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当绿帽遇上红杏】(13)作者:玄素
【当绿帽遇上红杏】(13)作者:玄素
字数:8494


             (十三)枕边寝取

  「王哥,我们继续吃吧。」

  「好好,小刘他在卧室里躺下了?」

  「嗯,是呀,他有点头晕,可是明明喝的也不多呀,怎么就头晕了呢,真是奇怪。」

  「呵呵,那个红酒的后劲很大的,刚刚数小刘喝的最多了,可能他的体质也刚好不怎么适合喝红酒吧。」

  「嗯,应该是吧,怪不得他一直都不喜欢喝红酒呢。」

  卧室的房门并没有关上,我站在房门旁边,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餐厅里两人的对话,可能是担心我还清醒着,所以王志博早先虽然已经表现出有些急不可耐的模样,可如今仍未有所行动。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期间他们两人偶尔在低声交谈着什么,由于声音太小我并不能听到,不过想必也就是王志博祈求再次与琪琪发生关系吧。
  「小王呀,要不你去看看小刘他怎么样了,我们这饭都已经差不多吃好了,他如果睡着了的话,我就不在这打扰了,就先回去了。」

  「哦,好的,那我进去看看他。」

  听到两人突然变的正常的对话,我看到琪琪正起身向卧室里走来,身体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略做犹豫,随后快速转身躺在了床上。

  「老公,老公?你睡着了吗?」

  琪琪走进卧室,弯下腰伏在我的身前轻声呼喊着我,虽然卧室里没有开灯,但我知道她肯定是能够看到我此刻睁着的双眼。

  果然,下一秒,她便将红唇凑在我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对我说道。

  「老公,刚刚王志博一直要求和我发生关系,我没好意思直接答应,不过也没表现出生气,然后他就说让我进来看看你睡着了没有,说是如果你喝那么点酒都能睡着的话,那就是天意,老天爷都给他机会,老公你真的愿意给他机会是吗?」
  听完琪琪所说的话,我的心脏已经剧烈的跳动起来,那急速的震动声仿佛就回荡在我脑海里一样,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我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卧室里,借着从客厅射进来的光亮,我看到琪琪在我点头答应之后,眼神中似乎产生了一丝媚意,这是之前我从来没有在琪琪的眼神中所看到过的,也是清纯可爱的琪琪所不应该存在的神色,这一刻,我仿佛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琪琪了,难道这就是女人的善变吗?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琪琪已经自言自语着转身走出了卧室,再一次去往王志博那只饿狼的身边。

  「奇怪,居然睡的这么死,摇都摇不醒,真是的。」

  「哈哈,怎么样,小刘他睡死了对吧?」

  「嗯,王哥你怎么知道?」

  「哦,我……我这不是刚听你说的吗,别说这些了,刚刚说好了的,只要小刘他睡着了,那就是老天爷都在撮合我们两人啊!对不对小王?」

  得知我已经睡的不省人事,王志博也没有特意过来确认一下,即刻便嚷嚷着说出了刚刚两人的约定,看来他对于下在酒里的药是很有信心呀。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答应,况且我上次都说了我们不能再发生关系了,不然多对不起刘斌呀。」

  「可是你刚刚也没有反对呀,而且还真的过去看小刘他有没有睡着,难道不就是同意了我的提议吗?」

  「我……我只是……只是想过去看看他有没有事,才不是王哥你想的那样呢。」
  不得不说,王志博这家伙长的膀大腰粗的,果然脑袋就不怎么好使啊!此刻琪琪说话的语气都这么柔弱了,也没有要赶走他的意思,他居然还不直接把琪琪扑倒,难道还要等琪琪岔开双腿主动请他插进去不成!

