你呢。
  
  我玩够了,也就不闹了,干净利索的帮她洗好了身子。
  
  一出洗手间,张艳艳就拉着我往房间走。我把张艳艳扑倒在床上,她猴急的按着我的屁股往她阴部上顶。我的男根一触上去,就感到张艳艳湿乎乎的阴道口像张小嘴一样,一吮一吮的咬着我的龟头,想把男根吸进去。
  
  我往里面一挺,调戏道:「艳姨,你就这么着急啊?
  
  张艳艳手指放到嘴边,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大胸:「小老公……快干艳姨……艳姨的骚逼太想要了……嗯……又舒服了……小老公……再猛点……别逗艳姨好不好。
  
  我把她的一双大长腿抬起来,扛在自己肩上,看着男根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张艳艳的淫液像是在抽插中被摩擦出来的,慢慢的往外渗,把阴部那一片都糊住了。
  
  张艳艳问道:「小老公,艳姨的骚逼漂亮吗?
  
  「当然漂亮了,艳姨,看着你的骚逼插你真爽快。」我得意的说,说着猛的往里插了一竿子。
  
  张艳艳大叫一声:「小……嗯……老公……好坏……你又插到艳姨的子宫口了……不过感觉特别好……再来一次……艳姨要爽……嗯……哦……使劲干艳姨……艳姨的骚逼最骚了……骚逼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哦……小老公太棒……了……艳姨用骚逼夹你的男根……让小老公跟艳姨一起爽。
  
  「你这个欠操的淫荡寡妇,看我不干死你。」插的太爽,我也配合起来了她的胡言乱语。但不再看着她的阴部了,而是抱着她的大腿,猛劲的往阴道里抽插。
  
  「爽……好爽……」张艳艳双手抓着床单,目光不定的望着天花板,完全沉浸在性爱的欢愉之中:「小老公……人家是淫荡……但人家不是寡妇嘛……艳姨的骚逼给你日……艳姨是你的女人了……哦……骚逼……好麻哦……艳姨太爱你了……艳姨的骚逼要每天都这么舒服……嗯……猛劲的的操我……艳姨的骚逼就是给小老公长的……嗯……只有小老公才可以干艳姨的骚逼。
  
  张雪艳的大胸在身上晃来荡去,把周边的肌肤都打红了,我丢下她的大长腿,扑到她身上,捧住她的一对大胸。张艳艳见我放慢了动作,急的娇嗔:「小老公,你别停嘛。艳姨要你一直猛劲的干艳姨,你让艳姨爽死好不好。
  
  我说:「艳姨,你的胸都伤到了,我给你捧住。
  
  张艳艳摇头,毫不在乎的说:「小老公,你别管它,艳姨的大胸没事,就是骚逼好痒哦,你狠狠的干艳姨的骚逼就好了。
  
  我在艳姨臀部侧边打了一下,骂道:「你这个荡妇,真是骚的太厉害了。  
  「艳姨最骚了,艳姨不骚能让你干么。」张艳艳自己在下面动了起来。  
  她这个动作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说:「艳姨,要不你在上面来吧。
  
  「好呀,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张艳艳立马点头答应。
  
  我刚一让开,她就爬起身来,把我推倒,手扶着男根,往自己的骚逼里塞了进去。我举起手撑着她的双手,好让她能安稳的起落。张艳艳摆好了动作,就一上一下的干了起来,长发都把容颜给盖住了。大胸在身上胡乱的跳动。呻吟则更加放荡了:「嗯……嗯……哦……好爽哦……小老公的鸡巴全部进艳姨的骚逼里面去了……嗯……艳姨这个骚货……就是欠男根干……」张艳艳的呼吸越来越浓厚,仰起头,恨不得把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做爱,嘴里只能发出嗯啊哦的呻吟了。  
  忽然,她夹紧双腿,痛苦的对我说:「小老公,我要到了,你快上来猛干我一阵好不好。
  
