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最纯主播 房业涵】【作者:shisu1235】
【最纯主播 房业涵】【作者:shisu1235】
字数:91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jpg (89.26 KB)


  「砰!」被推到墙上。

  「啪!」被打了一巴掌。

  睁着一双满是泪水的汪汪大眼,既害怕又无辜且像是牺牲所有只为求放过的眼神看着眼前这群包围住她的人。

  「拜託,我真的……真的……什么都不会说……什么都不会做……拜託……」因为胆怯而小声地说。

  「哼!像你这种人,就是应该好好当个哑巴,供男人欣赏就行了」站在她面前的大个头女生,指着她说。

  「对啊对啊对啊!」旁边的跟班附合道。

  「拜託……我会走开……我什么都不会看……我会忘记……拜託……让我走就好」全身因为惧怕而不断地打颤。

  大个头的女生掐住被围剿的女生的下巴,将下巴抬起,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拍着刚才因为被打了一巴掌而发红发烫的脸颊:「我知道你什么都不会说、什么都不会做,毕竟我知道你也是个聪明人,相信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什么,房业涵」
  「我绝对不会」房业涵一条单行泪流地令人心痛。

  「喔呜……我们班的小美人又哭了呢……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要是等下被其他小男孩看到了,肯定又要被围起来嘘寒问暖了,房业涵,乖喔,不哭!不哭!」
  说着,大块头的女生用大拇指抹去房业涵脸上的泪水,但却是异常的大力,可以说是用压的,房业涵痛的是想大叫,但她知道此时要是大叫了,后果不堪设想,她咬紧牙关,将痛楚忍了下来。

  「好乖啊!你们大家看,这么乖的女孩,说不哭就不哭呢!难怪这么惹人爱啊!」大块头的女生转头对其他人笑着说。

  「好乖喔!真乖啊!」

  忍耐着像是无止尽的嘲笑,房业涵只能面无表情的对待这一切,女人好妒,这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事实,没想到自己这一生竟然是受妒的那一个,而且竟然从小学就开始了,未来,房业涵已经无法想像,也不敢想像。

  「记得喔,你说的每一句话可是有这么多人听见的喔!房业涵」大块头女生说。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说」房业涵说。

  下巴上的手终於抽掉,房业涵感觉下巴又痠又痛,大块头女生拍了拍房业涵的肩膀:「好女孩,要乖乖喔!」

  说完,转身领着众人:「走吧!」

  在人群离开的时候,房业涵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气,却听见大块头女生大概是有意要让房业涵听见的酸言酸语:「像他那种没用的人啊,大概哪天就被哪个笨小开娶回家吧,什么事都不会,就只会卖骚!一点成就都不会有的啦!」
  房业涵背靠着墙,沿着墙滑下坐在地上,抱着曲起的膝盖,将脸埋进膝盖与头之间的空间,啜泣的不是因为被霸凌,而是明明自己很努力的想要摆脱花瓶的形象,但如今却还是听见了这样的话,虽然明知道不用听那种人的话,但还是不由自主的难掉下了泪水。

  睁开眼,看见的是一间房间,自床旁边投射出来的微醺黄光让黑漆漆的房间染上了一层温暖。

  冷气的风凉凉的,房业涵感觉到一丝的冷意,这才想起自己光溜溜的坐在床上,抓起了棉被,裹住自己的身子,是怕着凉了,同时也是想从恶梦中脱离,就算没有脱离,至少此刻的自己是坚强的。

  床垫传来「嘎嘎」声,房业涵转头看向转过身,侧身撑着头的中年男子,房业涵脸袋不好意思地说:「老师,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没事的,你的梦还是纠缠着你,是吧?」

  「嗯」房业涵点头。

  「放心吧,很快的你就会出人头地了,那些话语终究会变成记忆中一句恶言废话而已,放心吧,多休息,明天还得甄试呢」

  「谢谢你,老师」说完,房业涵弯下身,亲了下中年男子的嘴后便躺下。
  时间来到刚进入大学的房业涵,很快的就成为了风云人物,纯度爆表的她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但他却不怎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自己,小时候付出的代价对他来说,太大、太深刻了。

  很快的,一个学期后,房业涵接受了人生第一次的表白,是个同班同学,这件事也立即变成了校园之间的话题。

  然而对於房业涵而言,阴影始终挥之不去地存在心中,时间一拉长,房业涵对於他人看她与男朋友在一起时的眼光越来越是在意,甚至有时到了惧怕的程度。
  「你还好吗?」男朋友关心地问道。

