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柳月绫的特别慰抚】【作者:忘却之人】
【柳月绫的特别慰抚】【作者:忘却之人】
字数:71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嘛……别担心,我只是在考虑一下策略而已。」我耸耸肩道。

  「嗯,那么,看样子你已经思考完了?」柳月绫低头看着我手里拿着的画的乱七八糟的羊皮纸笑着说起来。「那么能不能请你帮个小忙呢?后背,有些难涂呢!」

  柳月绫转过身去将她洁白的脊背对着我,反手递给我一罐油膏。不用说我也知道该干什么了。防晒油play什么的……额,在这边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的,交给我吧。」

  我可不是那种有便宜不占的类型,所以很干脆地答应了柳月绫。拧开了罐子,将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油膏取出涂抹在手掌上。然后我粗大的手掌按在了柳月绫的肩胛。

  「嗯……」她低声的呻吟了一下。而我的手则仔细的抚摸她的每一寸白嫩的肌肤,顺着她的脊椎,抚摸着她肌肉下骨骼的一点点突起。她的身体,明明纤细如斯,却又充满了肌肉的弹性,然而脂肪的覆盖也让她的美肉毫无棱角。我的手从她的肩胛滑到腰肢,手指仔细的感受她的脊背,她的腰肢。但是我的手很大,她的腰背则很纤细,没过多久我就将油脂涂满了她的后背。又或者并不是没有多久,只是陷入沉醉的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罢了。

  「呼……呼……夜听涛,你的……你的技术真棒呢……」

  柳月绫喘息着回过头来,她的俏脸上戴着红晕,红玉般的双眸闪烁着情欲的的光彩。她看着我,一点一点的,将黑色的短裤退了下来。我从背后看着她富有弹性的白嫩臀瓣一点点的从短裤的松紧带下弹出,露出了臀瓣和腰间的Y 型,那条深邃的沟壑。

  「柳月绫……你……」

  「嗯……这里也帮忙涂抹一下吧?」她挑逗的说道。

  「你这是在玩火……」说着话的同时我的手指已经陷入了她充满弹性的臀肉之间……比起单纯的涂抹油脂,我现在更像是在玩弄她那两块弹性十足的肉瓣。真是美妙的啊,这样揉捏都不会出现红痕,真的很难想象就是这些肌肉带动着她纤细的美腿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呢!这根本不是什么杀戮的凶器,而是一件完美的,性感的,艺术品。

  我看着她的臀瓣肆意的变形,看着她的沟壑,突然间用手指沾了沾油脂,然后顺着她的尾椎骨,轻轻地滑下「这里需要涂抹么?」

  「哼……嗯……你说呢?」迷离的红玉闪烁着春光,我想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词语进行回答了。于是我沾满油脂的手顺着她的尾椎划入缝隙之中。

  「哦……」

  她低吟一声,臀瓣条件反射的夹紧了我的手指,温软的摩擦着却并不能形成阻挡,我的指尖滑过了她的菊蕾,同时,柳月绫触电一般颤抖了起来。

  「啊……啊……诶?」

  在她的喘息中,我的手指突然间拔了出来。

  「怎……怎么?不继续了么?」她挑衅似的看了看我,我明白了她是在纵容我,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从空间中取出清水和纸巾,清洗了一下手指,她瞬间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真细心呢,其实我那里洗的很干净哦!」

  「是吗?那么这里干不干净呢?」

  「嘻嘻,自己检查一下如何?」

  柳月绫弯下腰抬起了臀部,挑逗的将短裤退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这样的话,从她分开的大腿根部之间正好能看到那道粉嫩的肉缝,但是却只有一点点,真是吊人胃口。但是既然都得到了明显的诱惑,我当然不会客气了。

