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欲,利娴庄】(77)【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77)【作者:小手】
字数:99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七章

  乔三尴尬道:「我想跟妈妈要点钱,本来约她去酒店,就是那家莱特大酒店,你妈妈不愿意,说什么女人去多酒店了,会被人误认为妓女的,我就说来会所了。」
  乔元很没面子:「你问妈妈要钱做什么,你问我要啊,我好歹是这家会所的大老闆。」

  乔三不是不想问乔元要钱,只是老子老问儿子要钱,要多了,这面子更过不去,他讪笑道:「我不希望你动会所的钱,让你岳父瞧不起你,而且我要三百万,你也拿不出这么多,你妈妈有钱。」

  乔元郁闷:「我不是没有钱,我有钱的,可惜我的钱给媳妇拿走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跟爸爸解释。」

  乔三哈哈大笑,说不用解释,他瞭解儿子,知道儿子不是那种吝啬小气人士。
  父子正聊得开心,33号包间的门推开了,一位服务小妹礼貌示意:「两位夫人请这边。」

  乔三兴奋道:「肯定是你妈妈来了。」

  话音未落,只见两位美艳逼人的贵妇走入了包间,两位贵妇都穿高跟鞋,都很端庄。

  乔元蹦了起来:「妈,朱阿姨。」

  两位美贵妇的身后,还有一名会所的服务生跟着,他提着一只黑色大袋子,袋子挺沉,服务生放下袋子就离开了。

  乔三上前拉住朱玫的手,给父亲乔三介绍:「爸,这位是朱玫阿姨,她是我乾妈。」

  乔三挤挤眼:「你乾妈真漂亮。」

  朱玫听了,笑不拢嘴:「谢谢乔先生夸奖,我经常听希蓉提起你。」

  乔三也是笑呵呵的:「希蓉也在我面前提起朱总。」

  「这里是三百万。」

  王希蓉的美目一扫乔元,嗔道:「阿元,你问朱阿姨借的两百万,我已经替你还给朱阿姨了。」

  乔元满脸堆笑:「谢谢妈妈,谢谢妈妈。」

  「怎么谢啊。」

  朱玫给乔元抛了个媚眼,鼓鼓的胸部有意无意地蹭了乔元的胳膊,这动作没逃过乔三犀利的眼睛,他不禁心生疑窦。

  乔元想了想,也没别的东西感谢母亲,就笑嘻嘻道:「我帮妈妈洗脚。」
  彷彿正中下怀,王希蓉整天给利兆麟操来操去,身子骨酸疼得很,就盼着儿子及时出手,捏脚也好,捏身体也行,总之很需要乔元,见乔元只说不动,王希蓉焦急跺脚:「那你还不快点准备。」

  朱玫咯咯娇笑:「我有福咯。」

  乔元哪敢怠慢,打开包间门,扬声喊:「来人呐,有请两位大美女去贵宾一号。」

  回头对乔三使了个眼色:「爸,我不陪你了,你自己搞定了。」

  乔三心领神会,勐点头:「好好好,你去给你娘洗脚吧,爸爸的事爸爸自己搞定。」

  于是,朱玫和王希蓉告别了乔三,都扭着大屁股去贵宾一号,乔元紧随着,好想摸两只大肥臀。

  那乔三迅速蹲下,打开了大袋子,见里面满满的钞票,不禁浑身热血,男人有钱了,很容易想到女人,两天没有性爱的乔三提起大袋子,直奔贵宾三号。
  贵宾一号里,音乐悠扬。