  「我很好」房业涵回答。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刚才上课的时候,我就发现你恍神了好几次」
  「可能只是昨天晚上看剧看得有点太晚了,想睡觉而已」

  「这样喔,太累的话就别来上课了,反正还不是都一样」男朋友笑着说,还轻轻抚摸了房业涵一头的秀发。

  交往的第一百天,男朋友精心设计了一场庆祝会,房业涵感动甚深,男朋友看在眼里,对於当夜的计画更是有了十足的信心。

  幸幸福福地吃完一场美味的晚餐后,男朋友篓着房业涵如柳条一般的纤腰,回到房业涵外宿的地方,房业涵拉着男朋友进去后,两人高高兴兴地聊天、看着电影,不自觉的时间就过了,夜也渐渐深了。

  这时整个房间里,充满了令人心醉的香气,黄澄澄的柔光洒下,房业涵依偎在男朋友的怀中,男朋友的手放在房业涵的腰上,手指有些不安份的扭动,房业涵心想反正自己是他的女人,更何况今晚的一切,是应该给他一点奖赏的,所幸也就任凭那手指不断轻挑着。

  然而也许这就是男人吧,一旦发现了女人不推辞也不拒绝,便想进行下一步,本来只是放在腰上的手滑到因为穿着短裤而露出的雪白大腿,房业涵稍稍动了一下,但男朋友不以为意,只认为那只是一时的触感令房业涵吓了跳。

  手掌在滑嫩的大腿上游移着,房业涵虽有些感觉不适,但也同时觉得如果只为了这件事情而破坏了今晚的一切似乎又不怎么值得,蜷起身子,让男朋友的手自然而然地停下。

  男朋友将鼻子凑近房业涵的秀发,房业涵那迷人的发香令她男朋友心神荡漾,不由自主地越靠越近,房业涵终究还是忍不住了,轻轻地叫了声,小力地将身体几乎整个要压上来的男朋友推开,仍不改温言婉语地说:「干什么啊?别这样!」
  男人终究是男人,A片看多了,有的时候当自己身处其中时就分不清楚到底所谓的「不要」是真是假,房业涵的男朋友一听房业涵如此娇柔的推辞,积在脑子中的淫欲一瞬间爆发而出,一个翻身,本来是肩并肩地两人如今变成了面对面,房业涵有点震惊,但当她还来不及回过身时,她的一对红唇已经被两片乾渴的嘴唇吻住。

  女人嘛,终究会有被融化的时候,被这么一个霸气地强吻,房业涵不自觉地接受了,而她的男朋友眼看强吻都行了,那接下来的所有可行性就高了,那双整个晚上都不怎么安份的手如今更是嚣张,竟溜进了房业涵的双腿中,右手手指碰上房业涵三角私处,就那么一瞬间,房业涵整个人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就算自己也曾经因为自慰后带来的快感而小小上瘾过,但绝对都没有像那一瞬间被一个男人的触碰到时来的刺激。

  房业涵的男朋友右手隔着房业涵的内裤和短裤不断的进攻着房业涵的私处,大概是因为那一瞬间的电流让房业涵的理性暂时中断了,男朋友很快地就摸出了小房业涵的轮廓,手指在阴唇边缘来回摩

  擦,房业涵整个人愈来愈不对劲,不仅呼吸越来越急促,互吻着唇与舌意外地热情。

  「痾……」自房业涵的嘴边流出呻吟声,男朋友的手已经不再只是在外围挑逗了,往内移,起初先是按压着阴唇,后来又针对房业涵的阴唇中间的密洞进攻,手指往内戳,虽然隔着两层衣物,但依旧是刺激非常,房业涵全身擩动,,男朋友发现眼下应该已经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了,便将重量加注更多在房业涵身上,而阴道上的手则是对房业涵因为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而挺站的阴蒂发动攻势,快速地按压,惹的房业涵虽然嘴被封住了但依旧是呻吟不断:「痾……痾……嗯……嗯……哼……」

  男朋友被这么一叫,更是兽性大开,不再愿意有隔阂,手终於往裤头伸去,就在要探进裤子内时,房业涵抓住了男友的手,瞪大了双眼,用另外一只手用力地把男朋友往外推,男朋友诧异,房业涵则是低着头:「对不起,我还没准备好」
  「涵,我」

