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爆乳性奴养成记】(04)作者:WILLERECTION
【爆乳性奴养成记】(04)作者:WILLERECTION
字数:101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节:鸿门宴

  第二天,孟琳早早的上班去了。而当我打开王露的家门时,我发现王露安睡在家里,这时候曾丽萍却不见踪影。我察觉到情况不妙,于是乎赶忙往孟琳的公司赶去,顺便想要去见见孟琳的老总,曾丽萍的老相好张全贵。想着我便驱车来到了孟琳公司。这个所谓的百川汇金中心是本市的地标性建筑,它的楼体呈现金字塔形状,外面全部都是深蓝色的玻璃幕墙,在晴朗的天空里反射着城市里所有建筑及风景的影响,百川汇金中心大楼越往上建筑结构越细小,所以当你站在大楼之下的仰望的时候,你几乎能感觉到它插入云霄高耸入云的感觉。

  我穿着白色衬衫,灰色西裤,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俨然百川汇金中心的员工一般。皮鞋当当当敲击着地面,我快速步入大厅,这里所有的人员是西装革履,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在炎热的夏天里,这里的冷气开放的犹如秋天,一股无比凉爽的夹杂着金钱味道的风迎面扑来。我几乎很少来到这个地方,我转动着眼睛寻找着电梯的位置,满眼的都是通透的玻璃围墙,大厅除了地面是大理石的褐红色,其他地面纯一色的是灰色、白色,这里肃静的犹如一个教堂,我快走的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成了这个空间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声音。当我走到电梯前时,我感觉到心跳几乎是飞速的,我似乎预感到事情不妙。曾丽萍这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的,她见风使舵的功夫比谁都厉害,即便是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依旧可以借着张全贵这个棋子通过孟琳将我掰倒,想到这里我就心惊胆战后悔不已:怎么就没有考虑到这个心机如此重的女人会走这一步呢。我暗暗的想给自己一个巴掌。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全贵乘着电梯出来了,看他神色匆忙,好像急着要走的样子,我心想这个机会不能丢失,赶忙迎了上去。

  我踱步跑到张全贵面前,伸手点头微笑道:「你好张总,要出去吗?」
  张全贵一愣,他看了看我回到:「嗯!」

  「去哪儿,方便的话坐我的车,正好有事情找你!」我回道。

  「我要去客户那里谈一笔生意,你在办公室等我吧。」他冷冷说道。

  「我就送你过去,也不上去,在车里等你!」

  见我如此坚持,张全贵便点点头,我赶忙赶在前面为他打开车门,他携着一旁的助理便上车了。这个助理是个20岁左右的女子,身材娇小,面容姣好,扎着马尾辫,穿着白色修身衬衣,胸前略微突起可以看出胸围并不是很大,下身穿着包臀短裙,配之以肉色丝袜。路上,张全贵和小助理说着今天要拜访的客户,而助理则埋头一通猛写,可以看出来,助理是个新手,对于这次工作,应该是首次参与,这可能对她来说是第一次考验。

  「今天我们要去的是满园酒楼,因为他们有个新的酒楼在建,需要大量资金,我们的工作就是让他们采纳我们的投融资方案,促成这笔合作谈成。首先你要了解一下我们要见面的这位老总——周总。」当张全贵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顿时心里有着七八分的把握,他所说的满园酒楼就是周美凤名下的餐饮品牌。而这里说的周总,也就只有周美凤了。我想着今天真是好运气,如果我在这时候能够帮上张全贵,我估计在进一步说我的事可能就容易多了。紧接着,张全贵就详细的跟助理说着周美凤的发家史,还有满园酒楼的名气及资产等等,眼里嘴里全部都是对周美凤的溢美之词。