  我反身将她推倒,把她的大长腿抱在身前,用冲刺的速度抽插。
  
  「嗯……嗯……小老公……嗯……快给艳姨……哦……艳姨……要高潮……嗯……太……爽……爽了……干死我了
  
  张艳艳抓着床单的手都冒出了经脉,发丝乱成了一片,大胸比任何时候都要挺拔。两个人也都是一身汗水了。
  
  我把男根从她身体里拿出来,躺倒了另一边。喘了一会儿气,张艳艳抓住我的一只手,欢快的说:「小老公,这次好爽哦,比之前几次都要爽,你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艳姨肯定会死在你手里的。
  
  我开玩笑的说:「那好啊,等我们干够了,我们就一起欢乐死。
  
  「好呀,那样你的男根就会一直插在我的骚逼里了,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张艳艳笑着说。
  
  逗笑完了,我们两个都翻身相拥在一起,但身上都汗糊糊的,不是很好受,而且我感到男根上面那一块都黏糊糊的,有点凉。
  
  休息好了后,我们又一块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张艳艳问道:「小老公,睡觉的时候,你是希望艳姨穿着衣服呢,还是这样光光的,让你想摸哪里就摸哪里呢?
  
  我想了片刻说:「还是穿个睡裙吧,情趣晚上就不要穿了。你去穿一件透明点的。
  
  张艳艳打开衣柜,挑选一番后,拿了一件红色近乎透明的睡裙,穿上后,发现这睡裙的胸部太低了,刚好裹到乳头,大部分都露在外面,下面也比之前的那几件要短,只包裹了半个臀部。我看了不是太满意,让她穿一条开档的短裤。穿好以后,张艳艳就上床把自己塞进了我怀里。
  
  早上醒来,张艳艳说自己饿了,跑去拿了两瓶酸奶。我提议两个人相互喝到嘴里后喂对方喝。
  
  「小老公,好主意。」张艳艳赞许的说。
  
  我掏出她的一个大胸,一边摸着,一边和她相互用嘴巴喂对方喝酸奶,每一口都伴随着嘴唇的纠缠和舌头的缠绕。后来索性放弃为酸奶了,直接抱在一起激  
  「笃笃笃……」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我和张艳艳赶紧分开,面面相觑,毕竟是偷情,我害怕的说:「艳姨,会是谁呢?
  
  张艳艳比我镇定一些,她说:「柳峥都失踪了,别人我们怕什么呢。不过我们也不能被别人发现是吧。你就藏在屋里,我出去看看。
  
  张艳艳穿上了一件长裙,关上房门就出去了。
  
  我跑过去把耳朵贴在门上凝听,外面很快就传来了声音。
  
  「艳艳,这么早来打扰你,不好意思啊。」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丁哥,你怎么过来了。」张艳艳的声音有些犯怯。
  
  「都出了那么大的事,我能不过来吗?」那人说。
  
  我一直听他们聊天,从聊天中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那个姓丁的是批发公司的老总,一直管给张艳艳他们店里发货。这次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知道柳峥死了,是过来慰问的。但话里词间,我听得明白,他是来打坏主意的。  
  「丁哥,你要是没别的事的话,就回去吧。我马上要出去一趟。」张艳艳下了逐客令。
  
  「艳艳,我还是跟你直说了吧。」姓丁的说:「你老公八成是回不来了,我呢,也一直是一个人,所以我希望从今往后我能够来照顾你。你一个女人看着这么个小店,赚不到钱,还要付那么贵的房租,太苦了你了
  
  不等他说完,张艳艳就打断他说:「丁哥,你跟柳峥可是朋友,可别这么说。你还是快走吧,我真的要出门了。
  
  「艳艳,我不会逼你的,你好好想想吧,我改天再来看你。」姓丁的说。  
  见他要走了,我也松了一口大气。可数秒后情况却急转直下,张艳艳喊了起来:「丁哥,你别呀,不行,你快放开我。」
  