  我的手伸进了她的神秘花园,手掌上的油脂,随着我的揉搓涂满了她的阴阜。
  「呼……呜……这样可不够……要涂的仔细点……认真……」柳月绫呻吟着说道。

  「那是当然,我会涂抹好你的每一寸蜜肉的。」

  「啊……啊!!」

  手指拈住柔软的花瓣,仔细的在阴唇上涂抹油脂。试探着分开包裹着的阴蒂,在她敏感的肉豆上也进行仔细的涂抹,细腻的摩擦。

  「就是……就是这样……喜欢这样么?」

  「还不够呢……」

  「诶?」

  在柳月绫的惊呼之中,我的另一只手沾满了油脂,从她的衣服的侧面伸了进去。

  「这里也会露出来对不对?也需要涂油吧?」我带着恶作剧的笑意对着她说道。

  「啊……是……是的,请……请随意……呜……好舒服……」

  出乎我意料的是,对于我浅薄的借口,柳月绫丝毫没有挑剔,任由我的手指在她的双峰上来回揉捏,将两团柔软的奶布丁肆意的搓弄成各种形状。

  柳月绫的乳肉触感比起奈泽丽斯的更加富有弹性一些,但一样是让我沉迷的柔软触感,我甚至能感觉到她乳肉下面的肌肉,对比起纯粹的柔软的女体,柳月绫的美肉更加富有弹性嗯……尝起来,大概会很劲道把?

  「啊……啊……轻一点,要出来了,出来了……呜呜呜!!」

  柳月绫呜咽着,不安的扭动着躯体,想我靠拢。她油亮圆润的臀瓣画着圆圈,就仿佛是一条摇着尾巴的母狗一样,蜜穴渗出的汁液沿着大腿根滑落,她摇晃着,似乎又觉得不够,于是分开了双腿,让柔嫩的花瓣呼吸空气,粘稠的淫液就划出了一道线条滴落。而那玉葱般的手指也有节奏的蹂躏着少女的私处。

  她的乳汁浸泡着我的手指,我感觉到那甘甜的乳汁顺着我的手背蜿蜒,然后贴着她的肚皮滑落,那魔法织物完全变成了不沾水的状态,乳汁直接滑落到地上,真是浪费啊!

  「啊……啊……夜……你……真是的,还要折磨姐姐到什么地步啊!」
  柳月绫粗重的喘息着,就仿佛不这样就会溺死一样——这少女几乎要溺死在满溢的欲望之中了。但我所关注的却不是这个……

                姐姐

  是啊,姐姐。

  姐姐是成熟的可以包容我的无知的女性,是会为了我而担心的女性。作为一个疲惫的心灵,一个经历过太多背叛的心灵,没有什么比一个姐姐的怀抱更适合的港湾了。

  今天的这些福利……说白了,其实就是柳月绫在担心我。

  因为我的演技太真了,让她真的以为我是在冒险途中失去了所有重要的伙伴——并肩作战的剑之兄弟(在冒险者级及其以下,男性冒险者虽然不多但也不是很罕见。)守护侧翼的盾牌姐妹,以及相互守望的知心恋人……

  这样的冒险者,在这个世界的冒险之中实在是太多太多,而我因为真的经历过失去和背叛,演技也近乎发自于心,柳月绫才会如此担心我。

  「怎么了?」

  察觉到我的手停下来,柳月绫回过头来看着我,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姐姐……

  是啊,我已经有了奈泽丽斯了呢,还有强行倒贴的普莉希拉了。这样算是花心么?可是我真的觉得我有点喜欢这个女孩子了。

  我对于这种自我献身的姐系女孩总是缺乏抵抗力呢!

  「是因为『姐姐』不行么?」柳月绫有些担心地说着。

  因为姐姐这个概念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们有着独特的意义。姐姐一定是弟弟的第一个肉玩具,而在这个世界,人类是卵生的,父母概念相当模糊,父子和母子的关系完全不存在也并不罕见。

  但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雄性,男人,又无比重要。

  因此承担起照顾男性的任务的,往往是离他们最近的那一个姐姐。弗洛伊德的理论之中,所有男性都有恋母情结,但在地球,有道德进行束缚,而且母亲很容易变成一个衰老的女性的形象。但是姐姐不同,至少在道德层面,姐姐要比母亲轻的多,而且姐姐这个属性,比起母亲的威严和绝对,更多了一份柔和和亲近,她只是比你年长一点,成熟一点,但她和你是一样的,同一代的,你熟悉的话题她也一样熟悉,她会照顾你的同时,也有软弱的需要你的庇护的时候。这样的理论在这个世界同样适用。

  所以在这边,如果是一个第一次苏醒,没有经历轮回的男性灵魂——这很常见,平民级本身就是男性灵魂印记供应量最大的一方,同时男性也不同于女性,不需要更换血脉打破上限,自然也就没有攒够神恩然后转生的说法。因此男性强者很少有转生的,战场级以上的强者如果真的阵亡,往往不会有机会保存灵魂印记,而有机会保存灵魂印记大多数情况下也不会保不住灵魂结构,事后来个大治疗就拉起来了。