  这次的谈话被安排在一个高档的茶楼,这个茶楼2 层楼高,外部全部是中式的装修风格——精致的琉璃瓦横在房顶上,而在二层窗户下沿,也做了这样一趟琉璃瓦,鲤鱼的吐水嘴,四角立着避雷吻兽,墙壁上全部都是镂空的木雕,整个装修精美华丽,透露着辉煌的金黄色,俨然一副官宦世家的装修风格。张全贵跟助理下车后,我便在车上静静等着。过了大约有15分钟,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车上抓了一包烟,借着找张全贵的机会上去见见周美凤。上了二楼只见周美凤所在的包厢外垂着一张纱帘,透着纱帘,我看到周美凤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莹白色长裙,胸口依旧开的非常低,蕾丝边压着半个洁白丰满的乳房,可能是怀孕的缘故,她的乳房显得更加丰满美丽,而今天她在脖颈处挂着的是珠光闪耀的珍珠项链,洁白的珍珠搭配着她的皮肤显得更加的雍容华贵。她的头发不像平常,这时候是宽松的盘在脑后的,耳畔垂着常常的珍珠耳坠,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双手拿着文件详细的阅读着,她的头上是一朵淡粉色的头花,整个人显得非常雅致动人。而此时,张全贵跟他的助理就坐在周美凤的前面,背对着门。我走进后轻轻的敲了敲门边,周美凤一抬梅,娇容如花开一般展现在我面前,她今天的妆容非常淡雅,因为精心的备孕,她几乎只是简单的打了打粉底,画了画眼线,唇色是淡淡的枚红色。

  周美凤发现是我,一愣说道:「小峰,是你啊,我这里正好有客户,等一会儿跟你说。」

  这时候盯着我看的张全贵露出了一种惊讶的神色,我接着说道:「今天我是跟我们张总一起,来一起拜访您的!」说着我给张全贵递去了香烟,张全贵摇摇手,用嘴指了指周美凤,我这时候才想起来,周美凤是不喜欢跟她谈生意的人抽烟的。

  我下意识的收起了自己的烟,对着张全贵和周美凤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本想识相的离开之时,张全贵叫住了我:「廖峰,既然你也是周总的熟人,不让我们一起在这里喝茶吧」说着周美凤也点头示意。

  坐下后,周美凤继续看着手头的文件。之间她手腕处带着一只羊脂玉镯,无名指带着一个铂金钻石,而她的食指则指着文件上的字认真的看着。席上我们几乎什么话都没说,而我甚至连呼吸都是小小声地。大概过了5 分钟左右,周美凤皱皱眉头,将文件整理了一下递给了张全贵的助理。

  我发现她欲言又止,动了动嘴唇,玉口吐出几个字:「利息太高,还有可谈的空间吗?」

  张全贵陪之以笑容,说着:「这个都好说,我们第一次合作,当然存在着磨合的时间!」

  这时候周美凤有些不耐烦了:「张总,我现在这个项目可是要比我现有这几个项目的合计都要大,因此我急需一个投融资,但同时并不意味着我的项目不着急,现在开工日期在即,如果你们确实没办法给我满意的方案,我还是考虑别的公司吧。」

  说着周美凤就准备拿着包起身走的时候,张全贵回到:「这样周总,晚上我要宴请市长李强,您有空不妨来参加,李市长正好关于这个项目有新的规划,如果您去了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呢!」张全贵的眼神全部盯在了周美凤的胸口上,露着色眯眯的眼神。

  周美凤一叹气,问道:「在哪里?」

  张全贵说:「我们这里要说吃饭,当然都去您的满园酒楼了,整个市也没有比您酒楼更高档的地方了!」

  这个马屁拍的周美凤总算松下了眉头:「那行吧,晚上我安排,5 :30在清泉街的满园酒楼贵宾08房吧!」

  说着我和张全贵一行三人便向周美凤告辞,准备下楼去了。

  此时周美凤叫住我:「小峰,你留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张全贵已经迈出包厢间的脚在听到这句话时停了下来,他回头看着我,我给了他一个眼神,他顿了顿,又跟着助理下楼去了。

  「周姐,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小峰,我这次融资的数额确实太大了,现在我又正在备孕,你帮我探探这个张总的底,如果确实没戏我也不想去这个宴席,这么多年总是应酬这样的场合,想着都累。」周美凤丧气的说着。

  我回到:「周姐,你别气馁,你看现在秦佳也已经长大了,你让她也出席出席这样的场合,跟李市长见见面,说不定以后办事更加顺利了呢。没事,今晚我尽量让更多的人去,尽量将气氛调节好,你就放心的去吧。」