  「哪里知道他居然真的睡着了,这岂不是真的要成全了你……」

  我躲在房门后,看着琪琪站在王志博面前低垂着脑袋,那刻意流露出来的娇羞模样以及逐渐变小的声音,我猜想琪琪这是在故意勾引王志博,估计上次琪琪的强硬态度确实让王志博心中有所顾忌,如今只能是表现出略微明显的诱惑来勾引他放下顾虑了。

  「小王你……哎呀!真是忍不住了啊!死就死吧!」

  看着近在咫尺的琪琪那样娇嫩诱人的模样,不要说王志博了,就是我都快忍不住冲出去扑倒她了,因此在下一秒,王志博总算没有让我失望,上前一步将琪琪性感迷人的娇躯揽入了怀中,嘴唇狠狠地封在琪琪的樱桃小嘴上,一阵疯狂地亲吻索取。

  「嗯……不……嗯……唔……嗯……」

  琪琪在王志博的怀中轻微挣扎着,显然没有太多抗拒的意思,更多的是欲拒还迎的意味,这让王志博的胆子更大起来,双手在琪琪的背后胡乱抚摸着,将琪琪身上的蓝色睡裙揉的皱皱巴巴,恨不得直接揉碎一般。

  热吻持续了两三分钟,琪琪的反抗已经完全消失,身体软绵绵的向前靠在王志博的身上,双臂撑在王志博的胸前。

  突然,王志博停止了与琪琪双唇的纠缠,抬起了头,而缓缓睁开媚眼的琪琪,眼中充满了情欲,还没有理解身前的男人为什么要停下,王志博便已经将她拦腰抱起,走向客厅的沙发。

  「你,你要干嘛呀,王哥?」

  「你说我要干嘛,小王,难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能忍住,还不同意我来满足你?」

  「我……我不知道!」

  琪琪的心里是愿意的,这一点我明白,所以她此刻才会不知该如何回答王志博,既想要答应王志博,又根本不好意思说出口,甚至还得假意做出一些抗拒的意思,实际上她的心里可能已经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好在王志博此时也没有再犯傻的与琪琪在语言上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用实际行动抒发着自己内心的欲望。

  在将琪琪放倒在沙发上之后,王志博扑倒在琪琪身上,上下其手,单薄的睡裙很快就被王志博从膝盖处向上推到了胸口,然后在琪琪假意反抗实则配合的挣扎中轻易脱了下来,紧接着便出现了让我略微有些吃惊的一幕景色。

  琪琪上身的一对美乳上没有任何束缚遮挡不说,下身洁白修长的双腿中间,穿着的居然是一条黑色的高腰丁字裤!

  她怎么会穿着丁字裤?刚刚在王志博来之前,我和琪琪是刚做完爱的,所以她那个时候在卧室里面是光着的,而在王志博来了之后她才穿上衣服出来,在明明已经得知王志博来了的情况下,琪琪她居然还特意穿上了那么性感私密的丁字裤,她怎么会变的这么放荡了呢?

  看着外面客厅里躺在沙发上满脸娇羞与期待的琪琪,我真是越发不能理解琪琪为何会突然产生这么巨大的转变,虽然我的心里确实很喜欢她的这些变化。
  「我的天,小王,你居然穿着丁字裤,太性感了!」

  盯着琪琪两腿间那迷人的三角区,睡裙之内再次出现的遮挡物,没有让王志博有丝毫的失望与不满,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兽欲,双眼喷火的同时,他快速地站起身,手忙脚乱地脱下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一头埋进了琪琪的跨间,拼命在里面索取吮吸着。

  「啊……不要……不要啊……脏……那里很脏呀……啊……不要……」
  下体受到攻击,琪琪终于忍受不住的大声呼喊起来,而王志博也没有出声阻拦,看来他并不担心琪琪的叫声会把我吵醒,毕竟他以为我已经喝了他下过的药睡死过去了。

  「嗯……嗯……真是骚,小王,你的下面真骚啊,太让人着迷了!」

  「不……不要……别说……嗯……别舔那里……不要……」

  不知道是因为太舒服了还是不好意思,琪琪有些胡言乱语的回应着王志博,像是陷入了意乱情迷的状态。

  王志博并没有在意琪琪所说的话,或者说他想要的,就是让琪琪更加迷乱,因此他仍然在琪琪的身体上四处挑逗着,肉穴,大腿,小腿,脚腕,脚趾……每到一处都会引起琪琪的一阵阵娇喘,那销魂的声音无比诱人。

