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荆棘玫瑰】
【荆棘玫瑰】
               荆棘玫瑰
 


 
  发表于羔羊2010-8-4
 


              01母畜的救赎
 
  「嘚,驾!」
 
  午夜,一辆灰蒙蒙的马车从漆黑的小巷中驶出,实木制成的车轮滚滚向前, 带出泥地上肮脏的污水,甩向街角那些如同死人一样的贫民们——这里是安帕罗 杰西南面的克伦人聚集区,一个完全由女人组成的贫民窟。
 
  暧昧,不足以形容这片女人的世界,这里的女人,如同散布在前克伦王国领 土上的千万名克伦女人一样,都只有一个可悲的下场——统治者胯下的性奴玩物。 
  不远处,一个粗壮的男人施施然向这里走来。一群席地而坐的女子,仿佛突 然间从睡梦中惊醒,纷纷围了上去。她们妩媚而年轻的脸上带着职业般的笑容, 用讨好的口气说着惨不忍听的话语:
 
  「大爷,需要我的伺候吗?一个晚上只要一块黑面包!我一定会让你非常舒 服的。」
 
  「奥拉,就你这长相,滚一边去,大爷,您肯定不会介意一个曾经在男爵老 爷家受过调教的性奴,来服侍您吧?」
 
  「……」
 
  这些女人为了一块黑面包,一边口无遮拦的推销着自己,一边不知羞耻的将 雪白的胸部暴露在男人色迷迷的目光下,做着各种挑逗的动作。
 
  那个色迷迷的男人,在一群女人中左挑右选,挑逗的她们娇喘连连,仿佛一 幅活的春宫画卷,最终,他终于选定了一个,在女人的带领下,往黑暗中那片低 矮而破旧的建筑群走去。
 
  剩下的女人一哄而散,各自骂骂咧咧宛如泼妇般重新坐下,麻木的等待下一 位恩客的到来。
 
  自尊和优雅这种奢侈的东西,早在克伦王国覆灭的时候,就被克伦人彻底的 丢弃了。
 
  当然,也有人例外。
 
  马车上,一个衣着平凡的少女,正直愣愣望着窗外那些羞人的景象发呆。她 虽然只穿着粗麻布制成的简单衣服,但举手投足的动作却优雅得让人倾慕,那种 高贵气质,几乎无法使人相信,她竟然不是一个王国贵族。
 
  月光静静地照耀在少女恬美而秀雅的面庞,水蓝钻石般深邃的眼眸,被雾蒙 蒙的泪水所遮盖,晶莹的泪水顺着白皙,如玉脂般细腻的皮肤缓缓流下,最终坠 落在高高耸起的胸部,一滴滴浸湿衣襟。
 
  这样美丽的画面即使一旁引路的马车夫也忍不住也暗暗偷看。他清楚,这样 的女子是他一辈子也无缘接触到的。虽然美丽的惊心动魄,却不会让人产生邪念。 宛如高贵圣洁的圣女,让人忍不住想去呵护她。
 
  「没想到,我的同胞们,这样的可悲。我要如何才能拯救……」
 
  「身边已有好多同伴已经被被俘,屈服于敌人淫邪的调教。或许日后,我也 会被那些畜生贵族得到,过上不堪想象的生活吧?」少女悲哀的想着。
 
  但随即,她的目光又变得坚定。
 
  「但他们即使能掌控我的身子,却无法掌控我的灵魂。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因为我是,塞莉斯。莱纳,克伦人最后的希望。」
 
  正想着,缓缓向前的马车已经抛下那群贫民妓女,驶向下一个黑暗的小巷。 
  「这位高贵的小姐,请您稍微闭紧呼吸,我们很快就要穿过这片垃圾堆了, 这里臭得像……」车夫原本想说粪坑。但不知为何,总觉得任何不洁的词汇都会 玷污这样一位高雅的女子。挠挠头却想不出适合的词语,只得说:「像……垃圾 堆一样。」
 
  这条小巷前堆砌着贫民窟大部分的生活垃圾,那里是贫民窟异味经年不散的 来源,老鼠,臭虫,那些恶心,阴暗生物的安乐窝。
 
  「扑哧」少女原本有些哀伤的情绪被马车夫颇有喜感的话语逗乐了,发出如 风铃般清脆的笑声「安大叔你真幽默,垃圾堆可不臭得就像垃圾堆一样……」少 女的话语突然间停住了。
 
  「真美……」马车夫被少女青春而妩媚的笑容惊呆了,一时没搞清楚状况的 他感到能逗乐少女似乎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他甚至莫名其妙的想到「只要能 和少女……不,亲吻,亲吻就心满意足了,只要能得到少女的吻,他甚至愿意舍 弃生命。」
 
