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绿江湖】(05集06回) 作者:潜龙
【红绿江湖】(05集06回) 作者:潜龙
 字数:6663


  05集06回:夜月幽期

   莆绯珚听见花翎玉的说话,当下手上加重力度,着紧撸动,小嘴使劲嗦住龟 头肉棱,一心只想男人舒服出来。

   花翎玉虽觉莆绯珚口技生涩,欠缺圆熟,仍是美得舒眉展眼,喘声叫好: 「真个快活,再……再加把劲,让我泄给你……」一面耸动腰肢,一面按住美人 的脑袋。

   莆绯珚从不曾用口碰过男人的阳具,这趟是她破题儿第一遭,但已感到趣味 无穷,不禁边吃边忖:「原来舔弄那话儿的感觉会如此好,难怪当日娘亲吃得如 此起劲,还摆出一脸淫荡舒爽的模样。义父那根东西又粗又大,实在不亚于玉郎, 若果……若果可以给绯珚舔上一回,想必……一定很不错!」想到自己心仪的义 父,阴道深处立时作怪起来,一个按压不住,立时淫水泉涌,汸汸无歇!

   便在莆绯珚胡思乱想间,忽觉腔里的巨物猛然抖动,便知男人即将泄精,正 想吐出玉龙,已听得花翎玉一声哼唷,精液横迸,只觉一发未完,二发又至,终 于给注满一口!

   待得精液了讫,莆绯珚吐出阳具,连忙拿起桌上的茶杯,将口腔的秽物吐在 茶杯里,不依道:「你坏死了,弄得人家满口都是……」

   花翎玉一笑,把她拥抱入怀:「其实你不必生气,男人的精液实是个宝,人 称龙漦,乃龙之精气所在,女子多吃,驻颜积寿。我不妨与你说,这是筱儿最爱 吃的东西,她已不知吃了多少呢。」

   莆绯珚见他说话嘻皮笑脸,自然不相信,横他一眼道:「你骗人的,人家才 不相信你!」旋即一改嘴脸,温柔地看着他,说道:「现在你已经舒服完,继续 看你的书吧。」话后依然偎在他身上,玉手探出,握着仍未垂软的阳具:「刚才 你泄了这么多,为何它还这般硬?」

   花翎玉笑道:「皆因对着你这个大美人,它当然舍不得软下来。」

   莆绯珚给他一说,心头一甜,轻轻撸着手上的肉棒,微微笑道:「若论到美 貌,人家可比不上筱儿,如果你仍不满足,现在大可以去找她。」

   「平日见你温柔大方,原来你都懂得吃醋。」花翎玉含笑道:「但我现在只 想看着你,什么地方都不去。但很可惜,你就是爱吊人胃口,直到现在,此终不 肯让我看看你的身体,这究竟为了什么?」

   莆绯珚摇头轻笑:「人家还没和你成亲,又怎能够轻易给你看,你想要看, 就只好留待洞房花烛夜再看。」

   花翎玉摇头叹道:「你真会折磨人!既然你这样坚持,我还可以怎样!」
   莆绯珚嫣然笑道:「再过半个月,就是你我成亲的大日子,你又何须如此心 急。」接住岔开话题:「刚才我还没将『八益』解释完,你想不想听下去?」
   花翎玉显得极为无奈,只得颔首应道:「你就继续吧,但我要抱着你,更不 许你放手,我还想再泄一回。」

   莆绯珚脸上一红:「你怎地如此缠人,况且书中已说得明明白白,不可贪欢 逐色,弄坏了身子怎办!」口里虽然这样说,人却挨到他身上,任由花翎玉拥抱 住,一手握住阳具,一手指着书册「和沫」二字,说道:「这两个字的意思是说 上吞唾液,下含阴液,两下均要协调。」

   「什么『下含阴液』?这个我可不明白。」花翎玉搔着脑瓜子。

   莆绯珚乜他一眼:「你是存心耍赖吗?如此显浅易明,我就不相信你不明白。」 但花翎玉仍是摇头。莆绯珚无可奈何,只好红着脸皮,徐徐道:「就是……就是 说男子的阳具浸泡在阴道里,好让阴液包裹住。」