  「小王呀,你下面流了好多水啊,丁字裤都已经湿的不行了,是不是很想要啊?」

  「嗯……没……没有……我……我不知道……嗯……不要那么说……」
  听到琪琪语无伦次的回答,王志博的脸上露出淫荡无比的笑容,缓缓直起身子跪在沙发上,将琪琪的两条美腿分开向上下压到胸口处,肉棒直冲着被丁字裤包裹住的湿润嫩穴。

  这个时候,我也清楚地看到了王志博的肉棒,不得不承认那根乌黑发亮的肉棒要比我粗长很多,像是一根木棍一般,而我的却只能算做一根短小的火腿肠。
  即使如此,此刻握在我自己手中的小肉棒也是坚硬异常,心中的激动与兴奋仿佛都在不断涌向肉棒之上,紧张刺激的感觉使我的身体都忍不住剧烈颤抖着。
  琪琪她终于要在我的眼前被其他男人插入了吗?她难道都不要求王志博戴套吗?就这样直接被其他男人以最直接亲密的方式插入吗?

  我的心里此时是相当的纠结又兴奋!既想听到琪琪提出让王志博戴上套后再插入的要求,又想要看到王志博就这样赶紧无套插进琪琪的身体!

  在我的纠结中,王志博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将琪琪的双腿分开之后,王志博的右手伸向琪琪的胯下,将丁字裤那根细窄的绳子轻轻勾到一旁,然后身体向前推进而去。

  「嗯……噢……不……不行……啊……王哥……不要……不要呀……啊……太粗了……」

  在我快速抽动着右手时,王志博已经将他的鸡巴缓缓插进了琪琪的身体,我的老婆,我最爱的女人,真真切切的在我的眼前,在我们的家中被其他男人操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心情,兴奋,激动,愤怒,心痛……五味杂陈一般,可我不想要去阻止,只是想要在这种既兴奋又痛苦的挣扎中,继续看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幕幕场景。

  「天呐,太紧了,小王,不!琪琪!从今以后,你不只是小刘口中的琪琪老婆,更是我的!」

  兴奋的王志博,此时连对琪琪的称呼也改变了,不再是有些生分的「小王」,而是原本专属于我的「琪琪」。

  「啊……不行……不行呀……王哥……嗯……刘斌他……他会醒过来的……啊……不要再继续了……」

  虽然琪琪嘴上仍然逞强的说着拒绝的话,可是她的身体却是诚实的,下体流出来的淫水是如此之多,使得王志博轻而易举的插入,娇柔性感的身体更是在沙发上来回扭动着,媚眼如丝,吐气如兰。

  「哈哈哈,放心吧,琪琪,他不会醒的,他喝的那杯酒里被我下了药,怎么说也得死死的睡上两个小时,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你就放心大胆的叫出来吧!」
  此时琪琪的状态,已经让王志博基本上放下心来,因此他竟将给我下药的事也对琪琪说了出来,丝毫不担心琪琪会因此对他翻脸。

  「啊……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嗯……我和你发生关系……已经很对不起他了……你怎么……可以……还对他下药呢……嗯……」

  鸡巴进入琪琪的小穴里之后,王志博并没有很快的开始进行大力抽插,而是缓慢的抽动着,虽然琪琪的小骚屄已经湿润无比,但是王志博的鸡巴确实过于粗大,一上来就奋力抽插的话,恐怕琪琪的身体会承受不了。

  「难道琪琪你不喜欢吗?如果不给他下药,你现在能够这么享受吗,你明明很喜欢对吧?」

  「不……才没有……那回事儿……嗯……嗯……啊……痒……」

  「什么?你说什么,琪琪?」

  痒!没错,我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虽然我此刻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上的动作更是不断加快,但是我坚信自己刚刚确实听到了,琪琪居然忍不住开口说痒!