  说着周美凤点点头。

  路上,张全贵一直都在问我周美凤跟我说了些什么。我只是说她问了我一些保险上的事物,于是车上便陷入了沉默。

  「廖峰,晚上你跟孟琳一起去参加这个宴会,好好地认识一下李市长以后你们办事也方便。」张全贵说道。

  这时候,我提了一个不该提的问题:「张夫人一起去吗?」

  之间张全贵黑着脸,我都想把自己扇死在车上。可这时候张全贵说话了:「丽萍嘛,还是要去的,她应付这类官员还是非常有手段的。」果然,张全贵将曾丽萍推出作为这些官员的开门砖,他自己有自己的一把小算盘。

  当我把车停在百川汇金中心门口的时候,我看见曾丽萍搔首弄姿的正准备进大厅。他看见我跟张全贵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张全贵走到跟前,叫她叫了两遍她才回过神来。

  「丽萍啊,晚上跟我和小廖夫妇一起去吃饭」张全贵说道。

  曾丽萍回过神来说道:「全贵啊,我晚上不一定……」她说着眼神瞟着我所在的方向,显得有限胆怯。当我跟她眼神接触的时候,她忽的转移自己的目光,盯着地面。

  张全贵看见丽萍这副不自信的样子,突然有点不习惯了:「你怎么了,昨天吃错药了吗?这种场合你怎么能缺席,你缺席了让我怎么办?」

  见张全贵如此数落自己,曾丽萍突然感觉百感交集,她以前是多么自信的一个女人,而在我的面前,还有她的「名义」老公面前,她是多么的无所适从。
  这时候我圆场道:「张夫人,张总既然这么强烈的要求你,你就给张总一个面子,再说是吃饭又不是上刑场!」听到我说「上刑场」这三个字,曾丽萍顿时感觉一阵红晕往脸上冒。她看着张全贵,好像有什么话要跟张全贵说。而此时我心里庆幸:多亏我时刻跟着张全贵,不然让曾丽萍这个老女人得逞,我岂不是死的会很难看。见曾丽萍的阴谋没有得逞,我心里美滋滋的。这时候张全贵转身跟助理走进了大厅,上了电梯。曾丽萍见由于我的存在导致她未能向张全贵告状成功,心里愤愤不平,她努力抑制着内心的愤怒,猛地对我展现了非常不自然的笑容。

  这时候我说:「曾丽萍,你来这里是要来告发我的吗?」

  曾丽萍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我怎么敢!」

  「你跟我来!」说着,我就拉着曾丽萍来到了公司外面一个偏僻的街角巷口,我拉着曾丽萍到一个没有任何人的地方,曾丽萍此时已经心跳如雷,我掐着她的脖子恨恨地说道:「你这老女人,如果你敢在张全贵面前说任何不利于我的话,或者作出任何对于我不利的事情,那么你的女儿将会受到千倍于昨晚的折磨与蹂躏。」

  曾丽萍几乎要哭出来的说着:「你不要这样,我听你的话,你不要对我的女儿做那样的事情。」

  我见她楚楚可怜,便将掐住她脖子的手放开,曾丽萍大口地喘着粗气,大口地咳嗽着。她今天穿的是雅致的紧身连衣牡丹花纹低胸短裙旗袍,艳红色衬托着她的皮肤简直雍容华贵之至。而她的领口配着一串张全贵赠送她的价值不菲的铂金钻石项链,想来她今天也是有备而来。这时,我将她拉到车上,取出一套皮质露奶胸罩和一条皮质的露逼内裤,让她自己到卫生间给自己穿上,她看到是这样的衣服,突然间有些抗拒,而此时的我已经十分愤怒了,她见我的态度很强硬,便拿起了这套皮质内衣,到卫生间去换了。她将换下来的普通内衣丢在了卫生间里。之后我又给她嘱咐了一些事情之后,我们就在百川汇金中心等待着张全贵。
  不一会儿,张全贵从楼上下来,他见我和曾丽萍都坐在大厅,便走了过来,他问道:「丽萍,王露今天没过来吗?要不一起把她接上吧。」

  曾丽萍整了整衣服,瞥了我一眼,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这种场合,我一个人去就好了,王露没见过什么世面,还是算了吧!」

  见曾丽萍如此说自己垂涎已久的王露,张全贵显得有些不高兴:「丽萍,王露可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儿,我这么辛辛苦苦栽培她,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让她多见见这样的人,老在家里待着算怎么回事呢?」