   「原来是这样。」花翎玉笑道:「简单来说,就是把阳具插进女子的阴道。」
   莆绯珚知他存心调侃,也不多言,继续道:「六益是『积气』,是说交合要 适可而止,不可弄得精疲力竭,以便积蓄精气;七是『持羸』,男子必须留有余 地,保持精气充盈,不能伤及元气;八是『定顷』,男女交合时,不要恋欢不止, 贪图享乐。现在『八益』已经解释完,还有什么地方不明?」

   花翎玉摇头道:「虽则我已明白『七损八益』的道理,但要实行起来恐怕不 容易,光是你和筱儿日夜陪在我身旁,手上抱着两个艳绝人寰的妻子,到时教我 如何忍得眼前的美色!」

   莆绯珚回过螓首,与他腮贴着腮,轻声道:「这些房中养生的道理,主要是 给一般人看,你是内外兼修的练武之人,身子本就和别人不同,便是不依从书中 所说,对你亦不会有太大影响,就看你自己吧!」

   花翎玉点头一笑,双手抱住她的身子,右手顺势握住她一个乳房,徐缓把弄: 「听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但你千万不要和岳母娘说,免得她说我不领情。」
   莆绯珚「嗯」了一声,表示答应,随即看见花翎玉双眼盈满慾火,知他又要 作怪,正想出言阻止,但仍是慢了半步,樱唇已给他封住。莆绯珚微微挣扎,但 随着炽情火烫的亲吻,终于让她失去阻挠的能力,而一只玉手还攀上男人的脖子, 在他腔里柔声道:「你还不够么?嗯……轻一些,你……你掐痛人家了……」
                 ◇◇◇

  花翎玉离开莆绯珚的房间,走出望湖楼已接近亥时,只觉夜色如水,风清月 皎,把整个香蕊宫映得幽美宜人。

   望湖楼不远处,便是招呼客人的盈庭水庄,花翎玉突然想起莆绯珚的说话, 自忖:「前面就是冷秋鹤的居处,不知今晚筱儿会否偷偷来见他,又要给我盖上 一顶绿帽儿!」一想至此,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花翎玉越想越觉不对劲,当下展开身形,避过把守香蕊宫的弟子,几个起落, 已来到冷秋鹤的屋子,只见屋里黑漆漆一片,早已熄灭灯火,看情形冷秋鹤应该 已经就寝,但花翎玉仍不放心,运起内功,把耳朵贴到窗户细听。以花翎玉目前 的功力,只要他留心在意,便是蚊子飞过,亦难逃他的耳朵。细听之下,只闻得 房里传来微弱的呼吸声,再无其他声色,花翎玉登时嘘了一口气。

   「看来是自己多心了!」花翎玉暗想:「既然筱儿不在,她必定是呆在居处 绿荷轩,刚才给绯珚吊足胃口,弄得不上不落,倒不如去找筱儿消消火,快活快 活!」一念及此,整个人都来了精神,连忙转身向绿荷轩走去。

   距离南宫筱居处不远,花翎玉却见窗户透着灯光,心中一喜,立即加快脚步, 当他将要来到屋前,忽听得屋里传来轻细的说话声。

   花翎玉呆得一呆,打住脚步。他自从打通任督二脉,耳目灵敏过人,说话声 音虽细,但他仍是听得清清楚楚,刚才明着是筱儿和男人的说话声。花翎玉顿觉 不妙,心想:「莫非屋里的男人是于浪?」当下跃身来到窗前,戳指点破纸窗, 凑眼往屋里张看,一看之下,脑门倏然作响,他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怎会……怎会是他,筱儿竟然和柳青……」花翎玉看得悄悄蹙蹙,一时气 结难言。

   只见屋内二人并肩坐在床榻边,南宫筱正歪斜着身子,把背部靠在柳青的胸 前,任由他从背后拥抱住。而南宫筱却衣衫齐整,穿了一件雪白的罗衣,但柳青 却不同,上身虽然锦衣褕服,但前摆己掀到肚腹,露出两条大腿,一条裤子已褪 到腿弯,胯下之处,竟竖着一根乌油油的阳具,却被南宫筱牢牢握在手中,不住 手把捋!