  「艳艳,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可一直都没机会。现在总算熬到柳峥那个王八蛋死了,我可得好好爱你。」伴随着说话声,还有大动静。


  第五章
  
  我就担心会发生这种意外情况,所以早就有了打算。我从容的打开门,大声说道:「艳姨,电脑我帮你修好了。」
  
  抱住张艳艳想要非礼的丁某,吓的赶紧放开了她。张艳艳惊恐的神情也安定了下来,她赶紧走到我身边说:「修好了啊,谢谢你哦。」
  
  丁某抓起自己的包,就往外面走:「艳艳,我先走了啊。」
  
  丁某走了后,我过去关上门。回头张艳艳就趴在我肩上啜泣。我搂着她安抚说:「艳姨,别怕。只要有我在,是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嗯。」张艳艳放开我,抹去眼泪,拉住我手说:「友臣,艳姨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每天都让艳姨过的那么开心,艳姨只想把身体给你,你一定要时刻保护着艳姨哦。」
  
  我狠狠的点头,心里很温暖。要不是已经产生了感情,我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会这么稳固的。但我转念一下,那家伙应该很有钱,这一次没得手,下次肯定会来,张艳艳现在无依无靠的,难保经不住物质的诱惑。心里有了这层担忧,我可不敢怠慢了,赶紧说:「艳姨,你现在店里缺钱吗?」
  
  张艳艳点头:「有点,还欠丁总好几万的货款呢。其实外人都以为这些年我们存了不少钱,但他们哪知道,柳峥是个赌鬼呢,他每次都是晚上出去堵,在一个大酒店里,每次都要输很多钱,就没怎么赢过。我还不敢说他,一说就打我。」
  
  「那你家现在一共欠别人多少钱啊?」我真怕欠的太多,自己存的那点钱不够堵的。
  
  「也没太多,就六万多吧,还有些零散的帐。」张艳艳说。
  
  「你等我一下。」我转身往自己家里跑。
  
  我拿了自己的银行卡,跑回到她家里,直接把她交给她:「艳艳,我这卡里有七万块钱,你拿去还给那些人吧。」
  
  「你哪来那么多钱,我也不能要你的钱啊,你这钱该留着以后娶媳妇用呢。」张艳艳推回来。
  
  我塞到她手里:「艳姨,你说什么呢,我都有你了,还娶什么媳妇呀。艳姨这些钱都是我打游戏挣的,没花完,另一张卡里还有点。你快拿去还账。」  
  「友臣。」张艳艳感动的眼眶都泛红了:「谢谢你,今天你陪我一块去吧,我把欠上的钱都还了,以后艳姨就不会被那些人打扰了,艳姨要完全的之属于你一个人。」
  
  我开心的点点头,抱住她就是一阵猛亲。张艳艳跟我激吻过后,开心的说:「小老公,我去换衣服,一会儿我们一块出去。对了,今天你想我怎么穿呢。」  
  我把张艳艳拉进房间,让她里面穿了一件连体情趣丝袜,上身部分,是黑丝镂空,下面部分是网袜,只有裆部处是开档的。
  
  张艳艳娇羞的说:「小老公,你太坏了,总是让艳姨的骚逼露在外面,一碰她艳姨的淫水就留个不停。」
  
  我说:「那要不穿个内裤?」
  
  「才不要了呢。」张艳艳说:「你让艳姨怎么穿,艳姨就怎么穿。对了,外面怎么穿呢。」
  
  「穿保守点吧,别让他们又打歪心思。」我说。
  
  张艳艳就拿了以前的衣服穿在外面,一点都看不出变化来。我跟着她跑了一个上午,把帐还完后,我们在外面吃了午饭才回家。下午她去看她的店,我回家打了一下午的游戏。但不可能时刻见到张艳艳,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晚上见面后,我就把自己的心里想法说了。
  