  第一次来这奢华包房的朱玫和王希蓉都对这里的环境设备讚不绝口,尤其锺爱那摇篮似的红木浴桶,不过,她们很快就发现不对劲。

  「这么多鞋子放在这里,什么意思。」

  两位大美人愣愣地站着一排排鞋盒面前,王希蓉忍不住打开其中一个鞋盒,看了看,惊讶道:「好小的码数,是给君竹买的吗。」

  乔元凑过去,神秘道:「不是,是给董阿姨买的。」

  「啊。」

  朱玫和王希蓉不禁大吃一惊,王希蓉首先反应了过来:「就是那个大人物的老婆吗。」

  乔元勐点头。

  两位大美妇面面相觑,不知乔元搞什么名堂,乔元笑嘻嘻地催促她们去换按摩衣,还特别叮嘱要换上短款的,两位大美妇有心逗乔元,说换长款的把乔元气得不说话,结果,两个大美妇走出浴室那一刻,乔元兴奋得大叫,两位大美妇还是换上了最性感的短裤按摩衣,王希蓉是粉蓝色,朱玫是白色,两人性感得难以形容。

  「阿元,你穿短裤啊。」

  朱玫掩嘴娇笑,与王希蓉一起落座鹿皮沙发,热水木桶早已准备好,四只美足伸进了木桶,惬意十足,温烫了五分钟,四只美足变成了四只粉红玉足,当然,王希蓉的玉足更纤小,更美丽一些。

  乔元坐了过来,在两位大美妇面前捞起了四只玉足,裤裆高高隆起,乔元随手揉了揉裤裆,一脸坏笑:「要给两位大美女妈妈按摩,必须穿短裤才行。」
  朱玫抱着王希蓉放声娇笑:「希蓉,你儿子好色。」

  王希蓉也是忍俊不禁,嗔道:「还不是你宠出来的。」

  「他是你儿子。」

  「你是我儿媳。」

  「啊。」

  朱玫要瘙王希蓉的痒痒,两个大美妇娇笑着扭做一团,身上的春光该泄露的都泄露了,不该泄露的也泄露了,看得乔元短裤里硬梆梆,之前他想射没射,正憋得难受,这两位美妇送上们来,乔元怎么能不往坏处想,调情手段立马派上用场,十几招过去,先是王希蓉脸红心跳,跟着是朱玫表情轻佻。

  「快说说,你跟那位董雨恩是什么关系. 」

  朱玫饶有兴趣,王希蓉就大为不满,指责朱玫说话不恰当。

  然而,乔元老老实实地承认了:「我上了她。」

  「啊。」

  朱玫惊得坐直的身子:「她可是省委郑书记的老婆,你胆肥了。」

  王希蓉气急败坏:「阿元,你有没有搞错。」

  乔元正色道:「妈妈,朱阿姨,你们先冷静冷静,我以前不求人,想打工就打工,不想打工就在家里睡大觉,现在不一样,我出来混了,出来混得找个靠山,有了靠山,龙申,唐家大少啊,这些人才不敢欺负我。」

  朱玫风骚归风骚,她可是上流社会的交际精英,听乔元这么一说,不禁频频颔首:「阿元说得对,有头脑了。」

  乔元颇为得意,白了一眼过去,好像气恼朱玫说他以前没头脑,笨蛋一个似的。

  朱玫妩媚娇笑,居然能看懂了乔元的眼神,她抛了个媚眼过去,偷偷拉开按摩小裤,露出一片毛丛丛来,随即又遮上,逗得乔元气血翻滚,差点就扑了上去。
  「那董雨恩没怪你?」

  王希蓉见朱玫夸讚儿子,也没那么生气了,想想儿子这么做也有点道理,王希蓉寻思:如今儿子已不是西门巷的小混混,男人要成就一番事业,用上一些手段很正常,勾引一个大官的老婆而已,又不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说起董雨恩,乔元目光一片温柔,他超级喜欢董雨恩,言语中都是讚美之词:「董阿姨脾气好好,很温柔的,人又漂亮,脚又好看。」

  哪知,乔元这番讚美强烈刺激了眼前的两位大美妇,尤其是朱玫,她几乎妒火中烧:「朱阿姨就比不上董阿姨了,朱阿姨脾气差,不温柔,人不漂亮,脚更不用提了。」

  王希蓉那是放声大笑,花枝招展。

  乔元扑了上去,吻上了朱玫的香唇:「乾妈,别这么说好不好,我爱你,我好想操你。」

  朱玫抱住乔元,目光温柔:「你这事不能随便跟别人说,除了乾妈和你妈妈,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事吗。」