  在柳月绫眼里,我就是那种初次觉醒了灵魂印记的人,遇上了个姐姐,然后再在冒险的途中失去了这个姐姐。

  所以她此刻,希望作为,希望替代哪个不存在的姐姐,来安慰我,又担心亵渎了我心中的哪个她。因为在这个世界,弟弟喜欢上姐姐,姐姐喜欢上弟弟实在是太过平常了。甚至那些上位的强者也会选择从零开始培育一个男性弟子,弟弟,来当做自己的恋人。

  「不……我的姐姐她并没有死去,她在……等我。」

  「嘻嘻,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呢!那么小夜还犹豫什么呢?」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说我在犹豫要不要出轨,但是瞬间我就想起这边不是地球,奈泽丽斯姐姐大人甚至叮嘱我一定要找个合适的妹子,因为她和普莉希拉都太强了,能量的差距让我们无法诞生纯血种子嗣,而家族又需要新的成员!

  妈的奉旨纳妾找小三,还是老婆的圣旨!

  「那你可要注意了,我的玩法可能很过分呢……」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划过了她的肚皮。然后我发现我低估了这个世界几乎是不死之身的抖M 痴女们玩法的夸张「内脏吗?我喜欢从侧面切开,不过别玩得太过火,嘻嘻,不知道你之前和哪个姐姐大人玩的有多过火,但我可是冒险者级,绝对能做的更好。」
  说着,柳月绫把一柄匕首交给了我。

  「姐姐这身美肉就交给小夜了~ 想要怎么玩,都可以哦!」

  说着,柳月绫弯下了腰肢,双手扶着树干,一双丰满的乳肉随着重力,显得更加硕大,她摇晃着身子,白嫩的侧乳从缝隙中甩来甩去,而翘起的臀瓣,直接把湿淋淋的蜜穴对准了我,她分开自己的大腿,让那淫靡的汁液拉出一条长线滴落到了草地中。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想把对奈泽丽斯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放到她的身上呢!
  我看了看她的手,她的双手交叠着放在树干上,左手压着右手,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她笑了笑,摆弄着手指。

  冰冷的刀尖触摸着她的手背,柳月绫回头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于是我推动了匕首,金属毫无阻碍的刺穿了她的肌肤,而后顺着掌骨的缝隙刺入,将柳月绫的双手定在树干上。

  「啊……啊……这样就逃不掉了呢……嘻嘻,姐姐不会逃的哦!」

  「真的不会逃么?」我随意地问着,然后将我的肉棒插入了她的蜜穴之中,柳月绫的蜜肉紧紧地吸允着我的肉棒,就仿佛要把我的阳物吸入她的子宫一样。毫不费力的,我的抽查撞击了她的花心,她的身体颤抖着,涌出的汁液让交合之处变得像是唧筒一样,每一次抽插都带出淫液形成的泡沫。

  「当然不会。」

  「我会很过分的处置你,把你玩弄,虐待,切开你的腹部取出你的肠子,割断你的喉咙让你不能呼吸……如果可能的话我甚至会把你处死哦!」

  「唔……」

  柳月绫在我的冲击下呜咽着,甩动的奶子喷出了乳汁,我的双手在抓紧了她的腰肢,把她的子宫狠狠地拉向我的肉棒,撕扯的冲击力让她的手掌更清晰的感觉到了匕首的锋锐,但我手中的少女,就仿佛……不,她根本就是,沉浸在着痛苦的快感之中不能自拔「被怎样……怎样处置都没关系哦!姐姐是姐姐,只要是为了弟弟的愿望的话,即使是为了取乐被杀掉……也会很高兴呢!」

  我反复的提醒着自己,这不是地球,这边的女人被杀了不一定会死,没有什么是一个大治疗拉不起来的,有就再来一个。但是我地球人的习惯让我无法这样轻松的接受。

  这是一个愿意为了取悦我而被我夺走生命的女孩子,而且还是个姐姐!
  「啊!弟弟!弟弟!!」

  她叫得更加动情起来,因为被那言语的刺激,我的冲刺的频率更加疯狂,就仿佛要把她的子宫戳穿一样「来吧小夜,怎样处置姐姐都可以!姐姐……姐姐就是弟弟的肉畜!姐姐是弟弟的小母狗……唔噢噢噢噢!!母狗就要被杀掉!啊啊啊……」

  就是因为这个啊……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姐姐」总是这个样子,连自己的生命都毫不犹豫的作为取悦弟弟,安慰弟弟的消耗品拱手奉上,本来就是姐控的我才会对这些姐姐喜欢的无法自拔!奈泽丽斯是这样,柳月绫也是这样!