  「是啊!垃圾堆里可不就是些垃圾,残渣么。」安大叔快乐的咧嘴一笑,想 「趁胜追击」,说些让少女更加开心的小笑话。「不过这个贫民窟的垃圾堆里可 干净了,你绝对不可能从里面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只有那些被用的连一点价值 都没有的残渣,才会被扔在这里。和刚才路过的那些妓女一样……说来也好笑, 曾经有一个号称垃圾回收大师的人,连鸡蛋壳都能拿来做成喝酒的小碗,但他却 愣是没有……」
 
  少女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甚至安大叔能从她挺起的剑眉上读出怒气。这一 下,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里的马车夫只得乖乖得闭嘴,将剩下的笑话硬生生吞进 了肚子里。
 
  「停车……」少女喊道。
 
  她的目光望向窗外,直盯盯看着不远处的垃圾堆。
 
  「垃圾堆有什么好看的……那么臭,别污了小姐的眼睛……」安大叔不情愿 的嘟囔着,他实在不愿意自己心中的女神呆在这样肮脏的地方。虽然他和少女只 接触了两天,但这两天里,他已经彻底的迷上了她。
 
  「停车!」固执的少女又一次喊道。
 
  「好吧,好吧,被熏坏了我可不管……」安大叔不情愿的将马车停下,他这 才顺着少女的目光看到了垃圾堆里的东西。
 
  「那是什么?一块不停颤抖的白肉团?」马车夫吓了一跳,毕竟这么黑的夜 晚,在这个西南区最贫穷的地区,出现了这么诡异的画面,他不由得开始为少女 的安全感到担忧。
 
  「不是的,那是……一个女人」少女的口气冰冷而陌生,那种冷冽的口吻, 隐隐刺痛人心。
 
  安大叔这才认真观察,透过昏暗的月光,他依稀看到那个女人的下半身在泥 泞中翻滚,如果不是漆黑的泥浆反射出点点亮光,他还真认不出来那是一双人的 大腿。而脖颈以上部位深埋在垃圾堆中,只露出阳春白雪一般的胸脯,远远望去, 真的好似一滩烂肉。
 
  「怎么会有人躺在垃圾堆里睡觉!还是这副摸样,」他大奇,裸露着下半身 躺在泥水里就已经够脏了,更别说整个头还埋在大粪一般的垃圾堆里。光是想想, 就已经想把隔夜的食物全吐出来了。
 
  哗啦一声,马车的门锁被打开了,少女提着裙摆走了下来。
 
  安大叔大惊之余,也连忙跳下马车,「小姐!小姐你不能去啊,这情况这么 诡异,而且时间又这么晚了,万一有危险……」
 
  马车距离垃圾堆并不算远,几句话的功夫,二人就来到了垃圾堆旁。
 
  他这才看清了那个躺卧着的女人,原来她不停地颤抖并不是因为冷,而是居 然在自慰!一只手伸入胯下,狠狠的玩弄着下体的小穴,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捏着 胸前那对大的有些不象话的双乳,肿大充血的乳豆在手指死命的揉搓下显得痛苦 不堪,时不时喷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看的出来她已经手淫很久了。因为上半身 已经被乳汁彻底的浸湿冲洗,难怪在如此肮脏的垃圾堆旁,只有胸部没有被污水 和垃圾污染。
 
  随后,他才看见了女人的脖颈处,一个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铜项圈在月光下闪 闪发光。那考究的做工和坚硬的质地让他一眼就认出,这个女人以前肯定是某个 大贵族豢养的私宠——在这片前克伦人的王国里,调教并豢养克伦性奴本来就是 作为征服者的贵族们最喜欢做的事情。而被圈养的性奴在年老色衰后被抛弃的事 情即使是安大叔也见过不少。
 
  一般来说,这种性奴的身体被大老爷们残酷的开发和改造,拥有着强烈的性 欲和各种变态的嗜好,早已无法融入正常人社会。即使是克伦贫民,也出于对统 治者的仇恨,以及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羡慕和歧视,所以也会排挤这些可怜的性 奴们,让她们如孑孓般自生自灭。
 
  虽然这些人的下场是很可悲,但见过世面的安大叔并不会多么在意。他现在 只在意少女的安全。显然……少女很震惊眼前所看到的一幕。或许,眼前这种淫 秽,肮脏的画面就压根不应该出现在少女的眼前?这是对她纯洁的一种玷污。 
  少女也看到了女人脖颈上的项圈,作为见证她成为某贵族私产的标记,这个 淫亵的饰物象征着她永世也摆脱不了的淫贱与卑微。项圈使用特殊工艺制造,除 非用锯子,否则永远也拿不下来。而然,贴肉的紧身设计想使用锯子谈何容易。 所以即使贵族将她丢弃,但只要项圈还在,她永远都只能是那名贵族的私人产物。 
  「可恶!这帮畜生!他们想将女人糟蹋到什么地步!」少女只感到自己的怒 气无法抑制,一时间,她忘记了自己的洁癖,几步上前想把头还埋在垃圾堆里的 女人挖出来。
 