  张艳艳脱掉穿在外面的保守衣服,拿只剩下穿着情趣连体丝袜的美妙肉体贴过来:「小老公,艳姨也想时时刻刻的跟你黏在一起呢,可艳姨总不能不开店了吧。要不我们想个可以让我们时刻呆在一起的办法吧。」
  
  「你有主意没?」我一时还没想到辙。
  
  张艳艳把手指放在下嘴唇上,偏头想了一会儿后,眉笑颜开:「小老公,我有办法了。今天你不是给了我钱么,我就跟外面说,你在我店里入股了,我一个人看不过来,以后你就可以随时去我店里呆着了。你在的话,那些人也不会赖在那里很久。」
  
  我赞同的点头:「这个主意还不错。」
  
  张艳艳搂住我脖子撒娇:「小老公,你可是一天都没有干艳姨的骚逼了哦,难道你就不想干艳姨吗?」
  
  「当然想了。」我搂过她的纤腰,衔住了她的嘴唇。
  
  亲吻了一阵,张艳艳坐到沙发上,把大长腿放到茶几上,露着阴部说:「小老公,你来看呀,艳姨的骚逼今天又流了好多淫水,搞的大腿和丝袜上面都是。下午要不是走不开,我真想跑上楼去,让你干一次艳姨的骚逼。」
  
  我坐到她旁边,搂着她玉肩说:「艳姨骚老婆,你这么风骚,以前是怎么忍住的啊。」
  
  张艳艳扑到我怀里:「讨厌,你都敢叫艳姨老婆了呀,还是骚老婆呢。」  
  「不可以吗?」我注视着她的眸子问。
  
  张艳艳眨眼:「当然可以了,艳姨就是小老公的老婆呀,你叫艳姨什么,艳姨都喜欢。」
  
  「那好,今晚我就好好干艳姨的骚逼。」我把她的乳头从连体丝袜镂空里拨弄出来,含在嘴里。张艳艳刚嗯咛了一声,电话就响了。挂了电话,她告诉我她的表姐马上要过来。
  
  张艳艳难过的说:「小老公,今晚你都干不成艳姨的骚逼了。」
  
  「那明天我们好好干。」我安抚说。
  
  张艳艳点点头,忽然笑着说:「小老公,我表姐也很漂亮哦,她看上去端庄,其实骚的比我还厉害。你要不要见一见呢,要是你喜欢她的话,我可以撮合一下哦。」
  
  「不见了。」我说:「艳姨,我心里可只有你一个人。」
  
  「小老公真好。」她挺着自己的大胸:「小老公乘我表姐没来之前,你快吃吃艳姨的乳头。」
  
  我埋下头去,捧着张艳艳的大胸,开始尽情的享受她的大胸。她表姐再次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就跑回家去了。第二天张艳艳发来短信后,我才去找她。张艳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看见我后,赶紧迎上来拥抱在一起,大胸在我胸膛上摩擦。
  
  「小老公,今天想让艳姨穿什么衣服呢,我换了衣服,我们一起去店里好不好?」张艳艳说。
  
  我让张艳艳直接穿了一件紧身的连体皮衣,不过这连体皮衣依然是情趣款的,阴部和胸部处各一条小拉链,胸部上的小拉链一拉开就可以直接摸到胸了,阴部的小拉链一拉开,自然直接露出阴部了,不过为了保护阴部和乳头,这两个重要部位都有一小块的内衬。
  
  穿好后,张艳艳拍手说:「太棒了,这衣服穿在身上一点都不露,但是这么谨慎,艳姨的胸型,细腰,大长腿还有臀部就完全看得出线条了。老公谢谢你送给我这么好看的衣服。」
  
  我对她的反应有点意外,毕竟这是要穿出去的啊。我便问道:「艳姨,这个可以穿去店里?」
  
  张艳艳没有觉得不妥,点头说:「当然可以了。现在又不是之前了。我们家那个不会回来了,艳姨要彻底的放开了做小老公的女人。再说了,我又没穿的很露,别人不会乱说什么的。」
  