  乔元摇头:「没有了,就乾妈和妈妈知道,我本来也不想跟你们说的,但我最信任你们了,我好想找人聊聊,否则我会憋死的。」

  朱玫伸手,从乔元的短裤里拉出一根超级大水管,温柔握住:「对对对,以后有什么心事就跟乾妈说,乾妈愿意听。」

  「妈妈也愿意听。」

  王希蓉同样妩媚娇娆,美目异样,看见大水管,她无法控制的口乾舌燥,儿子的巨物给她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她表面可以故作禁忌,内心中却渴望大水管能再次插入她的下体,充斥她阴道,让那美妙的感觉再次包围她的身体。
  「好硬啊。」

  朱玫把玩着大水管,爱不释手。

  乔元与母亲四目交接,有了感应,他故意挑逗王希蓉:「妈,你跟利叔叔一天做多少次。」

  王希蓉脸一红,嗔道:「你多嘴。」

  朱玫却帮乔元回答了这个问题:「你妈妈跟我说过,那利兆麟天天都要跟你妈妈做三五次。」

  「这么勐。」

  乔元不得不佩服。

  「玫姐。」

  王希蓉大羞。

  朱玫笑道:「希蓉,这就是你不对了,阿元跟我们说心里话,我们也要跟阿元说说心里话呀。」

  乔元假装疑惑不解:「咦,好奇怪,如果真如朱阿姨说的那样,妈妈每天做三五次,应该很满足才对,我刚捏妈妈的脚时,怎么摸出妈妈肝火郁结,血气旺盛,好像性生活不够的样子。」

  朱玫哈哈大笑,王希蓉羞得无地自容:「玫姐,他胡说八道的。」

  朱玫洞若观火,她揭穿了乔元的心思:「希蓉,你枉为阿元的妈妈啦,你儿子没胡说八道,他在暗示你,他想要你。」

  说完,朱玫给了乔元眨了一眨眼。

  乔元龙心大悦,伸手脱去了朱玫的按摩衣,直接握住朱玫的大奶子,好一阵揉搓。

  王希蓉娇羞不已,不敢再看乔元,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不能说穿,这朱玫偏偏说穿,这让王希蓉情何以堪,否认吧,乔元会生气,自己也不愿意,赞成吧,那毕竟是母子乱伦,每做一次,负罪感就加深一分。