  王志博一直坚持着缓慢抽动的动作,没想到直接让琪琪忍不住了,身体的扭动幅度更是越来越大,似乎很不满意王志博目前的行为。

  「没……没有……我……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一时口误……嗯……」
  「哈哈哈,我猜那不是口误,而是你心里的渴望吧,既然这样,那么琪琪,你说一句好听的,我就马上满足你,怎么样?」

  「不……怎么可能……嗯……我不会说的……我不能对不起刘斌……」
  「到现在了还在好面子逞强吗?难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就不是对不起他吗?明明已经被我操上了,干嘛还要忍着不放开享受呢?」

  「我……我没有……」

  「怎么,不好意思对吗?别担心了,小刘他绝对不会醒过来的,所以琪琪你就放开了享受吧,没有人会知道,也没有人会取笑你的。」

  「我……我……」

  被王志博说中了心思,琪琪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虽然王志博所说的不是完全正确,因为琪琪的害羞并不是在于怕被我知道,而是在王志博面前不好意思表现出自己的欲望才对。

  「怎么了,还是担心?呵呵,这样吧,我们进去看看小刘他到底醒过来没有。」
  「啊!不……不行……不要呀……」

  王志博说着便把琪琪的身体直接从沙发上整个抱起来,修长的双腿折叠在胸前,两人的下体居然还紧密的交合在一起!

  看到王志博没有听从琪琪的反抗,真的向卧室的方向走来,我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赶紧提起裤子回到床上躺下,同时将身旁的被子扯过来简单的盖在下体上。

  「呜呜……别进去好不好……求求你别进去……」

  琪琪的求饶声越来越近,最后似乎在床对面停了下来,一下一下缓慢的肉体撞击声自我的对面清晰的传来,让我既兴奋又紧张,整个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不敢动弹。

  「啊……不要……轻一点儿……嗯……我们……我们出去好不好……啊……不要在这里……嗯……」

  「是吗,你确定?如果出去的话,你可就得说好听的求我了,那样我才会继续操你,不然我可不会像现在这样满足你哦。」

  琪琪与王志博,此刻居然就在我们的婚床边上,干柴烈火的疯狂做爱着,而且我还躺在床上!这种场景,简直是让我悲喜交加!

  「你……你……嗯……你太讨厌了……啊……轻一点儿啊……你太粗了……啊……」

  结果,琪琪这一次居然没有再提出要出去的要求,反而呻吟着责怪王志博的粗大。

  「好好好,嘿嘿,既然琪琪你提出要求了,那我就轻一点儿,可不能让小老婆你受伤了。」

  「噢……你……啊……你怎么……说的……跟做的不一样啊……啊……不是说轻一点儿吗……噢……还有……谁是你的小老婆啊……啊……」

  正在我奇怪琪琪的呻吟声怎么突然变的更加急促起来的时候,一阵阵快速且有力的肉体撞击声传进了我的耳朵,同时我感觉到床的脚边似乎向下沉了一下,很有可能是王志博将琪琪放在了床上,然后加速抽插起来。

  「还不是因为你太漂亮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哦……太舒服了!我要狠狠地操你,在你老公面前狠狠地操死你这个骚货!」

  「啊……天呐……天呐……不要啊……王哥……啊……我会受不了的……啊……受不了了啊……」

  「对!受不了了就大声叫出来,叫出来给你老公听听,让你老公知道你有多骚,被我操的有多爽!」

  「噢……不行了……不行了……王哥……噢……真的不行了……我要喷了……要喷出来了……呃……嗯……」

  啪啪啪的声音不断持续着回荡在卧室里,充斥在我的耳边,在琪琪满足的浪叫声中,我知道她达到高潮了,那是我极少给过她的,甚至极有可能比我给过她的那几次要更加兴奋刺激。

  「爽不爽,啊?爽不爽!」

  「嗯……嗯……我……我不知道……」

  即使琪琪正在经历高潮,王志博依然没有停下动作,并且在琪琪的高潮结束后,激动地询问着琪琪的感受。

  「不知道?不知道是吧,来,起来转过身趴在床上,我让你说不知道!」
  「啊……你动作轻点儿……」

  「往前点,爬到小刘身边去,我要在床上操你!」

  「不行!我不要!」

  「啪!」

  「啊!」

  「啪啪啪!」

  一阵阵巴掌声传来,听声音不像是打在脸上,应该是打在了琪琪的小屁股上。
  「行不行,嗯?还敢说不行?」

  没有听到琪琪的回答,不过我能够感觉的出来,有人正在床上爬动着。
  「哈哈哈,这就对了,琪琪,你也很兴奋对吧,我就知道你肯定很喜欢我的鸡巴,想必小刘的鸡巴肯定不怎么样吧?」