  我搂住张艳艳的细腰说,走,艳姨我们去店里。
  
  打开了店门,我和张艳艳就在店里坐着,不时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充满了情义。
  
  艳艳,今天这么晚才开门啊。住这片的花花公子马文涛进来了,给我拿一包中华。
  
  张艳艳给他拿烟的时候,马文涛的眼睛在她身上扫来扫去,饶有趣味的说过,艳艳,自从柳峥走了以后,你越来越会穿衣服了啊,今天这皮衣把好身材都显露出来了。其实你早该这么穿了。你这么漂亮,不好好收拾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张艳艳把烟递给他,一本正经的回答说,我就随意穿的,你急着出门吧,慢走哦。
  
  马文涛讨了个没趣,只能悻悻的走了。
  
  我想到张艳艳曾经在日记里写的她考虑过马文涛的,心里就来气,过去把她裆部的小拉链拉开,手伸进去。张艳艳赶紧阻止我,害怕的说,小老公,不可以,被人看到就羞死了。
  
  我拿开她手,硬是把手伸了进去,捏着她的大阴唇说,艳姨,你这个淫荡的骚货,是不是想过让马文涛日你的骚逼。
  
  张艳艳摇头,委屈的说,小老公,艳姨没有,艳姨的骚逼只给你一个人干……嗯……你的手别进去了……艳姨又流淫水,你快拿出来嘛。
  
  我吧手拿出来后,命令说,你不许拉上小拉链,就把骚逼露在外面。
  
  张艳艳紧张的靠近柜台坐着,楚楚可怜的说,小老公,你为什么要这么惩罚艳姨呀,艳姨只属于你一个人,绝对不会让别的男人干的。
  
  我提醒道,那你日记里为什么写啊。
  
  张艳艳回忆了一下,恍然的说,小老公,你说的是那个呀。你误会艳姨了。艳姨不是想那些男人都来干艳姨的骚逼。当时我只是把那些对我有意思的男人都写了一遍。但艳姨重点考虑的是你。」
  
  见我一直没好脸色,张艳艳急的去把门给拉上了,回来坐到我身上求饶的说:「小老公,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艳姨现在已经是你的了呀,艳姨保证以后艳姨的身体都只属于你一个人。要不你现在惩罚下艳姨吧,就在这里干艳姨的骚逼好不好?」
  
  张艳艳搂着我脖子,大胸在我脸上蹭来蹭去,我分开腿,把她的大长腿分开一些,一只手托着她的臀部,一只手扣着她的阴部。调戏的说:「啊艳姨不要开店了?」
  
  「不着急。」张艳艳扭着细腰:「等小老公好好干过艳姨后,再开店。」  
  我收回手说:「算了,还是晚上再好好惩罚艳姨吧。我现在去把门打开。」  
  张艳艳在我脸上亲了两口:「谢谢小老公。」
  
  我一打开门,外面就传来了一声震耳的雷鸣,天色也黯淡了许多,我走到外面街道上,又是一阵雷鸣,有人在阳台上收衣服了,乌云飞滚,愈来愈暗。  
  「友臣,是不是要下雨了?」张艳艳问。
  
  我点点头,走回店里:「艳姨,估计是大雨。」
  
  「那你还不快进来啊。」张艳艳勾手指说。
  
  我们两个在柜台上并列坐着,一声紧似一声的雷鸣吓的人心惊胆战。
  
  「啊。」张艳艳吓的往我身上闪躲。
  
  「艳姨,你没事吧。」我安抚的说。
  
  张艳艳有些害怕的说:「当然了,这么利害的雷声,真不知道会下多大的雨呢。」
  
  话音一落,大雨就哗啦啦的落了下来,噼里啪啦的,没几分钟,一米来宽的街道上就成了一条小溪流。
  
  我靠近张艳艳,从皮衣外面摸着她的大胸,我说:「艳姨,估计下午不会来人了。我们亲热一点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张艳艳说:「偶尔还是会来人的,你别太过分就行。」
  