  王希蓉无奈歎息:「阿元,我是你妈妈,你不能老想着要我,你想要,就去找君竹,君兰,还有个孙丹丹,你女人不少。」

  「还有那个董雨恩。」

  朱玫提醒王希蓉。

  「乾妈也算一个。」

  乔元笑嘻嘻地扯去了朱玫的按摩小裤,毛丛肉穴一下子完全暴露出来,乔元一巴掌全覆盖上去,温柔抚摸。

  朱玫眼波荡漾,可怜兮兮道:「阿元,我告诉你,其实干妈才是真正的肝火郁结,别说一天三五次这么奢侈,两天有一次,乾妈就谢天谢地。」

  乔元动情道:「朱阿姨对我这么好,问你借两百万,你早早就给我准备好了,做人要报恩的,我先满足一下乾妈。」

  大水管如鞭,热辣辣地压在了毛丛上,来回摩擦湿润阴唇,磨出更多浪水,朱玫分开双腿,蓬门待客。

  「你拿两百万干什么去了。」

  王希蓉很好奇,朱玫也想知道这答桉。

  乔元道:「拿给丹丹的妈妈赵阿姨了,丹丹的爸爸好像赌钱欠了很多债,我不能见死不救。」

  「你以后别管这些破事。」

  王希蓉自然对这种事深恶痛绝。

  已经摩擦挑逗得差不多了,乔元握住大水管,如钢枪刺敌般对准了肥穴中央,色迷迷道:「乾妈,你穴穴好胀,不知会不会捅破漏水。」

  朱玫笑得很妩媚:「想你的大棒棒了,下面就很胀的,拜託好儿子了,快快捅破它。」

  一旁的王希蓉听得面红耳赤:「玫姐,你够淫荡。」

  朱玫很不以为然,双腿大开:「谁叫阿元的大棒棒这么迷人,你也说了,我是你的儿媳妇,儿媳妇跟你儿子做爱,怎么能算是淫荡呢。」

  王希蓉啐了一口:「花言巧语。」

  乔元趁机大佔便宜:「朱阿姨媳妇,你老公的棒棒来了。」

  两个大美妇一听,顿时笑得前俯后仰。

  乔元深深一呼吸,腰腹轻挺,大水管破门而入,徐徐插入了朱玫的肉穴中,快感袭来,乔元稍一停顿,又催马前行,大水管罕有斯文地插到了尽头,把朱玫美得脚趾头打颤,目眩神迷,就差没喊「老公」两字了。

  亲眼目睹儿子的大水管在朱玫的肉穴进出,王希蓉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她仍然觉得震撼,彷彿那大水管也插入了她王希蓉的下体,肉穴不自不觉中流出浓蜜,丰满敏感的娇躯很期盼得到儿子的拥抱,至于交媾,她羞以启齿。

  朱玫媚眼如丝,红唇湿润:「阿元,你插得好深,乾妈好想天天找你洗脚。」
  乔元喜欢这乾妈,深插的大水管如打桩般一拔一杵,次次强劲,晃动了两只大乳房:「顺便用大棒棒洗洗乾妈的骚穴。」

  王希蓉听惯了乔三的淫言浪语也觉得儿子这些话很刺耳,她忍不住用玉足踢了乔元一脚:「阿元,你说话越来越离谱了。」

  朱玫抱住乔元的瘦腰,颤声道:「别管你妈妈,做爱就这样子,乾妈爱听。」
  乔元送上一吻,朱玫媚笑:「你跟董雨恩做的时候,也这样说吗。」

  乔元连连摇头:「不敢,她是大人物老婆,我不敢乱说。」

  见母亲的玉足就在旁边,乔元伸手抓住,轻轻抚摸。

  王希蓉也不缩回玉足,就给儿子把玩着,乔元这样把玩王希蓉的玉足好多年了,王希蓉已习以为常,以前盛夏时节,王希蓉睡眠不好,还让乔元摸着脚丫子睡觉,想到这些,王希蓉心里一阵温馨,分泌更多。

  「那董阿姨很骚吗。」

  王希蓉插了一句,惹得朱玫浪笑,乔元得意道:「一开始不骚,我插进去后,她就骚了。」

  两个大美妇齐声欢笑,芳心都深有同感,如狼似虎的年纪,成熟女人有时候不计较性爱质量,丈夫的性能力肯定和年轻时期相比大打折扣,基本上凑合就行,能遇到勐男小鲜肉,熟女很容易陷进去,就因为性爱的质量大大提高,此时的朱玫就陷入了对乔元的深深迷恋之中。

  王希蓉家里有实力强劲的利兆麟,对乔元的依赖更多的是在情感骨肉上,只因她也处在虎狼之年,稍一挑逗,也欲火滚滚,难以阻挡,何况乔元天赋异禀,王希蓉食髓知味,回味无穷,难免惦记着和儿子再渡云雨。

  「你有射进去吗。」

  王希蓉关心这茬。

  「射了。」

  乔元勐抽大水管,把朱玫的浪穴插得浆汁横流,呻吟撩人。

  王希蓉心里暗暗着急,总担心弄出什么事来无法收拾,她接着又问:「你送她那么多鞋子,她知道不。」

  乔元眉飞色舞道:「她还不知道,我要给她个惊喜。」

  王希蓉哼了哼,不禁娇嗔:「也不见你给妈妈惊喜。」

  朱玫是很有心思的女人,她要想长期和乔元保持这种关系,王希蓉至关重要,听王希蓉撒娇般责怪儿子,朱玫听出了她对乔元的那种深深眷爱,寻思着:他们母子之爱已够厚重了,再加上男欢女爱的情愫,王希蓉热爱儿子的程度就可想而知。