  「姐姐大人……就是因为姐姐大人总是这样……弟弟才会变成姐控的,姐姐大人太过分了,今天一定要把姐姐大人玩到昏死过去才行!」

  一瞬之间,柳月绫和奈泽丽斯的身影重叠了起来,两个人……都是符合我的姐姐的定义的女孩子呢……我多少有点体会到了普莉希拉的矛盾。

  是的,我喜欢柳月绫,也喜欢奈泽丽斯,还有普莉希拉,我爱着她们,但也不是爱着她们,而是因为她们符合我心中的姐姐的特质。

  我爱的不是她们的全部而是她们作为姐姐的部分,虽然那已经和全部差不多了。

  不过我并没有像普莉希拉那样纠结,分不清又如何?就像我并不在意普莉希拉在我的身上看到的是乌斯特图的倒影一样。我也不在意我在她们身上看到的是我心目中的阿尼玛原型的投影。

  「唔……啊……啊啊!那……那弟弟可要……更加努力才行!唔噢噢噢,要把,要把宵夜的欲望和本能,全都释放出来!快点……快点把我的身体弄坏,把我……把我玩坏!」

  我的心脏像是被抓住一样揪了起来。

  对于这样淫靡的哀求着对自己娇嫩的女体进行残酷的惩罚的姐姐,我根本无法抵抗。

  我从她的手中抽出了匕首,喷出的鲜血和颤抖的女体显示着她的痛苦,然后毫不犹豫的从侧面插入了她的体内。

  柳月绫说她更喜欢侧面,想必也是因为这件衣服更适合从侧面剖开把?之前和奈泽丽斯玩的时候也没有试过侧面呢,不知道有什么不同呢?

  「咿呀啊啊啊!切开了,切开了,流出来了!!」

  她在不停的呻吟,身体扭动着,抽动着,我感觉得到她的蜜肉的力道突然加大,仿佛整个子宫和阴道都在因为快感的狂潮而痉挛起来。

  「噢……噢噢噢噢!!!」

  匕首缓缓地下滑,我将匕首抽出了一点,这样刀刃的深度就只是恰巧切开她的腰侧,从肋骨下方开始,缓缓地切割到她的盆骨。冒险者级的肉体本来不会被这样轻易地切割,但是我知道,柳月绫不仅仅没有反抗,还主动的减弱了肉体的强度。

  疯狂的撞击着,穿刺着我身下的女体,柳月绫尖叫着,呻吟着,但我感觉得到她的痛苦并非是痛苦,而是疯狂的快感。狂喜的尖叫和苦痛的哀嚎是不同的,嘴上无论怎么说,高潮的性器都不会撒谎,这样淫乱的酷刑痴女,却又同时是对弟弟细心照顾的温柔的姐姐,这样的魅力根本无法抵挡,我渴望更加疯狂的折磨她,但我的理智却告诫着我,柳月绫不是奈泽丽斯,不能承受疯狂的玩法。
  「要进去了,受不了要快点说哦」我最后的理智让我发出了提醒「什么……不是已经进来了……咦啊啊啊!子宫!子宫?!」

  肉棒刺入了柳月绫的子宫。

  发情的肉壶主动张开了壶口,当然会被粗大的肉枪毫不留情的刺穿。而紧接着在侧腹被剖开的情况下,随着我的撞击,子宫的震动和女体的挣扎将柳月绫柔软的肠子挤了出来,带着肠液如同小溪一样从伤口涌出,跌落在了草地上。
  「柳月绫姐姐的肠子……哈哈」

