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处女老师 禽兽学生
处女老师 禽兽学生

处女老师 禽兽学生

秋川雪乃一个人居住,与佐仓家住在同一条街。佐仓家住在小美野町三丁目,而秋川老师家就住在小美野町六丁目的楼里。这里毗邻地铁和商业街,出行十分方便。

  佐仓之所以这么熟悉,是因为去年中元节和年末时,父亲都会带着他来前来拜访。两人在附近的商店买了胶带,香肠,和哈密瓜便向秋川的公寓走去。两人进了公寓的大门,幸运的发现并没有公寓管理人员。在佐仓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了秋川老师所在的801房间按响了门铃。

  “喂,你小子别抖了。”秀夫看着因为紧张而双腿微颤的佐仓提醒道。

  “嗯,知道了。”秀夫平复了下紧张的心情镇定道。

  而此刻,体态婀娜的秋川刚从浴室出来,正坐在沙发上惬意地观看甲子园的棒球比赛,红润的嘴唇中则是细细地品尝着下班时买回来的抹茶蛋糕和饮料。她并不是很喜欢职业比赛,只对高中棒球比赛格外感兴趣。

  “叮咚,叮咚···”就在这时,门铃突兀地响了起来。秋川雪乃从沙发上站起,喝光了杯中的饮料后向门口走去。

  雪乃从门洞中向外看去,发现来人是自己班上的秀夫和佐仓,不由得放松了警惕。这两人她还是有印象的,都是勤奋努力的好学生,尤其是佐仓,成绩在年纪里也算是名列前茅。

  “请进。”听了两人的来意后,作为老师,秋川认为自己无法拒绝他们的请求。

  “打扰了,老师。”两人进来后,佐仓从手提带中取出了水果放到茶几上。此时正值盛夏,兵库县这个人口六十万的都市很是让人闷热难耐。

  刚冲完澡,好不容易可以放松一下····雪乃有些遗憾的想道,但还是向厨房走去,为两人取出饮料。秀夫两人坐在餐桌前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参赛的两队难分伯仲,赛事进入了胶着阶段,看样子许久才能分出胜负。

  当雪乃将两杯饮料端到秀夫两人面前时,佐仓和秀夫对视了一眼。一瞬间,雪乃本能的产生一种危机感,因为佐仓治的目光刹那间像是饿狼一样令人毛骨悚然。就在她转身欲逃时,两人蓦地站起。一前一后抱住了她。

  “你、你们想干什么···”女教师还没说完,朱唇便被胶带封住。紧接着,两人又将雪乃的两手用绳子绑在一起,绳索是秀夫从家里带来的塑料绳。秀夫将女人的手臂绑起来后,佐仓又不放心地在雪乃嘴巴上多绕了一圈胶布。女教师虽然想要反抗,但是在两个男人的压制下却无疑是白费力气。她美目圆瞪,清亮的眼眸中包含着着惊惧和愤怒,敢置信地看着两人的举动。

  二人先将女教师抬到卧室的床上,打开卧室的冷气,然后脱掉雪乃下身的蓝色牛仔裤。在这之后,又解开绑住雪乃手腕的塑料绳,将她的上身衣服扯下后,又再次绑了起来。随着胸罩被扯下,女教师丰满雪白的肥乳便像两只活物般蹦蹦跳跳地弹了出来。

  柔软肥硕的豪乳随着秋川剧烈的喘息而上下起伏着,滑腻雪白的乳球像是充满牛奶的水袋一样荡出阵阵乳波。秀夫盯着女教师哈密瓜似的乳房暗暗同母亲相比较,心想雪乃的奶子虽然不小,但乳型却不如母亲坚挺且内聚;另外乳晕和乳头也不像母亲是诱人的粉色,而是令人意外的褐色。

  想到母亲的奶子,他的脑海中又情不自禁地浮现出那天岳光发泄后,将精液涂在母亲粉嫩乳头上的一幕。

  “喂,秀夫,你发什么呆呢。”正在秀夫浮想联翩的时候,佐仓一句话瞬间将他拉回现实。在佐仓的催促下,两人把女教师的内裤从腰间褪下,随着内裤从脚踝处被扯下,雪乃私处茂盛的阴毛便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中。

  “雪乃老师,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我们只对年长的女性感兴趣,抱歉了。”佐仓一边僵硬地说着,一边将手伸向了雪乃漆黑的阴毛处。与外表给人的感觉不同,纤瘦玲珑的秋川老师的阴毛竟是意外的浓密茂盛。佐仓打眼望去,只见女老师乌亮粗黑的耻毛呈倒三角形布满了玉户到肚脐的整片区域。杏吧首发

  “老师的阴毛好茂盛啊”佐仓看着眼前犹如热带雨林一般的大片阴毛感慨道。紧接着他用手指分开遮挡着花径的耻毛,将两片大阴唇向两边扒开,私处迷人的肉缝随之暴露出来。

  “唔唔···嗯···”女老师私处被袭击,不由得惊呼出声,但因为嘴巴被封住,只能发出一些唔嗯之类的鼻音。她那水汪汪的明眸此时死死地盯着佐仓,愤怒的眼神中还混杂着羞耻、恐惧等等一系列情绪,即便是色欲熏心的佐仓在这种眼神下,也不由得内心发憷,手中的动作放慢了些许。就在这时,一旁的秀夫伸手按住了女教师的肩头和膝盖,鼓励似的朝佐仓点点头。