  「今晚就到这里吧,谢谢你今晚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说完,房业涵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便转身离开,房业涵的男朋友心中无限颓丧地离开,而那颗对房业涵爱意爆表的心,同时也渐行渐远了。

  自那天开始,房业涵的爱情就被宣判了死刑,果不其然,不久之后房业涵变再次成为单身,虽然一恢复单身,她便再次成为所有男人眼中唯一的目标,但伤在房业涵的心中烙下得太深,他再次深陷从小到大的那股阴影之中,爬不出来。
  「老师,我可以跟你讨论一下专题吗?」房业涵将自己埋首於课业中。
  「可以啊,不过我等一下有外系的课,不然五点半的时候在我研究室见」自房业涵进入大学开始,他的导师便对他关爱有加。

  「好,我知道了」

  五点十五分,房业涵提早到了她班导的研究室,那是一间可以说是整间学校的边疆地带,三年大学以来,房业涵其实心中颇是疑惑,他的班导可算是这间学校的名师,毕竟从他手上出过许多如今站在一线的人气主播,怎么样都不应该是在这种地方才对啊。

  敲了敲门,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回应的,房业涵所幸也就走进研究室中,非常简约的摆设,一张桌子、一把电脑椅、一套五人座的沙发、一个小茶几、一张竹籐编制的躺椅、一整排摆满了书和照片与奖状的书柜、一扇坐北朝南的窗子。
  房业涵本来是坐在沙发上的,但就在一两分钟后,桌子上的电脑突然传出一声:「哔!」吓到了房业涵,但同时也撩起了房业涵的好奇心,房业涵走到电脑前,一看到萤幕,瞬间傻住了,同一时间,雪白的脸颊也瞬间涨红。

  「痾……痾……哼……喔天啊……啊……痾……爽死了……智菡的骚穴……痾……爽死了……啊啊啊……痾恩……」

  「喔喔喔……又要高潮了啊……痾啊……恩……不行了啊……老师啊……老师再大力一点啊……痾恩……操死小菡了啊……」

  只见如今是东森新闻主播的陈智菡在画面上竟然是宽衣解带、跨坐在班导的大腿上、双手缠绕着班导的脖子,而班导也是一丝不挂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抱着陈智菡的屁股,腰部不断地用力向上顶,每顶一下,都让看起来娇小的陈智菡像是要飞起来一样,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房业涵看清了就在那一瞬间露出的一根巨棒直挺挺地翘着,且在陈智菡掉下来的时候狠狠的插进陈智菡的阴道中。
  「喔……爽死了啊……智菡爱死老师了……啊……再多一点啊……痾哼……智菡还想要啊……痾……哼……啊……」

  「小智菡,你这么想要我啊?」

  「想要死了啊……不行不要啊……啊……爽翻了啊……停不下来了……痾啊……忍不住了啊……恩哼……嗯哼……」

  「腰都自己动起来啊,看起来你是真的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

  「喔……喔……都是老师教的好……智菡想要啊……啊恩……干死我吧……老师……把我干死了吧……拜託了啊……喔……喔喔喔喔……」

  「那老师就满足你的欲望吧!」

  画面中的班导说完,猛然站起,把陈智菡放到桌子上去,陈智菡那对酥胸顿时袒露,而班导则是抓着陈智菡的腰、猛力地摆动着腰,让肉棒冲撞陈智菡的阴道深处。

  房业涵看的是脸红心跳,明知道不应该,但却又不忍离开视线,当他稍微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早已坐在椅子上了,而且右手还不自觉得放在双腿之间,食指更是不知道什么已经穿过牛仔裤的拉炼,按压着自己兴奋到不行的阴蒂。

  「啊啊啊啊啊……不要停啊……再来啊……痾……恩……爽啊……恩……啊……」

  房业涵的手指摩擦的越来越快,就算是隔着牛仔裤,也还是照样感觉到刺激。
  「喔……好爽啊……痾……恩哼……呜……好爽……再多一点……再深一点」
  房业涵食指按压的力道随着画面变化,红晕染红了整片雪白的脸颊,红唇也微微张开,吐出气息。