  「噢……轻点儿……嗯……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刘斌他……也是蛮大的……噢……好酥……」

  「哦?是吗,那我可得亲眼验证一下,如果小刘的鸡巴足够大,怎么还让你这个小新娘这么饥渴呢?」

  王志博的话刚说完,我就感觉到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被人扯开了,顿时我的全身冒出一股冷汗,心更是沉到了谷底,这下绝对要被发现了!

  「嘿,看来琪琪你的浪叫对小刘还有影响呢,这小子被迷倒了居然还硬了。」
  「你别这样……嗯……他是我老公……别侮辱他好不好……」

  「当然好啊,我没想要侮辱他,只不过是想看看他的鸡巴有多大而已,这样吧,琪琪你自己动手把它拿出来给我看看就行了,这样也别说我去侮辱他了,怎么样?」

  我的心里还在庆幸着王志博没有怀疑我是清醒着的,紧接着又听到他让琪琪把我的鸡巴拿出来,我的神经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不要……嗯……没什么好看的……你自己不是都有吗……」

  「这么说你不愿意帮他拿出来喽?」

  「嗯……不要……」

  「好,那我就亲自动手,不过如果伤着他的话,琪琪你可不要怪我哦。」
  「你这人怎么这样!」

  「操!干死你这个骚货!因为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骚,能够让我在你老公面前操你!不过都骚成这样了,现在又跟我装纯起来了!」

  「噢……啊……不要……不要这么用力……啊……求你了……呀……慢点儿……慢点儿啊……要酥死了呀……」

  「呼……太带劲了!我操过这么多女人,还真没试过在人家老公面前操,而且还是琪琪你这种极品美女,太爽了!」

  「唔……噢……不要……呜呜……不行了……我不行了……快要尿出来了……呜呜……」

  可能这辈子我都不能给琪琪这种感觉吧,即使不能看到,可仅仅是琪琪那已经无力呻吟的低声抽噎,我也知道她有多么的舒服与满足,那根本就不是我的鸡巴所能带给她的享受。

  「快动手把小刘的鸡巴拿出来!」

  再一次听到王志博如命令般的声音,不难听出他此时的心情相当激动,就像他刚刚所说的,在女人的老公面前操她,这种难得的经历确实太让人兴奋了!
  在王志博的声音过后两三秒钟,我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裤子连同里面的内裤被扒开了,直挺挺的鸡巴立即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靠!这就是小刘的鸡巴啊?哈哈,哈哈哈哈,难怪琪琪你这么饥渴啊!」
  在我的鸡巴弹出裤子的那一刻,王志博的嘲笑声也随即响起,奇怪的是,我的心里除了略微有些不舒服以外,居然还可耻的感到了兴奋,被侮辱的兴奋!
  「讨厌……你别说……噢……噢……你……你怎么了……王哥……干嘛……突然这么快……噢……真的……真的要受不了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要在小刘的这根小鸡巴面前用力操你,让他知道,小鸡巴只有干看着的份,美女的骚屄只有大鸡巴才能享用,即使这个美女是他老婆!哈哈哈。」
  「噢……不行……不行了……噢……我快要尿了……快要尿出来了……啊……」

  就在琪琪的声音即将达到顶峰,仿佛身体里的欲火就要一泄如注的时候,突然间,一切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

  「你……你怎么停了?」

  片刻之后,传来琪琪虚弱无力的声音。

  「嘿嘿,怎么样,差一步到达高潮又忽然落下的滋味不好受吧?如果想要我继续呢,可以,但有个条件。」

  「哼!什么条件?」

  「你要喊我老公!」

  「不要!」

  「那好啊,那我们就这样耗着,看谁先着急,反正我是有的是时间,况且就算你能耗的住,我可不知道小刘的药效耗不耗的住。」

  「你这个无赖!」

  「哎呀,琪琪,你别生气,我也不是故意要为难你,不过是想要你叫我几声老公玩的兴奋一下嘛,反正都已经玩到这一步了,你还在乎这一声称呼吗,对吧?」
  卧室里再次陷入了沉默,不知道琪琪现在的脑海里在想些什么,然而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琪琪此刻正在盯着我看,企图征求我的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我放在床上的右手突然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抓住,然后轻轻用力捏了一下,看来我的感觉确实没有错,琪琪她果然想要知道我的意思!