  我见状回到:「张总,这样吧,你跟夫人先坐会儿,我去接王露。」

  曾丽萍见我们二人都这么说,也就沉默的什么都不说了。这要是换做平常,曾丽萍早就跳起来了,以她的性格她不会轻易妥协的。可是还没等我收拾好,曾丽萍这时候说话了:「王露今天跟我说她今天不舒服,还是让她在家里休息吧,别累着了!」

  见曾丽萍一再坚持,虽然语气柔和,但是张全贵平常尽是听她的,这时候竟也不坚持了。这会儿,孟琳也下来了,她今天穿着的是标准的工作装,俨然一个会计的样子。于是我们四个便上车了。

  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清水街的满园酒楼。这也是个中式装修风格的酒楼,屋面做了完整的琉璃瓦造型,雕梁画栋,檐角交错,俨然一个宫殿的样子。门头上挂着6 对超大的红灯笼,而这个门也做得有2 层楼那么高,门口的木头柱子雕刻着盘旋着的龙凤,制作之精细无以言喻。进了满园酒楼,高高的牌匾悬挂着,大厅地面铺着雍容华贵的黑色大理石,墙柱均用颜色深浅不一的木头装饰,有六边形的窗洞,有木雕,有小桥流水,有水墨石画等等,种种美景让人应不暇接。服务员带我们走到贵宾8 包厢间,周美凤已经在里面恭候着了。不同于白天见到的,此时的周美凤穿着浅蓝色的刺绣长裙,胸口捂住了不少,但是肥硕的胸部形状还是圆圆的凸现出来,身上的刺绣是荷塘月色,配着胸前皎洁的圆月,整个人就像是从月亮上下凡的仙子一般美丽。而秦佳也在现场,她穿着素净的粉红色衬衫,配着洁白的修身长裤,显得干净清爽,她今天扎了个马尾辫,对于来的客人挨个要问候一遍:张总、张夫人、廖哥、嫂子……

  李市长还没有过来,我们便在茶几上简单的聊着天。不一会儿,李市长带着他的儿子过来了。我们都起身迎接,而这时,当李市长的儿子抬头的那一瞬间,曾丽萍傻眼了:这难道不是昨天对着她的身体自慰的那个大学生吗?今天的曾丽萍打扮的雍容华贵,她心想着应该不会让他认出来吧。羞红的低下了头。而这时候的其他人分别地给李市长还有他的儿子握手。

  李市长一一给我们介绍着:「这是我的儿子李坤,我还有两个儿子李宇跟李达昨天去网吧玩的太晚了,今天没休息好所以没过来!」听到李市长说着这番话,曾丽萍一下子都快昏过去了,幸好他们三个只来了1 个,如果三个都来那她岂不是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我见曾丽萍有些异样,用胳膊肘推了推她,只见她红着脸抬起了头,而这时李坤看到曾丽萍顿时傻了眼。

  李坤今年24岁刚刚大学毕业,他身高185 ,身材高大且壮硕,穿着干净的T
恤衫,修身黑色西裤,大概也是经常锻炼吧,紧紧的裤子绷的浑圆的臀部完美的展现了出来。他一看眼前貌美如花的中年妇女是昨夜他们调戏过的那个性感骚货,顿时下体反应,直接把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帐篷。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转身,拉着他父亲要赶忙入座。我见李坤这样的反应,又瞅了瞅曾丽萍,相比曾丽萍昨夜也是把这个李坤的鸡巴全貌欣赏过了,看着李坤那一股羞涩样,曾丽萍做女人的自信似乎一下子让她挺直了腰杆,而此刻的她更显得风韵荡漾,无比的美丽风骚。
  酒席间,李坤不断地瞄着现场的各位美女,当眼光扫过曾丽萍的时候,总被她傲人的胸部迷住。而此刻曾丽萍却十分识相的频频对李强市长及李坤敬酒。因为她知道今晚她的使命,想着儿子这么快就搞定,那么这个老子也应该不是很难。
  这一次,张全贵携着「妻子」曾丽萍去给李强敬酒。李强出于敬意站了起来,这一站不要紧,我发现他使劲在遮掩着自己的裆部位置,原来在曾丽萍的连番轰炸下,李强的防线也险些被攻破,他的下面也支起了小帐篷。而在敬酒的过程中,李坤的眼光几乎没有离开曾丽萍的胸部。