  说完,张艳艳双手放在柜台上,上半身趴在上面。我一只手拿在外面玩着手机,另一只手就拉开她胸部下的小拉链,把手伸进去摸她的大胸。光滑细腻的大胸,怎么摸都觉得不够。摸完了这一只,我就换到另一边坐着,摸另一个。  
  大雨一直在下,一个人也见不着。张艳艳忽然扭过头来说:「小老公,艳姨也想摸你的?」
  
  我哈哈一笑,张艳艳毫不客气的把手伸进我裤裆里摸着男根。这让我难受的不行,我把她胸部下的小拉链都拉上,手也转移到她的阴部处,湿乎乎的都把裆部里的皮衣内衬给打湿了。我逗趣说:「艳姨,幸好我没让你穿内裤,你这么容易湿,还不知道一天要换多少次呢。」
  
  「以前也没湿的这么厉害呀。」张艳艳颦眉,眼神有点动情了:「还不是都是跟了你这个小老公么,每天都把人家的骚逼干的那么爽,还不给内裤穿,骚逼不是被你玩,就是容易被裤子给摩擦道。想不出淫水都不行。」
  
  我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口,用食指的在门口抠挖着。张艳艳压抑的嗯嗯了两声说:「小老公,你快干艳姨一次,艳姨又想要了。」
  
  我的男根也被她摸的快起火了,就跑去拉上了门。张艳艳主动坐到柜台上,我把她挪到柜台边上,举起男根猛的一下干进了她的阴道里。
  
  那滋味真是别提多美好了,我感触的说:「艳姨,你的淫水骚逼就是好干,想干的时候直接往里插就是了,有些淫水少的,干起来可费劲了。」
  
  「嗯……艳姨的骚逼好舒服哦……。「张艳艳腾出一只搂着我脖子的手,重新拉开胸部下的皮衣小拉链,把自己的一对大胸释放出来,往我嘴里喂:「小老公……含着艳姨的乳头……使劲的吸好不好……哦……嗯……艳姨的骚逼……只有被小老公干才会这么舒服……呀……。」张艳艳痛苦的叫唤一声,缓了一口气说:「小老公,你的男根干到艳姨骚逼里的哪儿了……这感觉好奇特哦……嗯……嗯……不行了……艳姨爽的不行了……嗯……艳姨的骚逼怎么就那么爽嗯……小老公……猛劲的干艳姨……艳姨想被你的男根干死……哦……。」
  
  我感到有些累了,就停了下来,吐掉张艳艳发硬的奶头。张艳艳的长发有些散乱,被汗珠粘贴在了脸颊上。她借着这喘气的机会,把头发打理了一下,接着低头瞧着自己的大胸说:「坏老公,把艳姨的大胸都吸红了一片。」忽然,她娇笑说:「不过艳姨喜欢。」
  
  「艳姨,我又要来了哦。」我慢慢动了起来,张艳艳阴道里的淫水依然充裕,就像是一个水窖似的。
  
  「小老公,我有点累,换个姿势哦。」张艳艳身体往后仰着。
  
  我把她放倒在柜台上,扛起她的一条大长腿,另一边抓住她的一个大胸,继续努力干她的骚逼。
  
  「干我……小老公……狠狠的干艳姨的骚逼……不要再停了哦。」张艳艳为了保持稳定,一只手紧抓着我摸着她大胸的手背,另一只手扣在柜台边缘上。  
  「艳姨你这个骚逼,好好享受我的抽插吧。」我看着她的大小阴唇随着我的抽插,一张一合的,就觉得特别刺激。她的淫液多,男根跟她阴部的互动,就好像是一套磨豆浆的古老用具一样,每抽几下,淫液会就渗出来一点,胡乱的糊在她的阴部上。
  