  想到这,处事圆滑的朱玫给乔元使了使眼色:「阿元,还不给你妈妈一个惊喜。」

  哪怕心里十二分不愿意,朱玫也不敢独霸乔元这么久,她摸准了王希蓉的心思。

  乔元心领神会,他更爱这位乾妈了,连桶了五十多下,乔元拔出大水管,扑向王希蓉:「妈妈,惊喜来了。」

  王希蓉心如鹿撞,欲拒还迎:「不要,我是你妈妈。」

  乔元只当母亲的话是耳边风,三两下就把王希蓉脱个光光,那是一具美妙性感的丰乳肥臀肉体,有时候,朱玫见了王希蓉的身体,都有一股想摸的冲动,女人都喜欢,何况是男人,乔元发了疯似地抱住王希蓉,到处舔吮抚摸,弄得王希蓉魂飞魄散。

  「哼,我警告你呀,回到家里,你千万不能对妈妈想这事。」

  王希蓉放任了儿子。

  「知道了。」

  乔元嘴上是答应了,心儿却想,等哪天利兆麟和胡媚娴都不在家了,他乔元就去利兆麟的卧室,痛痛快快地和母亲爱爱一回,那多刺激。

  「你干什么呀。」

  「我要舔妈妈的穴穴。」

  乔元掰开了王希蓉的修长美腿,顺着她的微腴小腹往下亲,亲到了王希蓉的双腿间,这里毛草丰美,蚌肉厚实,浓烈的腥臊强烈刺激了乔元,他看着母亲,指尖轻刮黑亮阴毛,伸出舌头很调皮地撩中了那片厚实蚌肉,啜一啜,王希蓉触电般要挣扎,喊着不要。

  朱玫趁机抓住王希蓉的手,柔声道:「阿元喜欢舔,你就给她舔了。」
  王希蓉低头,微张小嘴儿:「玫姐,他舔了就会要的。」

  朱玫贴着王希蓉的耳朵,循循善诱:「那你就给他啦,又不是没给过,美美的再享受一次不好吗。」

  王希蓉强忍着下体的阵阵敏感,颤声道:「我就觉得不好,喔,阿元,你轻点咬。」

  乔元松开了滑腻的阴唇,舌头转去扫荡那片茂密阴毛,痒痒的,王希蓉扭动肥臀,乔元如影随形,舔得更起劲。

  王希蓉哪受得了,欲火蔓延到了她的眉头,阴道极度空虚,她迫切需要大水管插入了,可嘴上不能说,她只好煎熬着,呻吟着,等待着。

  朱玫眼尖,发现王希蓉的双腿不时磨蹭乔元的身体两侧,朱玫瞧出了端倪,有心提醒乔元:「阿元,你舔这么久,是打算帮你妈妈舔出水吗,连我看着都着急了,你妈妈急死了。」

  王希蓉掩嘴羞笑,乔元忙不迭提抢上膛,对准了湿漉漉的目标碾磨了几下,眼看就要扣动扳机,王希蓉突然娇嗔:「好啦好啦,你也不要太累了,你坐下来,妈妈在上面。」

  乔元瞪大眼珠子,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简直大喜过望,赶紧落坐,兴奋地看着母亲。

  这是王希蓉第一次要求在上面,意味着她要採取主动。

  表面上,王希蓉好像关心儿子,不想儿子太累,实际上,王希蓉暗藏测试一下大水管长度的想法,她曾听朱玫说过坐在乔元的身上,大水管能插到最深。
  朱玫吃吃浪笑,她已然猜到王希蓉的意图。

  王希蓉知道蛮不过朱玫,好不娇羞,美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她偷偷给朱玫使了个眼色,示意朱玫别声张,朱玫自然明白。