   花翎玉当即气涌如山,他万没想到,除了冷秋鹤和于浪之外,现在还加上一 个柳青,教他怎能不气恼,肚里愤然骂道:「筱儿你好呀,口里说凡事都不会隐 瞒我,原来全部都是废话!瞧二人言谈举动,想必已鬼混了好一段时日!」
   柳青此刻从后凑头上前,亲吻着南宫筱的耳背,说道:「今天中午,我在望 星湖碰见冷秋鹤,原来你已将咱们的事和他说了。」

   南宫筱侧起头瞧着他:「嗯!并非我主动和他说,而是秋鹤看见我从你屋子 里走出来,又给他连番追问,我只好把实情和他说了。其实我和你的事,又怎能 瞒得了人,早晚都会给他发现,只是早知和迟知而已。对了,是他首先开口和你 说么?」

   花翎玉听她突然改了口,把往日冷公子的称呼都全然删去,竟将奸夫的名字 叫得如此亲密!此刻听在耳里,花翎玉的心头不禁一酸,只恨得直眉瞪眼。
   只见柳青点了点头,说道:「我当时听他这样说,都感到很意外,还道你对 他竟会如此坦白,将咱们的事向他和盘托出。」

   南宫筱微微一笑:「真难得你二人没有动手,都说得上是一件好事。」
   柳青道:「其实我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个小子竟会忍得住不向我质难,显然 你是和他说了些什么,是不是?」

   「我也没说什么,只是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南宫筱道:「人家为了不想 看见你们再起争斗,我唯有向他说个清楚明白,若然他为了这件事生气,继续和 你斗争斗合,这样实在令我难以做人。如果他不肯应承我,人家就永远不和他见 面。」

   「难怪他会吞声忍气,原来是这个原因!」柳青轻轻亲她一下,两只大手己 移到南宫筱胸前,把一对浑圆丰满的乳房纳入双手中。

   花翎玉越听越气:「好厉害的手段,这个小浪货竟然懂得左右逢源,同时把 二人玩弄于指掌中!听她这样说,显然是会继续和他们来往,继续给我戴绿帽子 了!」一想到自己和南宫筱成亲后,仍要忍受这种无了期的折磨,一团怒气不由 打从一处来:「罢了,罢了,一切都怪自己放不下她,但这两个混蛋可不能轻易 原谅,老子倒要你二人本利归还,大家走着瞧吧!」

   南宫筱给柳青拿住双乳,情慾满怀,低低的娇哼一声,一对迷醉的美眸怔怔 瞧着柳青,昵声道:「亲我,筱儿要你亲我……」手上握紧男人的阳具,急急疾 撸。

   柳青给她弄得血脉贲张,又看见南宫筱那股妩媚娇态,如何能忍,旋即两唇 相接,彼此挑逗绻缠,直吻得如痴如醉。

   南宫筱淫兴渐浓,浑身销魂蚀骨,想到自己在数月之间,已先后尝过四个男 人,而且个个俊拔出群,都是自己喜欢,自己乐意献身的男人!越想越是淫思满 臆,阴道深处登时涌出大股花浪,反手搂紧眼前的男人,轻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对我这么好……」

   柳青紧吻着她,口齿不清道:「皆因你人儿漂亮可爱,性子娇柔和婉,自然 惹得男人疼爱怜惜!」

   南宫筱一手抱紧男人的脖子,在他嘴前轻声道:「像我……像我这种朝秦暮 楚的女子,今天与你好完,次日又去找其他男人,便连我自己都感到恬不知耻… …」

   「你不要这样说。」柳青用力吻住她,直到南宫筱有些喘不过气来,方抽离 嘴唇道:「筱儿,你无须怪责自己,这些并不是你的错,错是错在咱们男人,无 法抵挡眼前的美色,一但碰见漂亮的女子,总会千方百计要攫获她,染指她,甚 至想据为己有。当然,亦包括我在内,这就是男人的天性!」

   花翎玉在窗外听见,想想也觉有些道理,心想:「我至今仍放不开筱儿,何 尝不是为了她的美貌,只想每天都能看见她!假若筱儿是个相貌平庸的女子,恐 怕我就不会如此放不开了!」

   南宫筱听罢,微微一笑:「但咱们女子可有点不同,并非光看男子外表,俊 与丑对女子来说,外貌只是其次。其实最能让女子心动的男人,主要是看他的内 在美,还有他的性能力。」