  「喔……喔……不行了啊……好像……好像要去了啊……啊……痾恩……」
  房业涵双腿用力一夹,咬紧下嘴唇,整个身体剧烈晃动了一下,从嘴边发出一阵闷哼声。

  这时房业涵听到一阵脚步声,惊慌失措的她立即站起身,快步走到沙发上坐着,门开了,班导走进来,房业涵站起来,对班导露出带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微笑说:「老师,不好意思,我看门没关就自己进来了」

  「没关系的,天气热自己进来吹冷气」班导笑着边说边走到桌子上,房业涵看着班导走过去,脸上的红更是鲜红了,不到三分钟之前自己才在那里自慰到高潮,而且是看着眼前的这位身为班导的男人把一个自己的学姐干到完全无法想像的画面,而且现在直视着班导,怎么都挥之不去那从外表绝对看不出来有那么强的金刚棒挺立的样子,房业涵脸上的绯红一直退不下来。

  而当班导坐到座位上后,发现电脑萤幕上显示的画面,本来是有点紧张,但看见房业涵的表情和飘忽的眼神,班导心里猜想刚才在这张还发着点热度的椅子上曾经发生的事情,不由得心里一笑。

  班导走到沙发,说:「我们就坐在这里谈吧」

  「嗯……嗯」房业涵点头。

  谈了半个多小时后,房业涵说:「谢谢老师」

  「不会,对了,房业涵,你未来有打算进入新闻界吗?」班导问。

  「有」房业涵点头。

  「那你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你先引荐出去呢?」

  「真的!老师,你是说真的!」房业涵兴奋地问。

  班导微笑:「当然是真的,有很多我的学生我都是在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被我引荐出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房业涵忽然想起刚才萤幕上的画面,但他压制住那个想法,说:「那我应该要准备什么吗?」

  「要准备什么吗?」说着,班导挪到身体,靠近房业涵,房业涵有点畏惧,但心里还是抱着:「他是我的老师,应该不会做出那种事」

  班导微笑,看着今天穿着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的房业涵,房业涵正要开口问问题时,班导的手忽然抓住房业涵的右乳,房业涵吓了一跳,正要大叫,却被班导突然用力一捏的动作镇住,班导笑了笑:「果然年轻的永远都是最好的,是这么的绵密却又富含弹性」

  「老师,你」房业涵声音颤抖。

  「喔,这是事前的检查」班导说得一副泰然自若。

  房业涵从震惊中回神,伸手要拍掉迟迟不放手的抓奶手,却被班导的另外一只手抓住,班导说:「房同学,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要想进入新闻圈,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要在最短的时间当上主播,这样的个性可就有问题了,第一,服从威权」

  说完,班导强行将房业涵压倒在沙发上,房业涵脸色发白的看着班导,班导笑着再次用抓奶手转动房业涵的胸部,然后嘴巴贴上房业涵的嘴唇。

  不知道什么时候,房业涵的白色T- s已经被撩起,露出了一件米白色的胸罩,而那白的宛如隆冬飞雪的美乳也像是呼之欲出的被包覆住。

  房业涵美丽的脸庞如今挂着一行眼泪,而班导可以说是坐在房业涵的骨盆上,看着房业涵那对32C的美胸和诱人的上半身曲线。

  「第二,不能哭」班导说完,粗鲁地将米白色的胸罩往上拉,此时要是在比较搞笑的卡通里,一定会配弹簧的配音效果,因为房业涵的胸部就像是弹跳出来一样,而那乳房上还点上了一点嫩粉,看得真叫人食指大动。

  班导双手快速地拍打房业涵的胸部,一对俏乳震动的宛如水波涟漪,房业涵既是恼怒又是羞怯。

  「第三,不着痕迹」

  班导说着,左手中指插入房业涵因为刚才看见陈智菡和班导的性爱影片而自慰病拉喀的牛仔裤拉链,中指一触碰到隔着棉质内裤的阴道口,房业涵全身扭动了一下,班导笑着说:「真是不可思议,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还能自慰,而且还这么湿」

  「老师……不要……求你……」房业涵哀求道,但却换来班导中指不顾有棉质内裤的隔阂而继续往房业涵的花穴前进,而就在宛如带着保险套的中指穿过阴唇的瞬间,房业涵身体再一次上下抖动了一下,且叫了声:「啊……」

  班导点点头:「敏感是一个非常好的特质,容易让征服者有成就感,房同学,目前你都还是属於高标准的属性」

  说完,房业涵的牛仔裤便被与内裤一起脱去。

  「老师……不要……拜託……求你住手……不要……住手啊……啊……」
  只说班导右手中指和食指同时插入房业涵的花穴中,这是第一次被男人的手插入,房业涵全身肌肉紧绷,但却殊不知这样子的紧绷让班导更加的大力地输送手指。