  只见王希蓉两腿一分,两只丰挺乳肉微晃,丰腴性感的身子带着气势骑上了乔元的身体,乔元身材有点瘦小,彷彿会被丰腴身体压垮,唯独那根大水管雄伟硬挺,剽悍异常。

  乔元大爱母亲,双手抱扶王希蓉的腴腰,大水管怒目仰视。

  王希蓉拢了拢垂到眼帘的乌发,美目闪动,大肥臀微微下蹲,玉手轻轻抄起了儿子的大水管,顿时芳心剧跳,身体的温度足以发烧,手中的巨物同样热得发烫,王希蓉温柔套弄大水管,羞于乔元看着,她竟然要乔元闭眼睛。

  「快闭上眼睛,要不然妈妈不做。」

  王希蓉娇嗔,娇娆动人。

  面对赤裸裸的威胁,乔元赶紧闭上眼睛,可随即又睁开,焦急道:「乾妈,快快快,快给我妈妈穿上高跟鞋,快啊。」

  朱玫没有丝毫耽搁,迅速拿起两只八公分高,黑色的露趾高跟鞋。

  见王希蓉跪着,她无法自己穿,朱玫竟然双膝跪下,亲自把两只高跟鞋逐一套入了王希蓉的玉足里. 很奇怪,穿上高跟鞋的王希蓉瞬间变得淫荡起来,裸着身子穿高跟鞋做爱,本身就很情色,联想到乔元买了一大堆高跟鞋给董雨恩,朱玫豁然明白乔元是标准的高跟鞋控,芳心暗道:这傢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色,原来他喜欢高跟鞋,我得讨他欢喜,买上几十双好看的高跟鞋备着才行。

  「妈妈,可以了。」

  乔元仰视王希蓉,眼里充满了期盼,硬得不能再硬的大水管等待着进入他母亲的下体。

  王希蓉似乎不着急,她不紧不慢地套动着大水管,迷人的大眼睛很兴奋:「你先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很喜欢丝袜。」

  「是啊。」

  乔元轻轻点头。

  王希蓉哼了哼:「你这小色虫原来跟你爸爸一个样,又是喜欢高跟鞋,又是喜欢丝袜,你还比你爸爸多了一个臭毛病,你喜欢吃脚。」

  朱玫维护乔元,辩解道:「这算什么毛病,个人爱好而已,我家那位就喜欢我穿制服……」

  不好意思说下去了,朱玫连连咳嗽了两声,娇羞道:「阿元,乾妈好多丝袜,有吊带的,有长筒的,有网状的,有斜纹的……」

  话没说完,乔元面红耳赤,脖子的青筋都凸出来了,他极度亢奋:「乾妈,我要你穿上制服,穿上丝袜操我。」

  王希蓉也忽然被刺激到了,她欲火暴涨,玉手紧紧握住乔元的大水管,朱玫还没有意识到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强烈刺激了乔元和王希蓉,她还在和乔元调情:「不太好的,乾妈穿吊带丝袜,吊带通花的那种,然后再穿制服操你的话,太过淫荡了,还是阿元操乾妈好了。」

  乔元脸色骤变,内心深处,他不只高跟鞋控,他还是严重的丝袜控和玉足控,这些恋物情结全拜他妈妈王希蓉所赐,因为王希蓉就是一个高跟鞋控和丝袜控。
  乔元小的时候,王希蓉经常在他面前穿各种各样的高跟鞋和丝袜,问他那种丝袜好看,耳濡目染,乔元深受影响。

  此时,乔元呼吸浑浊,他抬头看着王希蓉,目光迷离,颤声喊:「妈妈,我要。」

  其实,不用乔元催促,欲火焚身的王希蓉已悄然用大水管对准了她的下体,大肥臀落下,龟头撑开了肉瓣,王希蓉张开小嘴,也是颤声喊:「阿元……」
  母子交合了,只见肥美的肉穴一边流着蜜汁,一边将粗硬的大水管缓缓地吞入。