  「哎呀!小姐,您这是干什么!!……这太脏了!根本不适合您这样的人, 请让我来」马车夫一把将疯了似的少女拽回来,这种脏活累活还是自己来吧。 
  埋在垃圾下的脸蛋带着淫靡的光彩,虽然依旧有少许污物遮掩,但仍然能看 出她艳丽的外表。那媚光四射的五官,精致,细腻。
 
  淫贱的脸庞,带着无穷无尽的欲望,伸出口中的舌头,口涎如母狗般肆意流 淌。光是看看就让安大叔的男性欲望冲动不已——男人胯下的尤物——不知为何, 安大叔如雷击般的脑里只联想到这样一个词汇。
 
  她和少女的美丽是截然不同的,一个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雌性荷尔蒙,任何动 作和表情的存在都只为了取悦男人。宛若那艳丽无双的火红玫瑰。而另一个,则 是普照大地的太阳,圣洁,母性的光辉让所有男人都甘愿拜倒在她的裙下。好似 那高贵优雅的牡丹。
 
  「这才是贵族家里调教出来的真正货色吗?」安大叔感觉之前遇到的那些 「被抛弃的性奴」与之相比简直是地下与天上的区别。这种区别不是年纪和容貌 上的区别,而是渗透进骨子里的气质。他可以断定,即便眼前这个女子再过30 岁,也依旧有能力让男人为之疯狂。他这也才意识到贵族的生活是多么的奢华, 而自己平日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如果放到安帕罗杰的母畜市场,开价至少也是二万金贝罗,那些平日里苛 刻的老爷们,雇一趟车可是连一个银贝罗都不肯多给的。居然就这么说丢就丢掉 了。真可惜,要是我把她搞回去,悄悄养在家里……咳,我都一把老骨头,孩子 都一群了,我是在想什么呢。」
 
  就在安大叔肆意意淫眼前这位性奴的同时,塞莉斯也在观察这个不洁的女人。 
  与安大叔不同,她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女子的相貌,她只是直直的盯着那双骚 媚入骨的眼睛,透过无神的眼眸,少女依稀能看到她眼中的悔恨。
 
  那双眼眸……少女的心弦被狠狠的触动了。她仿佛听到了女子的灵魂在无声 的控诉与呐喊。
 
  「你想做自由人吗?」连自己都不知为何,少女突然问出了一句连自己都感 到好笑的问题。「自由人……连自己的未来都把握不住的人,有什么资格向别人 许诺自由呢?」
 
  一直忙碌碌自慰的女人,突然间愣住了,她用迷茫的眼神看了一眼提问的少 女,确定发问者不是一个神经病。
 
  安大叔也愣住了,他紧张的盯着少女,仿佛不认识似地,他忍不住好心提醒 道:「小姐,恕我直言,作为被征服者,克伦人是不可能获得自由的。更何况眼 前这个贵族的玩物。就算她的主人已经抛弃了她,但帝国法典上,她依旧属于她 的主人,以及她主人的家族,永远……」
 
  「你想做自由人吗?!」少女再一次发问。她随即补充道「我无法承诺你的 未来,这要靠我们一起去奋斗,但我可以承诺我的未来至少会和你一样。」 
  「小姐!您!!」马车夫安大叔彻底傻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少 女……她怎么……他依稀有点明白了这个少女话语里所包含的可怕含义,「反抗 政府…如果要是被抓到的话」不敢想象自己心中的女神日后会变成眼前这幅任人 凌辱的景象,他决心不再听任何一句话,自己知道的越少,对少女越有利。 
  女人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震惊。自慰的手指也停了下来。看样子,这个发问的 人是严肃的。然而自己……还能够重新生活在阳光下吗?「我……这样淫贱的母 狗……也能成为自由人吗?……」女人艰难的问道。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塞莉斯的鼻角有点发酸,她仿佛看到了整个克 伦王国,那些陷入泥潭,却仍然不放弃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人们。
 