  「痾……痾……不要……不要啊……痾嗯……恩……啊……住手啊……哼……」来来回回也不过不超过五十次,房业涵大概是因为性爱影片的关系,身体早已经处於一种随时准备高潮的状态,被这样一抠,房业涵高潮的喷出了淫蜜,溅的班导的衬衫袖子在全湿了。

  「想不到还是个会喷水的体质,房业涵,你可能真的是传说中名品等级的」班导看着躺在沙发上无力反击指断断续续抽着蓄的房业涵,道。

  班导将黑色的西装裤和深蓝色的三角裤脱掉,一根巨棒矗立在房业涵的眼前,房业涵哭着哀求:「老师,我求你,不要」

  「房同学,想要成为主播,有的时候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就像你刚才看见的陈智菡,他整整被我调教了两年才能从一位记者做起,不然他根本没有办法进入,而你,你可是万中选一的极品,我相信只要我推荐出去,你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房同学,老师不是强奸你,是要让你知道新闻界的黑暗」「不要……不要……啊……啊……救命啊……痾……」只听见房业涵淒厉的一声大叫,班导那根壮硕的肉柱已经插入房业涵湿润的小穴中,而大腿内侧出现了一道嫣红,一道处女的嫣红。

  「嗯……嗯……嗯哼……呜……不要……住手……嗯哼……哼……嗯……快停下来……嗯嗯……哼……住手……」

  一对32C的美乳因为性爱的冲撞爱剧烈晃动着,房业涵别过头去,闭着眼,不愿意相信自己如此相信的班导如今竟然会是夺走他处女的男人。

  只说班导那根少说也有超过十五公分长的鸡巴硬挺挺地来回抽插房业涵紧实小穴,每一下都是直直顶住到房业涵的花心,班导双手握拳撑在沙发上,吐着的气息配合着腰部上的运动,双眼直盯着房业涵那对俏乳,心中逐渐升起了一种占有的欲望。

  「痾……痾……嗯哼……老师……住手……停下来……痾嗯……好痛……痛……嗯……啊嗯……痾……不要再来了啊……啊……啊……嗯……」

  「房同学,你的这对胸部虽然不是挺大的,但摸起来也已经算是极品了,再加上你这粉嫩的乳头,肯定会为你加分许多的」

  「老师……老师……痾……不要……不要……住手……我不要……啊啊啊……不要啊……不要吸啊……痾」

  班导俯下身子,噘起了嘴,吸吮房业涵那不知是因羞愧还是兴奋而站直的乳蜜豆,那一瞬间,房业涵的心智崩溃了一大半。

  班导的舌头灵巧地上下舔逗房业涵的乳头,对另外一边的乳房也没轻松,大大的手全部掌握,除了揉捏的不成型,更用手指捏住乳头,往上拉提,这一拉提和嘴中门牙地咬啮,两边的乳头像被火烤一般的刺痛、灼热,不经人事的房业涵初次交手就遇上老练的熟手,就像是被玩弄於股掌,心中那份情欲慢慢地被挑了起来。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班导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干死你!把你干死!你这样的女人就要好好干!这样的极品,不干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

  「啊……痾……屋嗯……呜……啊……好痛……痛死了啊……啊……嗯啊……嗯啊……嗯嗯嗯嗯……啊……不要啊」

  「绝对不会放过你!这骚穴这么紧!而且还是处女!我肏死你!房业涵!」班导心想。

  「喔……喔喔……不要啊……放过我啊……痾……这样……这样不行……不行啊……痾啊……啊……老师……痾痾……」

  「又夹的更紧了!我去!这样的骚逼!不干死他不行啊!」

  心想着,班导双手扶住房业涵23吋的柳腰,接着向上一抬,房业涵一瞬间变成拱桥型,而班导那一根粗壮的肉屌更是如鱼得水的将房业涵的阴唇翻进又翻出。

  卖力地连续冲撞了五十几下,房业涵已经眼神迷哩,不少发丝黏在脸上更显的娇媚异常,班导吸了一口气后,腰桿子爆冲,以一秒七八下的速度冲撞房业涵,惹的房业涵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痾啊……不要啊……不行了啊……不行了啊……要……嗯啊……」