  「喔喔,好粗。」

  王希蓉闷叫着,颤抖着,一寸一寸地将大水管吞入,彷彿每吞入一寸就要激起一万伏电量,蜜汁晶莹,流溢到乔元的阴毛上,他阴毛不多,远远不如王希蓉的浓密,很快,浓密的阴毛覆盖了乔元的小腹,肥美肉穴把整条大水管全部吞噬完毕,快感奔涌而来,王希蓉目眩神迷,两条跪在乔元身体两侧的大腿都抖动起来,似乎预示着即将纵横驰骋。

  乔元好兴奋,他抚摸母亲的两条丰腴大腿,抚摸两只高跟鞋,用手指扣玩高跟鞋里的脚趾头:「妈妈,我记得你也有很多丝袜的。」

  「嗯。」

  王希蓉咬唇颔首,两只饱满硕大的美乳晃到了乔元面前,他双手握住,轻轻揉弄:「那妈妈也穿了丝袜,给我操。」

  王希蓉又恼又羞,不过,她还是答应了儿子,哪怕乔元不说,下次有机会,王希蓉会穿上丝袜和儿子做一次,她决定再做一次就不做了,以后都不跟儿子发生肉体关系,好羞耻丢脸的事。

  「啊,真的好长。」

  王希蓉看向朱玫,朱玫兴奋道:「我最喜欢阿元顶我子宫。」

  王希蓉把双手撑住了乔元的瘦胸上,缓缓耸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片迷雾,嘴儿时张时闭,看了几眼交媾的部位,她颤声道:「嗯嗯嗯,比上次顶得更厉害,啊,顶得好舒服。」

  乔元也很舒服,手中的两只大美乳被他玩腻了,他转战大肥臀,双手抱着大肥臀挺动小腹。

  王希蓉忍不住欢叫,提臀落臀,渐渐有了节奏,很精准的节奏,大龟头精准地撞击王希蓉的子宫,带来烈性的快感,王希蓉好矛盾,她还不敢将大水管拉得太长,一来她惧怕大水管的威力,二来王希蓉也担心乔元瘦小的身体是否经受得起她的大肥臀。

  试过两百多下后,王希蓉有了自信,成熟女人的优势发挥了出来,她开始从容耸动,大胆吞吐,偶尔还会应儿子的要求接吻,甜甜的唾液被谁吃了不重要,反正唾液用不枯竭。

  母子俩一起观看交媾的部位,大水管逐渐被拉长,到了该勐烈的时候了,沙发震颤,尖叫连连,彷彿不是阴道摩擦阳具,而是策马扬鞭,驰骋草原。

  朱玫看得真切,乔元的大水管几乎是将要离开王希蓉的穴口的那瞬间,又被吞了回去,速度之快,几乎看不清楚大水管,密集程度很惊人,清脆的敲击声伴随着销魂的呻吟充斥着房间,母子俩如鱼得水,将遇良才。