  “老师,对不住了···啊···终于看到老师的小穴了。”佐仓先用三根手指将浅褐色的大阴唇完全撑开,随后将两片贝肉下掩映的小阴唇也向外拨开,美女老师小巧粉嫩的花径蜜洞便呈现在两人面前。

  “出乎意料的漂亮呢,老师。”佐仓和秀夫盯着三文鱼一样粉红的阴道媚肉不约而同地称赞道。略显湿润的花径中,粉嫩的阴道粘膜像是在渴求肉棒的插入似的,一张一翕地不断收缩蠕动着。佐仓看的眼热心跳,拿起带来的香肠粗暴地插向女教师敞露的玉户中。刚插入时,因为香肠过于粗大还有些费力,但随着阴道口被撑开,粗长的香肠像是被花穴咀嚼一般,一点点没入滑腻的花径中。

  “唔唔唔嗯·····”坚韧粗大的香肠像是男人的阴茎一样在娇嫩敏感的阴户中不断抽插起来,秋川雪乃被插地花枝乱颤,胶带封住的红唇间含糊不清地呻吟着。拱起的腰肢下因为被垫了一个枕头,所以玉股间遭受香肠蹂躏的蜜穴以一种极度羞耻的姿态呈现在少年眼中。

  “老师,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你看你都流了这么多水了。”秀夫摸了一把雪乃私处溢出的水渍,调笑道。

  “唔唔···唔唔嗯···”随着香肠不断地在蜜穴中进出,雪乃即便不想承认,但身体还是本能地产生了快感。敏感的阴道在快感的冲击下,渐渐变得湿润。而随着阴道变得湿润,粗大的香肠更像是越转越快的陀螺似的在滑腻的密道中疯狂地搅动。这种强烈的快感让雪乃觉得像是回到了自己第一次做爱的时候···那时她还是东京大学英语专业的学生,在和网球部的一个学长交往半年后,终于交出了自己的处女之身。和当初那根火热的阴茎贯穿自己的处女穴时一样,雪乃现在只感觉灵魂都要被融化捣碎一般。小阴唇因为兴奋而充血胀起,敏感的阴蒂也变得凸起发硬,而挺立的奶头则早已被秀夫含在嘴中不停地啃咂。

  长度惊人的香肠像驴鞭似的在淫水的润滑下轻易地捅到女老师的子宫颈,在里面画圈圈一样研磨起来。敏感的蜜穴再也无法承受快感的冲击,伴随着一阵抽搐似的痉挛,大量的淫水像山洪暴发一样从蜜穴深处涌出。

  “老师好厉害,竟然潮喷了耶。”佐仓盯着女老师布满红晕的俏脸调笑道。随后俯身撕掉了雪乃红唇上缠绕的胶带。

  “嗯嗯····要死了···”雪乃虽然嘴巴得到了自由,但处在高潮的余韵中却只是本能地呻吟着,清秀的脸庞因为羞耻而双目紧闭。

  “老师,看样子你已经不是处女了吧。”佐仓一边眼神火热地盯着女老师娇羞狼狈的美态,一边继续调笑道。雪乃被说的羞不可抑,潮红的脸颊似要渗出血来。

  “何止不是处女,我看老师比我们想象地淫荡多了。”秀夫抱住女老师赤裸的娇躯,正在白花花的乳肉上舔吮着,闻言头也不回地附和道。

  “秀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雪乃闻言像一只被激怒的雌豹,挣扎着坐起,愤怒地对秀夫斥声道。

  “老师我没别的意思,现在给你自由了,你想怎样都随你。我保证无论你逃跑或是反抗,我们都不会阻拦的。”秀夫并没有与之争辩,而是解开了束缚雪乃手腕的塑料绳。

  细嫩的手腕由于长时间被绳子绑住而勒出一道血痕, 纤纤玉指也因为缺血而显得苍白无色。雪乃重获自由后,并没有反抗或是逃走,而是脸色血红地低眉垂首,双手无意识地抚摩着自己被勒得麻木的手腕。

  “实话说,老师的屁股也是极品啊。像寿桃一样又大又圆。”一旁的佐仓见此情景,心中明白雪乃已经情热难忍。他一把摸上老师光滑爽弹的臀瓣,嘴角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老师答应···答应跟你们做了···不过千万要温柔些···因为老师那里已经很久没做过了。”雪乃推开两人在她娇躯上作怪的手臂,再次仰面躺在床上,大腿略微分开后娇羞道。秀夫二人闻言喜不自胜地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开始划拳决定顺序。

  “我来了,老师。”猜拳胜利的佐仓兴奋道,随后急不可耐地俯身压在老师白花花的胴体上。雪乃的阴道虽然因为前戏的关系而淌满了淫水,但因为长时间的荒置,入口处竟是意外的紧致狭窄,像一只橡胶圏一样紧紧地卡住硕大的龟头,让佐仓人插入极为费力。