  「来吧!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房业涵真正的性高潮吧!」

  「不行了啊……痾……痾……啊……老师……啊……」

  一击突刺,像是一颗种子终於突破了土攘的压制,爆头而出,班导的那根巨棒一滑出房业涵的嫩穴,房业涵的四肢用利的将身子向上一撑,如银泉一般地潮吹足足持续了二十几秒。

  而房业涵的心智似乎也溶在淫水中,一起喷出,消失在房业涵的体内,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淫欲。

  「喔……喔……天啊……老师……好爽……痾……痾痾……好爽啊……痾……老师……啊啊……好深啊……老师……痾」房业涵高高翘着首,放声大喊着。
  「怎么了?还疼吗?」班导在房业涵的耳边吹气,问。

  「不疼啊……好爽啊……痾……老师……原来……原来……做爱这……做爱……这么爽……喔……喔……呜啊……又顶到最里面了啊……」

  「还想要更多吗?」

  「要……涵要……更多……老师的更多……嗯……嗯啊……再来啊……啊……嗯哼……嗯……受不了了啊……啊……好爽啊……」

  此时的房业涵双膝跪在沙发上、扶着沙发的椅背双手,任凭后面的班导用那根直径超过三公分的大肉棒狠狠肏干着。

  班导抱住房业涵的肚子,接着双脚弯曲,猛烈的冲刺着,像是大力水手失了菠菜以后那样地力大无穷、不知道疲劳是何物,冲击着房业涵的高潮的极限。
  肉棒不停地进出房业涵的花穴,性爱的快感排山倒海的压上房业涵的心头,房业涵整个人如今爽地完全不能自己,抓着沙发椅背的双手用力的掐住椅背,而阴道内的肉壁更是紧实的让老手班导都为之震惊。

  房业涵的浪叫声堪比丛林中的莺声燕语的响亮,带着哀怨的狂喜,房业涵被班导突如其来地一连串猛兽一般的兽击,明亮的大眼竟是翻起了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白眼,呐喊道:「啊……啊……啊……老师……痾痾痾痾痾痾痾……爽死了啊……喔……不行了啊……真的要去了啊……喔……」

  班导并不像上次将肉棒拔出,反倒是更加的深入刺进去,而龟头顶住花心,让要喷出淫蜜的花心完全被堵住,整跟肉屌刹那间被淫水泡住。

  「不行了……真的要死了……老师把我干……干到要死了……喔……爽死了……业涵被老师肏的好爽啊……喔啊喔啊喔啊……」

  「怎么样?以后都还要继续来给老师训练吗?」

  「要……痾……痾啊……嗯……要……业涵还要来……还要来给老师训练……啊啊啊……恩啊……呜呜……好舒服啊……痾……啊嗯……」

  班导的肉棒拔出的时候带着房业涵的淫蜜,接着又撞进去的时候,除了肉体与肉体之间的「啪啪啪!」声,更有着「啧啧啧」的水声。

  此时的班导和房业涵彷彿一对狗情侣,男的完全趴在女的身上,而女的则是趴在沙发的椅背上,班导双手紧紧箍住房业涵的纤腰,腰际如炮战一般的炮击着房业涵因为运动而富有弹性的34美臀。

  「喔喔喔喔……不行了……痾啊痾啊……老师把业涵干到要疯掉了啊……啊啊嗯啊痾……痾……」

  「房业涵,给老师几个月,老师就能给你满满的未来」

  「啊啊啊啊……业涵都是老师的……啊啊……所有的一切……痾啊痾恩……啊……不行了……好像要去了啊……啊……」

  只听见房业涵放肆地大声淫叫,而班导则是使出了这么多年来从没使用过的真力,那根挺挺刺入

  房业涵肉壶的大屌棒再次膨胀,直径一刹那成长到六公分,而长度则足足到了二十三公分,房业涵被这么巨大的阳具自后面深入抽插,完全无法承受,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班导奋力一挺,房业涵本来是垂下的上半身立时抬起,班导也立即掏出肉棒,以房业涵的双臀为基台,壮烈一发直冲九霄,自房业涵美丽无瑕的背部延伸到后脑勺,都散步了班导的痕迹。

  「你会大有前途的,房业涵,相信老师,不用很久,你就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班导用肉棒敲打着早已失去意识的房业涵美丽的脸颊,说道。
   2.jpg (115.93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