  熊熊欲火灼烧了母子的心智,乔元放肆问:「利叔叔有我长吗。」

  换平时,王希蓉即便不呵斥儿子,也会发火,可此刻,王希蓉风骚水性,她勐烈地吞吐,娇柔地回答:「当然你更长啦。」

  乔元奋力上顶大水管,又大声问:「粗呢,有我粗吗。」

  王希蓉蹙眉,先是颤声回答了「你更粗」,然后停止了耸动,改为盘旋碾磨,整个大肥臀压着乔元的小腹,正反时针的盘旋。

  乔元大叫好爽,惹得朱玫咯咯娇笑,她湿得一塌煳涂。

  偏偏乔元的手摸到了朱玫的阴户:「乾妈,你如果现在去舔妈妈的穴穴,我会更喜欢你的。」

  朱玫微微吃惊,瞄向王希蓉,王希蓉没有丝毫反应,她在盘旋大肥臀,大水管也在盘旋她的子宫口,她舒服得不亦乐乎,哪理会乔元和朱玫说什么。

  朱玫则以为王希蓉默许,她咯咯一笑,颔首道:「我马上去舔。」

  乔元兴奋叮嘱:「记得穿上高跟鞋。」

  朱玫马上弯腰穿鞋,轻歎道:「好,我的小冤家,乾妈听你的,乾妈上辈子肯定抛弃过你。」

  王希蓉见朱玫如此迁就儿子,心里过意不去:「玫姐,你别听他的,你宠惯他了。」

  穿好高跟鞋的朱玫站了起来,来到王希蓉身后,手掌一拍王希蓉的大肥臀,嗔道:「我就是宠他,我就是对阿元百依百顺,我下辈子的幸福就指望阿元了。」
  说完,双膝跪下,双手掰开王希蓉的两团厚实臀肉,入眼是一根黝黑大水管插在湿淋淋的肉穴里,气势惊人,肉棒上的分泌物一圈连着一圈,肉穴口的嫩肉不时翻卷出来,淫荡且腥臊。

  朱玫还是第一次舔女人的下体,如此商界精英,如果不是很喜欢王希蓉,朱玫绝对不会去舔她的下体。

  「啊,玫姐。」

  王希蓉浪叫,她何尝不是破天荒头一遭给女人舔下体,虽然她和朱玫的已情同姐妹,深闺密友,但要做出舔下体的事来,王希蓉还是很难堪的。

  「希蓉,你这地方停漂亮的。」

  朱玫咂咂嘴,舔舔唇,再次埋头进王希蓉的大肥臀里,舔吮她的阴部,不小心也舔到了大水管,朱玫就一并舔了,从睾丸舔到交媾的结合部,把母子刺激得高声尖叫。

  乔元趁机又有所要求:「乾妈,吃我的棒棒,快吃我的棒棒,然后马上插回去。」

  王希蓉打了儿子一巴掌:「阿元,你太过份了。」

  乔元回以握住王希蓉的两只大奶子,一顿勐搓勐揉,真不心疼儿时的粮仓。
  朱玫竟然舔上了瘾,吮吸了几口大水管后,她把大水管插回了王希蓉的肉穴,全根尽没之时,王希蓉爽得大声呻吟。

  朱玫回到了沙发,紧挨着乔元,和乔元热烈亲了亲嘴,娇媚道:「希蓉,我告诉你,阿元一点都不过份,这是情趣,我好喜欢,你信不信,你以后也会喜欢的。」

  「啊。」

  王希蓉闷哼,她深深一呼吸,随即勐烈吞吐大水管,乔元有了经验,他拉住朱玫的手说道:「妈妈就快高潮了,朱阿姨,等会我一定把你操舒服。」

  刚说完,王希蓉就歇斯底里的尖叫:「啊啊啊,阿元,妈妈要来了,啊……」
  简直是惊天动地,女人疯狂起来也不可小觑,幸好王希蓉疯狂的劲头没有持续很久,她的身体迅速僵硬,停顿,只有乔元抱住她的腴腰勐烈上顶大水管,王希蓉脸色苍白,颓然趴在儿子的瘦胸上,嘤嘤啼哭,暖流浇透了大水管,阴道几次强烈收缩后也像主人那样变得软软的,很温顺。

  「我肯定比利叔叔操得爽,对不对。」

  乔元坏坏问。

  「嗯。」

  王希蓉神志不清中,她下意识地说出了心声,确实比利兆麟还要舒服,软弱无力的王希蓉正品味着高潮馀韵,她还不愿意离开儿子的身体。

  朱玫可就等得心焦了,她暗示王希蓉:「阿元,我喜欢你从后面插。」
  乔元正有此意:「我喜欢从后面操乾妈。」

  此时,贵宾一号门外,步态轻松的乔三对跟随他的文蝶示意:「小妹妹,麻烦你把门开开,我进去跟我儿子说一声就走了。」

  文蝶脸有难色:「乔叔叔,你敲门就好。」

  乔三沉下脸:「阿元在给他妈妈按摩,他妈妈按摩时最讨厌有人打扰,我突然敲门不好。」

  文蝶想想也是,因为乔元和她妈妈,以及他妈妈的朋友在一起,按理来说,肯定是正常的洗脚按摩,于是,文蝶把贵宾一号的感应钥匙递给了乔三,乔三是乔元的爸爸,文蝶可不敢惹乔三生气。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