  「李市长」曾丽萍娇嗔道,「多谢这些年你对我们张总的照顾,今天我在这里无以回报,只能尽我的努力让你过一个开心的夜晚!」说到这里,曾丽萍更是搔首弄姿,全然将现场另一位美丽熟女的风头抢尽。而此时的周美凤也不屑一顾的夹着碗里的菜悠然自得的吃着。相反,秦佳则是全场安静不已,连敬酒的动作都很少。

  李强在曾丽萍这个老手的骚弄下脸都红了一半,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真的色心荡漾。而他的儿子李坤,居然时不时的伸手到裆部。这对好色的父子在这场酒席上居然那么快的就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关于我们周总满园酒楼的新项目……」曾丽萍还没有说完,李市长便将她的话打断,说了一个字:「好!」

  之间李强搂着曾丽萍,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这时候张全贵的脸几乎是黑的。之间李强已经醉的几乎站不住了,差点没倒掉。他讲嘴巴凑近曾丽萍的耳朵,悄悄地说了几句话,便开心的哈哈哈大笑起来。而此时曾丽萍的脸也红透了,一边陪着笑,一边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说实话曾丽萍在酒席上的这一番动作着实让我佩服不已,李强这个久经战场的人居然也没抵过曾丽萍的美女攻势。而将眼前一切全看在眼里的周美凤不禁皱皱眉头,虽然她常年出入这种场合,但是对于曾丽萍这种手段,周美凤也是投去不屑的眼光。坐在周美凤身旁的秦佳更是看愣了,可以从她的表情上看到,她几乎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住了!

  借着这股酒劲,酒席很快就结束了。张总安排着要让李强到洗浴中心休闲休闲,可是李强摆了摆手,我拉着曾丽萍让她去搀扶已经喝醉的李强,李强见是曾丽萍来了便一手搂着曾丽萍的脖子,居然当着我和张全贵的面要将手深入曾丽萍的胸里,曾丽萍见李强如此动作顿时老练的将他的手握在了手里:「李市长你喝醉了,我带你去休息休息吧!」

  李强因为醉酒通红着脸,挺着啤酒肚,一手靠着儿子李坤,一手拉着曾丽萍,而我一出门就将车开到了酒店门口,李强一行三人径直上车。这时候刚下来的张全贵对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先走。他身后下来的是周美凤母女,张全贵见她们下来便一一和她们握手致意,便从一旁走了。而最后出来的则是我的妻子孟琳,她和周美凤握着手,微笑着,好像在说着什么。

  我将曾丽萍和李强送到了附近的一个五星级宾馆,我扶着李强进了宾馆大厅,而曾丽萍和李坤去办理开放手续。

  服务员看到醉醺醺的李强和我们一行:三男一女,便问道:「你们开几间房!」
  「一间」我们异口同声的达到。

  这时候服务员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三个,我们各自垂着眼睛好像在忙自己的事情。不一会儿服务员便将房卡给我们递了过来,房卡的名字是我的,于是我们便搀扶着李强到了房间的门口,打开了房间后,将醉醺醺的李强放到了床上。而此时我朝着李坤做了个表情让他跟我一起出门,只见他似乎还有点儿舍不得。我使劲拉出了他,为了保险起见,我和李坤将紧挨着李强房间的两间房间都订了下来,我在左边,李坤在右边。

  我在宾馆里趴在墙上听着里面有什么动静,只听到两个人在说话,但是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大概过了有20分钟,我听见房间里有水声,心想大概是曾丽萍或者李强在洗澡吧。过了大约有30分钟,我感觉房间里几乎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正准备带着李坤去敲门的时候,房间那头想起了曾丽萍熟悉而浪荡的淫叫声,紧接着是剧烈的啪啪啪的响声,夹杂着曾丽萍的喘息呻吟声,我几乎能够想象出李强的短小鸡巴插入曾丽萍骚逼时候的情景。过了大约10分钟后,房间里几乎没了声音。难道是已经休息了?这时候我跟李坤不约而同的除了宾馆的门,开了李强的房间后我们才发现。李强射精后便因为过于疲惫躺倒睡着了,而此刻的曾丽萍因为爱欲被撩起,一时难以发泄居然在房间里面开始自慰。之间曾丽萍带着我给她穿上的漏奶皮质胸罩和漏逼的内裤,淫荡的套弄着自己的阴蒂。而24岁正值血气方刚年级的李坤见到这一幕简直兴奋的勃起大鸡吧都快将裤子撑破了。