   柳青轻笑道:「是这样么,倒要请教请教。」

   「可不是么,但凡雌性动物,为了得到优良的血统,都会选择群体里最强壮 威猛的雄性交配,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柳青颌首称是,南宫筱又道:「其实 人都是一样,女子要担起传宗接代的责任,亦会潜在着这种特性,多会喜欢一些 充满男儿气概,体健魁梧,生殖力强的男人。而这种男人,最能获取女子的芳心。」
   柳青呵呵大笑:「像我这样内外兼备的男人,敢问能否入你眼?」

   南宫筱冁然一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固然是不错,若非这样,人家又 怎会时常给你欺负,宁可瞒着玉郎,都甘愿让你讨尽便宜,只是……」

   柳青皱紧剑眉:「只是什么?难道我比不上那个性冷的家伙?」

   南宫筱摇了摇头:「我说出来可不准你生气!不然,我宁可不说了。」
   柳青道:「我绝对不生气,且说来听听。」

   「我不是说秋鹤,我说的人是玉郎。」南宫筱此话一出,窗外的花翎玉霎时 一怔,立即竖起了耳朵。

   却见南宫筱微微一笑,说道:「你莫看玉郎一脸秀气,外表俊逸斯文,其实 他内里才厉害呢,他可以说是天赋异禀,常人难及!你可知道,他下面那根东西 简直大得惊人,人家便是双手上下合拢,仍无法把它围满,还露出一个头儿来! 除此之外,它又粗胖过人,每每和他耍弄,都要被他弄得死去活来,一连爽昏好 几次才肯罢手,你道是不是很厉害!」

   柳青见她说得喜形于色,脸上悦情流露,不由拨醋起来,却又自惭形秽,一 时难以开声。但听在花翎玉耳里,却大相径庭,不住点头微笑。但他又怎会想到, 这番夸赞的说话,竟是南宫筱藉着这个机会,存心要说话给他听。

   南宫筱自从藉着阳元之助,已是今非昔比,内力进展奇速,再不是当日的南 宫筱了。但她要发现有人在屋外偷窥,以花翎玉目前的功力,本就极不容易,只 因花翎玉经验尚浅,每当听得激动时,气息逆转,才会让南宫筱察觉得到。
   柳青沉默片刻,仍是淡然一笑:「你不说可真看不出来,似乎你对这个未来 夫君十分满意了!」

   南宫筱点了点头,说道:「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直来相亲相爱,便是不说这 方面,我依然会心爱着他,盼能嫁给他,更希望和他白首如新,厮守到老。」话 后微感歉意,在他脸上亲了一亲:「很对不起,我竟然在你面前提起玉郎,你会 不会怪我?」

   柳青摇头道:「当然不会,只是有些事想不明,既然你对花翎玉这么好,为 何仍会和其他男人……」

   南宫筱亲昵地贴向他,一对水眸尽是柔情蜜意:「我……我也不知道,或许 是你和秋鹤对我太好吧,令我无法拒绝你们……」素手把住坚挺的阳具,徐徐捋 动:「但筱儿没有后悔,因为我看得出你们是真心疼我、爱我、怜惜我……」
   柳青听见,顿感内疚起来:「其实……其实我喜欢你,并非全因为被你的美 貌所吸引,而是另有其他原因!」

   「是吗!」南宫筱有些意外:「可不可和我说?」

   柳青想起看见父亲和丁如嫣的事情,恒思前事,不由痛心疾首,遂摇了摇头: 「已成事实,不说也罢!」

   南宫筱是个聪明人,看见他脸上的表情,便已猜想到些许:「莫非是和你妻 子有关?」柳青只是苦笑,却没有开声,南宫筱也不好多问,微笑道:「不要想 太多了,好么!」

   说罢,南宫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偷偷往窗户觑了一眼,看见窗纸上的破洞, 心下暗地里一笑:「玉郎你这样喜欢看,今晚就教你看个心满意足,让你看看自 己漂亮的女人是……是如何淫荡,如何被其他男人肏弄!」当下握紧柳青的肉棒, 柔声与他道:「你看一看,它越来越硬了,熬得很辛苦吧?」旋即弯下身子,已 将一颗龟头纳入口中。