  突然间,女人的身体仿佛记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
 
  「莱雅要肉棒!莱雅的感觉好棒!干死我!让我快乐的升天……」
 
  「嘿嘿,你这样淫贱的女人,还是在肮脏阴暗的角落默默死去吧……我已经 厌倦你的媚态了。」
 
  「好过分…是你改造了莱雅的身体,是你把莱雅变成了下贱的母狗…」
 
  「不要再说了!贱狗!你自己不也是乐在其中吗?抽你一鞭子底下都会流水! 
  给你一根按摩棒,自生自灭吧。「
 
  「畜生…啊啊啊咿咿!莱雅,好快乐……莱雅……要主人的肉棒……请主人, 尽情的干我吧……」
 
  ……
 
  体内的欲火因为手淫的停止而愈演愈烈,女人又一次呈现出勾人的媚态,刚 刚停止的手指再一次开动。自己的理智刚刚恢复,却又将被无尽的欲望吞噬。就 在理智即将消逝的刹那,她又一次看到了少女明亮的眼神。
 
  「那就是黑夜里的太阳吗?好刺眼……好热……对不起,果然像我这种连主 人也不要的淫贱母狗,是无法被救赎的。」
 
  塞莉斯把女人的变化看在眼里,心中的酸楚不已。「可恶!那帮丧尽天良的 畜生们,究竟让你承受了怎样的折磨,才变成这副摸样啊。你的内心也和我一样 在泣血吧?」少女哭道。
 
  「肉棒!肉棒!给我男人的大肉棒!莱雅的小穴好寂寞!」女人焦急地叫道, 双手的活动更加激烈了,仿佛这具身体并不是自己的。失神的翻着白眼,却有泪 水缓缓流出。
 
  「啊啊啊啊!!看着淫贱的母狗!!莱雅!莱雅要丢了!」在经历了长时间 的酝酿,终于达到了高潮,女人的身体直挺挺的颤抖着,仿佛想让二人看清自己 淫贱的本质一般,高高将蜜穴抬起,一股淡黄色的液体随之喷射出来。让一旁哭 泣的少女和安大叔避之不及。一小部分沾到了安大叔的裤管上,剩下的则都淋在 了少女塞莉斯的裙摆上。
 
  「可恶的贱货!!那帮老爷豢养的臭母狗!!」安大叔大怒之余,拔腿就上 去对着女人一顿乱踩。心中的女神居然被这样一个肮脏而下贱的女人淋尿,这让 他如何能不狂怒?而且,那群平时就欺压他的贵族他不敢惹,把现在这个被贵族 上过的臭婊子狠揍一顿也能解气。
 
  如果说刚才他还因为女人的美貌而意淫不已,那么现在在看到了她那副丑陋 的嘴脸后,安大叔内心已经鄙夷的彻底没有欲望了。这个女人,不,确切的说她 已经不能称之为女人,没有了理智,只是一只充满着动物交配本能的下贱母狗而 已。
 
  「又是这种眼神……」莱雅高潮之余偷偷瞥了一眼那两个人,理智正在恢复, 她也清楚,自己已经彻底的坏掉了。「那个畜生,也是带着这样的眼神玩弄我的, 把我开发调教成今天这副样子,却又以厌倦为由把我抛弃……我真想一刀杀了他 ……可恶可恶…」
 
  她闭上眼睛,一想到自己下贱的身体即将被男人踩踏,就激动的气血上涌, 刚刚冷却的身体又热了起来。「来吧,打我骂我吧!莱雅就是一匹下贱的母狗, 离不开男人的大肉棒。就让我在黑暗中沉沦下去吧。」
 
  「安大叔!不要踢!!!不要……」是少女的声音
 
  莱雅一惊,随即感到身上被压了点什么东西,真轻啊……好温暖……好香… …
 
  原来塞莉斯为了保护莱雅,一下子扑在她的身体上,不顾女人身上的肮脏泥 泞和各种汁水,干净的麻布衣服立刻被玷污。
 
  莱雅感觉内心的黑暗渐渐消散了…「对我这样的贱奴…您不值得…」
 
  「不!我说值得就值得!你的命是自己的!不是那些畜生的!」塞莉斯头一 次不顾形象的吼道,如同母狮子保护自己的幼崽,随后,她带着哭腔,用哀求的 口吻看着安大叔,泪水扑扑掉落下来。
 
  「求求你,带我们回去。」
 
  「哎!……」马车夫心疼之余,火气也几乎消散。他对着不知所措的莱雅, 狠狠瞪了一眼,用警告的口吻说,「有人还把你当人看,我希望她是对的。」 
  夜里,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从安帕罗杰西南区的贫民窟驶入,又在片刻后驶出, 带着肮脏的污水,驶向远处的黑暗。
 
  而坐在车上的莱雅心中,竟充满了光明。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swyyb金币 +30合格滴新帖合格滴排版,不过是个大坑~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