  同样用力捏了一下琪琪的小手以作回应,我猜想琪琪其实是了解我的想法的,只不过她仍然以这样的方式来征求我的意见,这让我的内心仿佛涌进了一股暖流,让我明白无论她如何去做,她的心依然会在我这里,不会被任何人带走!

  「好吧,王哥,我可以叫你老公,但是做完之后你就得赶紧离开,不然我怕刘斌他醒过来看到我们这样。」

  「啪啪啪!」

  「好啊,没问题,哈哈哈,你果然是个骚货,琪琪!」

  琪琪的话刚说完,在她身后就再一次传来淫荡无比的肉体相撞声,同时我的鸡巴也被琪琪的小手一把握住,快速的上下套弄着。

  「噢……啊……啊……就是……这个感觉……嗯……好舒服……噢……」
  「叫啊,舒服就叫出来!叫我老公,骚货!啪!」

  「啊……好舒服……嗯……老……老公……啊……好舒服啊……老公……噢……太舒服了……」

  在得到我的同意之后,琪琪似乎是放弃了最后的一丝矜持,当真喊出了老公,不过就是不知道她心中所喊的老公到底是面前的我,还是身后的王志博。

  「哈哈,这感觉太爽了啊,看看小刘的那根小鸡巴,居然被你的一只小手就握过来了,简直连根手指都不如啊,哈哈哈,还是我的大鸡巴操的你爽对不对,琪琪老婆?」

  「啊……是……好爽……老公操的我好爽……我好喜欢……噢……我快不行了……快不行了老公……」

  「操!怎么你高潮来的这么容易,这才多会儿工夫你都来几次高潮了,等着我,我要和你一起来,全都射给你!」

  「啊……不行……不行……你不能射进去……噢……不要……太快了……啊……我憋不住了……憋不住了啊……要尿了……尿了……啊……」

  在琪琪大声浪叫的同时,她手中的动作也是不断加快,加上我耳边传来的两人的淫荡对话,以及心中所联想到此刻的画面,种种的刺激同时涌向我的脑袋,瞬间一切都变成了空白,只有鸡巴在一下一下的向外拼命喷射着浓稠的液体。
  「啊……老公……操死我了……全都射进来了……噢……不行了……嗯……尿出来了……唔……好舒服……好舒服……」

  「太紧了骚货,啊!妈的!真是爽死了,好久没有射这么多了,全都被你榨干了老婆。」

  「嗯……好累……老公……我好累……」

  激情终于结束,琪琪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兴奋劲中回过神来,嘴上仍然喊着老公,却不知道她口中的老公到底指谁。

  然而我却清楚地知道,我这个正牌老公,只能是将精液射在了自己的身上,而王志博那个情夫老公,却将他无数的子孙,通通射进了琪琪的身体里,那个原本只属于我的鲜嫩肉穴里,第一次在我的面前,全数射进了我老婆的子宫里。
  大概休息了十分钟之后,琪琪貌似已经躺在我的身边睡着了,王志博起身走出了卧室,没过多久客厅里传来一阵开门离去的声音,随后整个家里陷入了寂静。
  我缓缓的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床上的一片狼藉,皱皱巴巴的床单,干涸的水渍,躺在我身旁仍旧没有脱下丁字裤的琪琪,以及黑色的丁字裤上沾满的刺眼的白色精液,这一切似乎都在向我证明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有多么真实,这么激烈!
  走出卧室四处看了一下,确认王志博确实已经离开了我们家,我再次回到了琪琪身旁,将被子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

  我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再离开这个给我戴绿帽子的女人了,无论到底是我喜欢这顶绿帽子,还是她喜欢这顶绿帽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