  我拿着柳月绫的肠子摩擦她的身体,她颤抖着,仿佛恐惧着必将到来的死亡,可是她的子宫却收缩着,让我的肉棒传来阵阵快感。

  「会死哦,柳月绫,你会死的。在这里被虐杀掉,就为了让我开心一下,这样好么?」

  「可以……可以的,为了让弟弟开心,把姐姐玩坏,姐姐……姐姐很高兴呢!」
  反复提醒着自己,在这边的世界,死亡和玩坏都不是什么,但是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我喜欢这样的女孩,喜欢这样的姐姐。

  肉畜姐姐,肉玩具姐姐,为了弟弟不在意自己被虐杀的肉奴姐姐。

  「那就让姐姐慢慢死去好了,一点点取出你的内脏……」

  「嗯……唔唔唔……可以,可以!」

  她仿佛雌畜一样哀鸣着,点头,用尽全身的力气表示着赞同,而我则如同言语中所说的一样,将她的肠子从体内扯出「咦啊啊啊啊!!」

  不够……还不够,我的理智依然限制着我,奥丝萝娜的治疗术不是万能的……我不能像对待奈泽丽斯和普莉希拉一样玩弄柳月绫,不能真的把她玩坏,我真的不敢相信这像雌畜一样哀鸣的母肉到时候还有理智阻止我。

  我忍住了破坏的欲望,但同时,手深入了她的伤口之中。

  「嗯!!」

  低声的呜咽着,柳月绫忍耐着我的手指在她的内脏中蠕动,然后整个人僵硬起来。

  「啊……啊……」她虚弱的喘息着。

  「弟弟,真的……小夜,真的……好会玩呢!」

  「是么,姐姐大人喜欢么?」

  「唔噫噫噫!!!喜欢!喜欢!!姐姐的小子宫最喜欢被弟弟玩坏了!哦哦哦,子宫,子宫套在肉棒!!弟弟的手,好棒!好棒啊啊啊」

  她狂乱的呻吟着,因为我的手握着她的子宫,揉捏着将这团肉壶套在我的肉棒上,如同飞机杯一样使用着。

  「等弟弟中出姐姐的肉壶的时候,就把姐姐的喉咙割断好不好?」

  「喉咙?会死……会死的,姐姐会死哦,这样弟弟喜欢吗?喜欢吧!」
  她还剩下多少理智呢?

  可是这样狂乱的姐姐,喜欢的让我心痛。

  「姐姐……姐姐!」

  精神上的刺激成了压到肉体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将炽热的精华喷入了柳月绫的子宫。

  「唔噢噢噢!精液,好热的精……咯咯咯咯……」

            当然没有让她发出声音

  柳月绫的匕首割断了柳月绫的喉咙。

  没有泉涌而出的鲜血,但是依然是割断了喉管,我拿着匕首在她的脖子上切割……已经感觉到颈骨了,真想……真想切掉她的脑袋呢!

  但是我还是忍住了……

  颈椎断裂可不是很快就能痊愈的,目前的状态治疗一下的话完全不影响柳月绫的战斗力,而且割喉对与这个世界的女性来说,虽然也会导致死亡,但也只是小伤而已。

  所以我换了个发泄的方式。

  我抱住了她的腰肢,将柳月绫从背后抱入怀中,然后扭过她的脖颈我要亲吻她,我的姐姐……我的另一个姐姐。

  也是最后一个姐姐。

  不能再多了,同时爱上太多女性的话,说到底也不过是肉欲而已。我渴望的是姐姐的爱,和爱着的姐姐……所以就这样,足够了。

  但是柳月绫却轻轻地抬起手挡住了我的嘴唇。

  冷水披头而下。

  是的……我有些得意忘形了。

  如果在地球,一个女人愿意被你中出,被你虐待,甚至愿意被你虐杀,玩死,那绝对是她完全属于你的表现,但在这个世界……

  柳月绫只是出于战友的情谊,伙伴的关系,用自己的肉体安抚了我的心灵而已,因为她是队伍里的大姐姐,习惯了照顾大家的姐姐,所以习惯的想要照顾我……

  「对不起……有些得意忘形了。」

  「嘻嘻。」柳月绫其实已经发不出声音,但是魔法真是神奇的道具呢,我依然听见了她的声音。「不是哦……如果有一天,小夜能真的接受我作为姐姐,那个时候弟弟想要接吻随时都可以呢……不过,我们可以先从最普通战奴的做起,等我们结束了这场战斗,我先从你的战奴开始做起如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