  「哦……哦……嗯……好舒服……舒服死了……嗯……小老公……再快点……艳姨要到了……嗯嗯嗯……艳姨……高……到了……啊。」张艳艳原来搭在柜台上的大长腿,紧紧的圈住了我的腰部,抓着我手臂的那只手,手指甲直往我肉里掐。每次高潮,她的阴道里都会紧紧的收缩,我还是像之前一样一阵猛冲,可还是没有要射的感觉。见张艳艳一副媚眼如丝的享受样,我也就停了下来。  
  张艳艳朝我伸来手,我把她拉了起来,张艳艳低头朝我们身体结合的部位看了一眼,像是才反应过来似得,惊呼的说:「小老公,你还没有射呀。还是那么坚硬的插在艳姨的骚逼里。」
  
  我得意笑着:「艳姨,休息好了吗,能行的话,我们继续?」
  
  张艳艳昧笑的点头:「好呀,艳姨还从来没有被男根连续干到过两次高潮呢。不过我有点累了,我们换个轻松一点的姿势好不好。」
  
  我把她从柜台上抱下来,自己坐到凳子上说:「艳姨,你坐到我身上来吧。」  
  张艳艳把自己连体皮衣裆部处的小拉链往旁边拉了一下,面对面的坐到了我身上,男根和阴道口碰到一块时,张艳艳调皮的上下动了动,她的小阴唇像嘴巴那样把我的男根吮住,吸了两下。
  
  我逗她说:「艳姨,你要是不让男根进入你的骚逼里,我可就不干了哦。」  
  「不嘛。」张艳艳急的直接坐了下去,我感受到里面湿润温热的美好感觉时,她大叫一声,吃疼的说:「你个坏小子……弄的艳姨……哦……都疼了……男根怎么这么长啊……每次都干进艳姨的子宫里……嗯……你护着点人家好不好……艳姨要爽……不要疼嘛。」
  
  我托起她的臀部和纤腰,有节奏的抽查了起来。张艳艳嗯嗯哼哼的,外面的雨声这时候要小了一些,我怕有人路过听见动静,就按着她的脑袋,咬住她的嘴唇接吻。
  
  「唔……唔……嗯。」在我抽插里,张艳艳嘴里叫唤不出来,嗯唔的有些痛苦。
  
  亲了好几分钟,张艳艳闪躲开气喘吁吁的说:「小老公,你休息一下,让艳姨来做。」
  
  我护住她的纤腰和玉背,张艳艳稳住了重心,把我的脑袋按低,触在她的大胸上:「小老公,吃艳姨的奶子嘛。」
  
  我含住她的一颗乳头后,张艳艳就动了起来,她的阴道挺紧的,每一次的出入,都像是小嘴在吮吸着鸡巴,比口交都还要舒服。只是她的胸太大,每次起伏都晃动的厉害,我含着她的乳头有些费力,一跟不上节奏,乳头就自己溜了。我往后仰了一些,伸出舌头,让她的乳头在跳动中自己送上来,每次碰到,我都含住吸一口。
  
  「嘻嘻……好痒……。」张艳艳上下耸动着,发丝乱飞:「小老公……你弄的人家乳头好痒……你咬住狠狠的吸呀……哦……哦……抱紧我的小腰……嗯……艳姨又要来了……嗯嗯嗯……。」
  
  张艳艳的快速耸动,几乎让我在凳子上坐不稳了,大胸胡乱的甩着,打在我脸上生疼。张艳艳的手指甲还一个死劲的往我肉里掐。但下面太爽,也不在乎这些了,为了一起达到高潮,我也把男根往她阴道里使劲的捅。
  
  我往她阴道里射出一股股精华的时候,她阴道深处也涌出了一团温热的东西。我们两个紧紧抱在一起之际,身下的凳子噗嗤一声,折断了一只脚,我们一起摔在了地方,两个人都吓的叫了一声。好在我还停留在她阴道里的男根已经有些软了,不然估计得把命根给断送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