  “痛死了···佐仓···再慢些···”随着佐仓发力,涨的发紫的龟头像钻机一样一点一点地钻入紧窄的穴口。女教师痛地银牙紧咬,紧锁的眉宇间皱成了一个川字。

  秀夫看得欲火高涨,趁机拉过雪乃白嫩的小手,握住自己硬挺的阴茎套弄起来。而上面的佐仓早已沉浸在插入老师花穴的成就感中,哪里还听得进雪乃的乞求。他紧紧抱住女老师纤细的腰肢,伴随着臀部不断地耸动,坚硬火热的大肉棒像是烙铁一样不断融化着狭窄肉穴的抗拒。

  “老师,终于进去了。”与女教师的痛呼声一起,佐仓兴奋地呼唤道。肉棒在他的大力冲刺下,不止是龟头,连同根部一起尽数没入紧致的蜜穴中。

  “嘶···痛死我了···”雪乃吃痛之下高声淫叫道,这一刻她只觉得娇嫩的蜜穴腔道似乎被撕裂了般。剧痛之下 的雪乃全身绷紧,一双玉手紧握住秀夫火热的阴茎。佐仓入得港去,欲火更盛。他顺势抬起雪乃雪白的大腿扛到肩头,蓄势待发的肉棒便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冲刺。

  “啊啊···不要···佐仓不要···这么弄,老师会坏掉的···啊啊···讨厌···不要啊···好痛····竟然入地那么深···”在佐仓的大力抽插下,女老师不住地呼喊呻吟。

  “老师,你叫地我好兴奋啊。我的大肉棒真的插的你那么痛吗?”佐仓一边不停地大力冲撞着雪乃的阴部,一边淫笑着问道。肉棒被老师紧致的蜜穴黏膜包裹着,伴随着不断的抽插,滑腻的阴道褶皱像是刷子一样摩擦着棒身和敏感的龟头。佐仓越插越快,像是脱缰的野马似的尽情地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奔驰。

  “啊啊···快拔出来···这么大力我要死了····佐仓 ···求求你····”在少年的蛮力抽插下,雪乃只觉得阴道内疼痛和快感像潮水一般冲得她神魂涣散不能自已。

  “老···老师,我要射了!”佐仓喘着粗气说完,紧接着上身猛地身后一仰,充血到极限的阴茎再也把持不住。精关一松,乳白色的浓精像是热气腾腾的奶油白汤一般喷射在老师的子宫中。

  佐仓射精后刚从雪乃的娇躯上爬起,一旁的秀夫就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两人像两头兴奋的牛犊般交替着在雪乃粉嫩的肉穴中发泄着积压许久的肉欲,雪乃由刚开始的快意舒爽到后来渐渐变得麻木以至神志不清,到最后只是本能的呻吟,以至于连谁在她肉穴内抽插都不知道了。

  “停···停下···”粉嫩的阴道和阴唇在长时间的摩擦下因为充血而变得红肿,神志不清的雪乃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哀求道。说完后,这个娇艳的美人便彻底失去了意识,头一歪昏倒在床上。

  “老师,你怎么了?”

  “老师,快醒醒,别吓我啊!”秀夫两人见状异口同声地惊惶道,随后飞奔到厨房取来果汁和温水,扶起雪乃小心翼翼地喂下。喂完水后,雪乃终于渐渐恢复了意识。

  秀夫接着用温水打湿毛巾,温柔地擦拭起雪乃布满红晕的胴体。只见女老师原本红润的俏脸此刻却像纸片一样苍白,秀发凌乱地披散在汗津津的脸庞上,这一切都显然着刚才的性交是多么激烈。

  秀夫将女老师翻了个身,擦完女人光滑的玉背后,顺势来到了雪乃丰满圆润的丰臀处。看着眼前雪团似的丰腴美臀,秀夫心中欲火再次雄雄燃起,他一把抓住紧致丰满的两块臀瓣,用力向两边掰开,看向臀缝中紧闭的菊蕾“老师的这里好小啊,像孩子的一样可爱。”秀夫兴奋地喃喃道。随后跳下床飞奔到梳妆台前翻出乳液,紧接着又窜回床上,将滑腻的乳液抹到女教师的肛门上。

  “秀夫,你要干什么?啊···不要···我不要做那种事··唔唔···”雪乃见状,惊恐地扭动臀部挣扎道。

  “老师,你虽然不是处女了。但屁眼这里还是处女地呢,嘿嘿,就让我给你开苞吧。”秀夫一脸淫笑地安抚道。

  “不要···秀夫你在说什么胡话··那里怎么可以···”雪乃显然没有被秀夫的话动摇,闻言挣扎的更剧烈了。

  “好紧啊,老师的肛门把我的手指夹得都有些痛了。”秀夫一边说着一边将涂满乳液的手指插入紧闭的肛洞中开始搅动。女教师被撑得圆张的肛洞在秀夫看来,像是在渴望自已插入似的紧紧地咬住自已的手指。[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7-12-26 12:37重新编辑 ]