  曾丽萍见李坤进来,不由分说的跪倒李坤面前,脱掉李坤的外裤,一个巨型鸡巴一下子跳到她的眼前。她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李强的鸡巴跟儿子的鸡巴差这么多。李坤的鸡巴大约在16公分长,龟头硕大无比还带着一定的弯度,这几乎是每个女人都喜欢的鸡巴类型,它能够很好的刺激着女人的G 点。这时候,饥渴难耐的曾丽萍一下子将李坤的大鸡吧含了下去,李坤一阵呻吟。想来曾丽萍的口交技能也是相当棒的,她一口将大鸡吧全部含下。大力的吮吸着,年轻的李坤哪经历过这样刺激的场景啊,没几下就射了。曾丽萍将这处男的精液一口不剩的全部吞入。紧接着开始套弄软下去的鸡巴,李坤果然是年轻,不一会儿又被挑逗起来了。他挺着二次勃起的鸡巴,暴露着青筋,继续在曾丽萍的口中不断地抽插着。这次的持久就连曾丽萍也一下子受不了了。她吐出了鸡巴干咳了许久。

  看着曾丽萍硕大的奶子被这皮衣紧紧的包裹着,李坤伸手下去去抓曾丽萍的大奶子,曾丽萍被刺激的连连淫叫:「操我吧,我快受不了了,快操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此时李坤得手还不停,他不断地隔着皮衣将曾丽萍的奶子捏成各种形状,然后再放手,那硕大的白奶子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我本身以为曾丽萍已经怀孕了,没想到这次李坤大力的揉捏,居然没有一点儿乳汁被挤出。而在这父子轮番上阵的时候,曾丽萍的小穴更是被淫水浸润的粉嫩晶莹弹性十足。勃起的大阴蒂简直有拇指大小。李坤用壮硕的手臂抱起蹲着的曾丽萍,对着她的花苞「噗嗤」一下刺入,伴随的是他饱含男子气概的吼声。

  曾丽萍被这突如其来的刺入插得颤抖了起来。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年轻的猛男抽查着曾丽萍的没穴。从后面看,曾丽萍的身材真的好,你不说她有38岁,你说她18估计都会有人信。是不是常年被这些男人的精液浸润着,女人也会显得年轻呢?只见李坤的大鸡吧快速的在曾丽萍的小穴里抽插着。小穴的肉紧紧的包住李坤的鸡巴,是不是小穴里粉色的肉都被翻了出来,李坤哪受得了曾丽萍这一美穴的夹击,没有5 分钟,李坤又射在了曾丽萍的小穴里面。只见李坤肥硕的臀部一颤一颤,而曾丽萍一面享受着处男鸡巴的精液,一面用着手大力的捏着李坤壮硕的臀部,抓的指痕深深的印在李坤的臀部上。

  大概是痛感的刺激,或许是曾丽萍的风骚再次撩动了李坤,还没有拔出的鸡巴再次在曾丽萍的小穴里硬了起来,他这次更加大力的操着曾丽萍的肥穴。而一面操着,他一面用着食指插着曾丽萍的菊花,这一双重夹击不禁让曾丽萍更加兴奋,加大了淫叫的力度。

  这时候,沉睡的李强被惊醒了。他挺起了自己刚刚勃起的鸡巴,站了起来抱着曾丽萍的屁股就操了起来,这一下让曾丽萍无所适从起来了。但是淫叫声丝毫没有断。看着一队父子猛操着曾丽萍的嫩穴和屁眼,我真是心理无比的畅快。而这时的李强,更是厚积薄发,将自己的全部力量用来包抄曾丽萍的后门。只见因为高潮频起的曾丽萍瘫软在李坤的身上,而李坤抱着曾丽萍的大腿,将她悬挂在半空。这时候李强的力道不禁大了起来。男人征服女人的自豪感让他不禁持久了许多。肥硕的身体就像是一只青蛙抱着母青蛙交配着。虽然画面不太美观,但是李强的力道那是毋庸置疑的。啪啪啪啪,肉碰肉的声音还是在房间里不断地回荡着。