   「啊!筱儿……」柳青爽得连连战栗,只见美人口含手弄,干得甚是起劲, 不由看得心头火热,伸手包拢着一个乳房,恣情把玩,喘声叫道:「好舒服,真 个受不了……」只觉她的小舌四处游索,舌尖还不时抵着马眼,磨蹭舔弄。过不 多时,柳青已是慾焰昂扬,精关大动,几乎便要泄出来。

   南宫筱见他美快,再添几分手段,玉手紧裹住子孙袋,着情搓揉,口里时吞 时吐,做尽百般淫事。

   花翎玉在窗外看得真切,心中虽气,却又兴奋异常,握紧身下发硬的阳具, 急急疾套,肚里大骂起来:「好一个欠干的小淫娃,竟然吃得如此滋味……」
   柳青终于抵挡不住,肉棒忽地连番跳动,大有一泄千里之意。南宫筱心知不 妙,连忙吐出肉棒,撑起娇躯,纵身入怀,投入男人的怀抱,鼻息呼呼道:「快 来疼人家,我现在就要……」

   柳青早就按捺不住,连忙把她放倒在床,动手脱她身上的衣衫。南宫筱借身 相就,不用多久,已被剥得丝缕全无,白生生的仰卧在男人跟前。

   只见柳青匆匆卸去上身的衣服,露出一身铁扇似的胸膛,跪到南宫筱身侧, 一手拿着美乳,一手伸到她双腿间,纵情肆狂。

   「啊!」南宫筱发出一声迷人的娇吟,两条粉也似的玉腿大大地张开,任由 男人耍戏狎弄,一下子已被弄得肉娇滂沛,爱液横流。

   花翎玉凑眼觑观,视线正好落在美人的花底,只见柳青曲起两只指头,狠狠 插进美人的膣室,大肆扣挖,直弄得淅淅沥沥,流满一席。南宫筱星眸半掩,迷 痴痴的握住眼前的男筋,不停抚摸撸动,口里不停嚘嘤娇啼,哀鸣不胜。

   如此慆淫无度的情景,花翎玉霎时看得双目呆瞪,几几按纳不住!

   南宫筱经此撩拨,越发难过,只得喘着大气,开声求饶:「人家不行了,不 能再……再弄了,求求你……」

   柳青一笑,握住早已晃头怒目的阳具,抵到殷红娇嫩的牝口,说道:「快快 用手给我张开,好让我弄进去。」

   南宫筱淫火正炽,哪里还顾得矜持,只见她双颊染霞,半睁美目,只看着眼 前的男人,双手徐徐扯开紧闭的阴户,露出一团鲜嫩可口的蛤肉,轻轻点了一下 头:「来吧,快进来疼人家……」

   柳青一手握紧阳具,一手五指成爪,拿住南宫筱一只玉乳,下身向前缓缓一 挤,龟头「吱」的一声,已闯进嫩如凝脂的花穴。

   「嗯!」南宫筱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当真是媚入骨髓。随着龟头逐渐深进, 终于抵着深宫嫩芽,一股酸麻直透南宫筱全身,忍不住又哆嗦起来。

   柳青情兴暴发,肏得唧唧有声,不觉已抽戳百来下,想起她刚才赞扬花翎玉 的说话,不免心生不服,突然抬起南宫筱两条玉腿,屈腿沉腰,架起马步,旋即 往前施压,由上而下使力疾捣。

   南宫筱美得如痴似醉,只好任其摆布,眼见男人一根乌油油的阳具,犹如舂 米一般,不住在自己膣内乱捣,不由看得心遥目荡,慾念狂飙!

   花翎玉面向二人交接处,同样瞧得慾火飞腾,难以忍受!只见嫩不可言的花 屄,正被一根阳具穿梭其中,琼花乍吐,记记露首尽根,再见南宫筱妩媚妖娆, 还不时弄出百样娇态,真个让他看之怛然,痛切入心!

   「唉!」花翎玉摇头一叹,实在不想再看下去,徐缓站起身子,慢慢往来路 走去,才走出数十步,又回头看看刚才的屋子,叹道:「我这个人当真犯贱,看 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好,竟然不忍向筱儿恶语相加,还只能在旁忍气吞 声,敢怒而不敢言!瞧来凌雪师姐说得对,要娶香蕊宫的女子为妻,可不是人人 都能忍受,确是大有道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