  此时的我则悄悄地离开了房屋,驾驶上了自己的车,回到了家里。在电梯里的时候,我不忘先到王露的家里看看她的近况,一开门,只见王露在客厅看着电视。她见我进来赶忙跪在地上,声色俱厉的呼喊道:「峰哥,我妈呢,我怎么打不通她的电话了?你有没有对她怎么样?请你不要再惩罚她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扶起了她,温柔地说道:「只要你听我的,你妈妈就可以过得很舒服很开心!」

  王露哭着扑到了我的怀里,带着哭腔说着:「谢天谢地,我妈妈没事就好了!」
  我抓住王露的肩膀,我说道:「现在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做到!」

  她擦着脸上的泪水猛的点头。

  「你明天去医院做个处女膜修补手术!」我说道。

  王露只是楞了一下,但还是很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天明,只听张全贵打电话过来说,事情都已经办妥了,周美凤的项目可以如期开工,因为昨天的努力,土地几乎不出钱就可以拿上,而土地交易税更是拿到了一半的折扣,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周美凤的时候她简直高兴坏了。而我们谈的这个项目也可以如期开工了。因为周美凤的孩子月份越来越大了,渐渐地很多接洽的工作都是秦佳本人来出面了。而一面筹办者让王露修补处女膜手续,另一面我向秦德金在郊区租借了一个空置的库房。秦德金一再问我为什么租用库房时,我总回答他说需要放一些闲置家具,而与此同时我在旧货市场购买了二手沙发,床铺,餐桌,椅子等等一套生活必须用品,并且找来一个师傅将门窗安装上,配上结实的防盗系统,并且拉上了网线,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布置了监控。在位于库房不远的地方设置了一个洗手间,房屋里打了一个通道可以直通这个洗手间的。当房屋里面的自来水和暖气电力问题都解决之后,我就找了一个家政公司将里面收拾一通,安装上了强光灯。

  王露在医院昨晚处女膜修复手术后,安静的躺在床上,她抓着我的手,可是没有问我一句话。我知道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心里也在盘算着,我几乎也不能说出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隐隐之间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如果走错一步棋,那将是重大的损失……

  曾丽萍第二天便消失不见了,我多次去百川汇金中心想要逮到她,没想到她都没有出现。我甚至想到会不会是李坤将她给绑架了,心里暗道不好。在这种情况下,我通过孟琳探探张全贵的口风,没想到张全贵竟一个字也不说。在来回摸索中,我见到一个女子去找了张全贵,并且在办公室里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因为距离很远,我只能看清大概的面容。她长相朴素,穿着也十分简单。后来我通过警卫才知道,这个女子名叫李蓉,是张全贵的原配妻子。她老实本分,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与张全贵过了一辈子,但是因为她老实木讷,张全贵几乎不带她出来办事,而作为张全贵名义妻子的曾丽萍,平日里就以李蓉的名字出现在公众场合。难怪那天张全贵打电话的时候叫曾丽萍为李蓉。更多的人都不知道,曾丽萍只是张全贵的一个棋子,曾丽萍究竟跟谁上床,甚至怀了谁的孩子跟张全贵都丝毫没有关系。也难怪,张全贵会在李市长面前拱手让曾丽萍去陪李强跟李坤父子俩操她而没有丝毫动容。在这些领导面前,曾丽萍也能言善辩,却又是名义上张全贵的妻子,这种关系不禁给张全贵戴了多少顶冤枉的绿帽子,同时却又为张全贵提供了多少道路。这种智慧简直是我们难以企及的。而对于张全贵这只老狐狸,为了让孟琳能够顺利的在他公司下工作,我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让我跟他的关系能够走的更加近,这里面唯一的定时炸弹就是曾丽萍。虽然曾丽萍跟张全贵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如果让张全贵知道我上了他的女人,那么基于这份莫须有的「耻辱」孟琳的工作肯定不保。

  究竟要从张全贵的原配妻子李蓉处下手,还是从曾丽萍本人下手,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